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身边这位玩家所说的东西,柳宗也是一愣,也许是看出了柳宗心中的不解,这位玩家又解释道。

    “怎么,你不知道前沿五千年规则吗?”

    柳宗疑惑地摇摇头,那位战士直接一刀砍死了一只龙脉生物,一面拖着柳宗往前走,一面向柳宗解释道。

    “你原来生活的星域应该已经快脱离前沿星域的水平了吧,一般来说一位Lv5级的大能,他们为了自己的发展,都会离开安全的星域到未开发星域去,根据法则被Lv5级大能找到的星域,都将归这位大能所有,大能会直接成为星域守护者,守护此处星域五千年。

    在这五千年时间里,大能会保护整个星域五千年,而被迁移过来的居民都要服务这位大能的安排。”

    “你的意思是,让玩家从学校毕业之后,选择一张地图永远地呆下去是你们星域守护者的安排?”

    “当然不是,是所有发现未满五千年的星域都这样,因为只有这样,玩家才可以安全又迅速地成长起来,才可以走上更高的水平。”

    听战士这么一解释,柳宗多少也明白过来,这是一种量产的手段,同时也是一种控制地图中玩家数据的手段。

    如果一个团队的玩家在四五处的地图中跑来跑去,那么他们的成长轨迹就不好控制,同时当一个地图出入的玩家过多,地图的资源也会分散,那样居民们中出高等级玩家的机率就会下降。

    所以前沿星域直接就做出了规则,刚刚被发现的前沿星域,由星域守护者控制,并且所有玩家都要主动服从安排,除非能提升到Lv3以上水平,建立一个大型的公会,否则所有玩家一生都只能出入一张地图。

    这样对于玩家来说也算是有好处,长期在一个地图中生活,他们与地图中的势力关系都算是不错,而且熟悉地图的每一处角落,对于地图中每一点的变化,他们都可以应对自如。

    而这也正是高层玩家所想要的,毕竟达到了Lv4以上的玩家,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就有着相当多的事情要处理,不可能盯着每一张地图,如果他们需要哪张地图里的东西,让他们自己去寻找,可能找一年都不知道。

    但是要由这些在地图中生活了一辈子的玩家们来寻找的话,可能一两天之内就能找到许多。

    这对于前沿星域的发展相当有利,大部分的前沿星域都默认了这样的方式。

    只有那些已经被发现了五千多年,正慢慢从前沿星域转向杂名星域,在这期间玩家们才可以自由一些,根据自己的情况来往于各个地图之中。

    而柳宗出身的星域正是这样从前沿星域过渡到杂名星域的过程,柳宗算是运气比较好的那种,在这种星域找到了合适自己的道路走了出来。

    也正是因为一路都走的比较顺的原因,柳宗对于更加前沿的星域情况不是太了解,这才问出了这些问题。

    听完战士们的解释之后,柳宗心中突然产过一个念头,似乎自己Lv5以后的道路也隐约可见。

    这样的念头在柳宗脑海中一闪而过,还没等他抓住,在前面冲着的巨魔德鲁伊已经停下了脚步。

    此时的牛头人武者也冲到柳宗面前,对着柳宗说道:“柳先生,我们已经到了。”

    柳宗抬头一看,发现正如牛头人武者所说的那样,他们已经到了,此时的他们正站在喷泉附近,柳宗甚至可以感觉到喷泉水落在身上所带来的清凉。

    柳宗又细看了一下佣兵团,发现能跟过来的玩家只有十余名,其他玩家正分成三五群在外面与龙脉生物战斗呢。

    就算是跟过来的这些玩家,一个个身上也都带着伤,可以看的出来这些龙脉生物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特别是被牛头人武者提在手中的一只亚龙,柳宗很明显可以感觉得到,这是一只Lv2的精英生物。

    看了一眼这些玩家,柳宗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正想说些什么,牛头人武者大咧咧地说道:“柳先生,已经到了。”

    柳宗哦了一声,对牛头人武者说了几句感谢的话,随后便大步向着喷泉那边走去。

    牛头人武者并没有因为把柳宗送到了喷泉就这样离开,而是守在柳宗身后,阻止刚刚醒过来的龙脉生物靠近柳宗。

    当柳宗拿出自己带来的任务物品,踏入喷泉的一瞬间,他从喷泉水的倒影中看到,牛头人武者他们放心地对他笑了笑,提着武器又冲入了龙脉生物群中。

    不过柳宗很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只感觉到一阵的天旋地转,天空迅速地变成了一种古怪的紫色。

    与此同时,在冥狱星的某个小屋中,几名居民正围着火炉喝着小酒,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的出来,他们是那种已经步入老年阶段的Lv2玩家,此时的他们已经失去了踏入Lv3组建属于自己世家的希望。

    同时他们也不愿意再去游戏中拼命,去赚那点不怎么入他们眼的装备,这几位更愿意坐在火炉边上,和老伙伴喝上两杯,渡过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

    不过一杯酒还未结束,小屋的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位与他们差不多年龄的玩家走了进来。

    比起这几位混吃等死的玩家,刚刚进来的这位还算是比较有精神,进入小屋之后,他也不去火炉边烤火,而是扫了一眼在场的几位说道:“你们还在这里喝酒,再喝你们就都要死了。”

    “是啊,我们都没几年好活了。”一位玩家又喝了一口小酒,不在乎地说着,“怎么,你还没有放弃冲击Lv3?没用的,一开始的路就错了,守着地图也守了一辈子,最后关头想要寻找冲破领域的机会,你不是那样的天才。”

    “我说的不是这个。”刚刚进来的玩家大声地吼道,“有人进入了那张地图,不管那个人有没有被放出来,他都不会放过我们的。”

    听到这话,在场的几位玩家全部都跳起来了,他们吃惊地叫道:“你说什么,怎么会有人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