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什么?”柳宗拿着一具野怪的尸体,上下翻看着,柳宗有一种感觉,这与游戏里野怪产生的尸体有些不太一样,似乎在这具野怪尸体里有着一种扭曲的力量,似乎想要从游戏中强行脱离出去。

    看着柳宗脸上的疑惑,羊天工笑着说道:“感觉到什么了?”

    “一种古怪的力量,好像被进出游戏时那种扭曲。”柳宗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看来你很敏锐啊。”羊天工点头说道,“这些家伙不属于游戏,他们来自于现实的一部分,是从幻象中出来的幻想种。”

    柳宗摇摇头表示不解,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断。

    果然此时羊天工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本来这事像你的等级不应该知道的。就连我也是无意中听到了一些消息,自己组合起来的,还未得到确定。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分析,在这个宇宙中除了我们以外,还有着另一个势力。这个势力掌握着与我们相似但又完全不同的力量,我们在与他们一个前沿星域一个前沿星域争夺星域的控制权,我们所有的玩家每天玩的游戏,都是为了这件事而努力。

    你认真想一想,我们游戏地图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每段时间都会多出一些地图,宇宙中能量要不要守恒了,为什么Lv1玩家就可以把自己种植或是挖到的东西具现化。

    还有这么多年下来,我们一直都没有考虑过能源的问题,星际间的飞行全部都是各种各样古怪的飞船,你是从外星域来的,你有没有发现,每一位船长都会请你们在飞行的时候玩游戏。”

    柳宗越听脸色越凝重,最后他不由问道:“这些都是真的吗?”

    羊天工摇摇头,“是我猜的,他们说要有Lv4以上的权限才会告诉我真相,这些都是这几百年来我自己想到的。”

    “那这个?”柳宗举了举手上野怪的尸体。

    “这应该是前沿星域的一个特点吧,我有一种怀疑,前沿星域肯定是刚刚从那个势力手中占下来的星域,所以那个势力还有一点埋伏没有处理,所以在这五千年时间里,所有玩家都只能呆在一张地图中成长,怕的就是玩家被这些势力所影响,并把这种不好的影响带到其他地图里去。

    不过那个势力肯定不甘心自己的星域就这样被我们开发,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把星域抢回来,安排死间是一种方法,暗算我这样本地有潜力新星也是一种方法。”

    对于羊天工的判断,柳宗只能算是半信半疑,他问道:“那这是怎么一个情况,你被放出来了,他们还敢追杀不成?”

    柳宗的话倒也问住了羊天工,因为按羊天工说里的意思判断,如果只是他被封印,最多就是这个势力中一两个人做的,上面追查下来,最多只能找到封印羊天工的那五位玩家。

    如果这五位玩家再是单线联系,这个追查可能就此结束了。

    现在这些野怪强行被送入地图之中,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一个不好,很有可能星域守护者都会插手这件事。

    羊天工虽然达到了Lv3水平,本身也是一个公会的会长,但他真的不像柳宗那样,领主出身,在学校里也学习过各种的课程,想事情的时候总会以自我为中心进行考虑,不像柳宗会把事情拔高一层去看。

    被柳宗这么一问,羊天工也沉默了,最后他咬咬牙说道:“不管怎么说,另一个势力的事是一个Lv4暗中提点我的,所以这点是不会有错。”

    柳宗想了想,发现自己一下子接受了这么多新的信息,有些无法做出判断了,他扭头看向站在一边的赛门问道,“赛门,你怎么看?”

    “不止一位。”

    “什么?”对于赛门的话,柳宗不由地叫了起来。

    赛门很肯定地说,“被封印起来接近Lv4的玩家肯定不止一位,如果只是单纯封印还好,如果有其他目的,那可能就会有麻烦了。”

    “能有什么其他目的?”羊天工随口说道。

    “能量。”柳宗直接说道,“如果我们所用的能量来自于另一个势力的幻想种,那么我们在另一个势力眼中,也是幻想类的存在,他们也可以将我们当成能量来用。

    对于这些势力潜伏者来说,Lv1、Lv2都是小角色,抓走再多也无法支持他们所需要的能量,而Lv4他们又打不过,自然要抓一些有潜力成为Lv4的Lv3玩家充当能量来源,所以你很有可能是其中的一块电池。

    这么一来这些野怪阻止我们离开的理由也就有了,可能是他们某个活动正好到了关键时刻,作为电池的你少一块,可能会出大问题哦。”

    “可是这些家伙应该阻止不了我们离开啊。”羊天工虽然很愿意相信柳宗的判断,但是他看了一眼下面的战局发现那些越来越多的野怪,似乎阻止不了柳宗的部队。

    “他们不用阻止,只要拖住我们一段时间就可以了,想来对应Lv4水平的敌人就要出现,干掉我,封印你。”柳宗耸耸肩说道,“在你把消息传出去之前。”

    柳宗的话才说完,从天空中原本龙门那个位置就传来了一阵的掌声。

    柳宗与羊天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发现那里正站着一位头戴二梁冠,身着赤罗衣,衣服青领缘白纱中单,青缘赤罗裳,赤罗蔽膝,银带,佩药玉,黄、绿、赤织成练雀三色花锦绶,下结青丝网,挂两银绶环足踏白袜黑履的中年男子。

    这名男子正一脸微笑地看着柳宗与羊天工两人,眼中闪动着的是不屑的神情。

    柳宗往后靠了靠,“这个就是你所说的幻想势力了?”

    羊天工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应该是,我玩了这么多游戏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衣服,想来这应该是敌人的战袍。”

    柳宗点点头,又低声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拼了,就看我们运气好不好,如果对方实力相当于Lv3,我们可能还有一拼的实力,要是相当于Lv4,我们就等死吧。”

    “不,你们不用死,不过你们会被封印在这里,一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