“再好的机会也要靠自己把握,希望之星出去那么多人,不也就是你打出来了嘛。”

    魏戈并不乐见前任的功劳,因此很“谦虚”把前任的功劳给抹杀了。

    高小冬道:“其实打出来的还有杨帆和余德宝,他们都是国家队的成员了。”

    魏戈突然长叹一声,道:“国家队是我们的痛点啊,连续冲击世界杯失利,球迷怨声载道,现在巴西世界杯预选赛马上就要开始,但是现在我们的主教练还定不下来,实在是让人头疼。”

    巴西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的比赛第一阶段已经开始,华国队从第二阶段开始两回合的淘汰赛,对手是老挝,比赛时间是7月23号,距离现在的时间也就是一个月。

    高小冬道:“时间有点仓促,不过一定要换帅吗?”

    魏戈露出激愤的神情道:“亚洲杯小组出不了线,放着一名世界级巨星不用,这样的教练能带领国家队打进世界杯吗?能够给全国球迷一个满意的答案吗?”

    高小冬无语,因为魏戈说的这个世界级应该是他,但实际上高小冬不能入选国家队是足协的锅,不过魏戈全部推到了高博的身上。

    魏戈接着道:“我一直认为,国足要想提高成绩,就必须请外教,我们国家一直在改革开放,引进外资和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为什么我们的足球要搞例外。”

    高小冬不能让魏戈演独角戏,只好道:“现在难道一点眉目都没有吗?”

    魏戈道:“我们的选帅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怎么可能一点眉目都没有,现在我们锁定了两个人选,一个是西班牙名帅卡马乔,一个巴西名帅斯科拉里,两位名帅,各有优劣,足协的同志们,有的支持卡马乔,有的支持斯科拉里,各持己见,谁都说不服谁。”

    高小冬龇了龇牙,“不听说还有里皮吗?”

    魏戈摇摇头:“里皮原来是在我们的计划里,但人家价码太高,咱们请不起,现在去恒大了。”

    高小冬再次无语,恒大确实有钱,足协比不了,不过里皮不接手国足恐怕也不仅仅是因为足协给的钱少,恐怕也是怕国足烂泥扶不上墙,坏了他的名声。

    魏戈接着道:“小冬,你觉得这两位名帅哪一个更适合咱们?”

    如果真是聊天,高小冬就随便说了,其实他更欣赏斯科拉里,斯科拉里成绩更好,更重实效,而卡马乔有些名过其实之嫌,但现在面对的是足协主席,对方的每一句问话可能都是有深意的,高小冬必须谨慎回答。

    就像现在,因为高小冬是打算回到国家队的,以高小冬的地位和名气,他说哪一个更合适,其实就意味着支持哪一个,如果最后另外一名教练被选上,新教练对高小冬肯定是有意见的。

    因此高小冬笑笑道:“以咱们国家队的水平,其实哪一个来当主教练都是绰绰有余。”

    魏戈有些尴尬,苦笑道:“说的是,不过总有更合适的吧,毕竟我们要在两个人中选择一个。“

    妈的,非逼我表态,难道我能决定选择哪个教练吗?高小冬笑笑道:“这个很难说,毕竟鞋子合适不合适只有穿上了才知道,我觉得吧,咱们最好还是务实一点,就咱们球员那个技术,就别想什么艺术足球了,能够蜷曲赢球也可以烧高香了,我敢说,咱们国家的球迷肯定没有多高的要求。”

    高小冬虽然没有明说,但还是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魏戈能够做到足协主席的位置,智商和情商当然不差,他听出了高小冬话里的意思,微笑道:“对足球,我是外行,不过我相信所有的运动都是相通的,那就是要从基础抓起,要从管理抓起,要从人才抓起,没有这些,就无法建成一支高水平的队伍。”

    高小冬恭维道:“如果魏主席真的能够把华国足球的技术、管理抓起来,那就是我们这些球迷的幸事了。”

    魏戈笑道:“小冬,你可不能仅仅把自己当做球迷,你才是咱们华国足球的振兴的领头羊,我们接触的几位外教,他们第一个关心的就是你什么时候回国家队,足见你对华国足球的重要性。”

    高小冬连连摆手,“主席这是给我高帽子戴,外教也高估了我的能力,其实华国足球有我没我并没有什么区别。”

    魏戈道:“华国队一直把你这样的优秀人才排除在集体之外,这是足协有关领导和国家队有关教练的重大失职,有关领导也曾经提到过你,说“我们不是巴西,不是法国,高小冬这样的球员竟然不能入选,这中间肯定是有问题的,现在是用人之际,优秀的人才的一些小的缺点可以原谅,可以宽容“。”

    “其实还是我的综合实力够不上国家队的标准。”高小冬调侃了一句,接着又好奇的问:“魏主席,这是哪位领导说的?“

    魏主席向上指了指,道:“就是那位喜欢足球的领导。“

    高小冬想了想,道:“上面好像有两位领导喜欢足球。”

    魏主席道:“这一位有希望成为咱们得国家领导人,如果他真的上位了,咱们的足球就好起来了。”

    高小冬对政治一窍不通,他知道有两位高层领导都喜欢足球,而且据听说还都有可能上位,具体哪一个更有可能,他就不清楚了,不过既然魏主席不肯明说,高小冬也不好再问,便毫无营养的道:“作为一个足球人,希望咱们国家的足球早日强盛起来。”

    魏戈道:“小冬,现在咱们国家的足球刚刚经历扫黑反赌,一切百废待兴,这个时候总局让我这个外行来当足协的主席,我压力很大啊。”

    高小冬心想,你压力大是你的事,我和你有个毛线关系,你来找我诉苦,不过表面上高小冬却只能道:“总局让您来收拾残局,说明您的能力能够改变目前的局面,能够带领华国足球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魏戈笑纳了这份恭维,道:“小冬,我孤力难支,需要你的帮助啊。”

    高小冬沉吟了一下,知道这是魏戈向自己发出邀请了,他既然已经决定要进国家队,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抛弃魏戈递来的橄榄枝,便笑道:“主席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说。”

    魏戈大喜,道:“小冬,我希望在新教练上任之后,你能够回到国家队,队长的职位就给你留着。”

    高小冬慨然的道:“为国效力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过让我回国家队,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