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那位话才说完,直接就伸出了右手向柳宗这边抓来。

    那名男子的动作很慢,慢到柳宗都可以感觉自己能闪过去,但不知为何,柳宗却无法移动一下,似乎不管自己怎么移动,都无法闪过对方这一抓似的。

    此时的羊天工把柳宗往身后一拖,咬着牙说道:“你是来救我的,在我死之前你是不会死的。”

    说完羊天工单手成拳,一拳就向着天空中的那位男子打去。

    不过这位男子的实力应该有着Lv4玩家的水平,柳宗在他身上感受到了Lv4玩家那种独一无二的气息。

    就算在敌人的地盘里,他也是这样体现出自己的身份,向柳宗他们展示着我就是我,独立于其他人的存在。

    羊天工不要说现在赤手空拳,什么武器装备都没有了,就算全副武装,状态全满也不会是这位的对手。

    一拳还没有打上去,天空中那位就轻轻地动了一下手,羊天空便直接从天而降,砸在了地面上。

    如果不是羊天工的领域顶下了这一击,再加上天空中的那位并不想让羊天工死去,指不定这一击羊天工已经复活去了。

    随手把羊天工打到地上,天空中的那位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看着柳宗,最后摇着头说道,“小家伙,你很有潜力,不过你不应该来这里,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地图中成长,以后也许会超越我,但是现在你就只有永远留在这里了。

    真可惜你的生命品质刚刚得到提升,就遇到这样的事情,自己在黑暗中后悔去吧。”

    说完天空中的那位又是动了一下手,压力直接向柳宗那边而去。

    也许是直面这种压力,柳宗头一次看清了那位的攻击方式,原来天空中那位只是调动了地图中部分的力量,化成了一张巨手从天而降,把人打到地上。

    面对这样的攻击,柳宗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能看清这一切已经算是不错了,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甘地举起了手中的【朱柳巨人的焦黑长矛】,象征似的做出了反击。

    在【朱柳巨人的焦黑长矛】刺入天空中巨手的一瞬间,柳宗突然松了口气。

    接着时间似乎发生了定格,一根文明杖帮着柳宗挡下了那只巨手,同时一位身着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柳宗身边。

    这位中年男子满意地对柳宗点点头,“小伙子,很有前途啊。”

    见到中年男子的出现,柳宗连忙收回了【朱柳巨人的焦黑长矛】说道,“在下朱柳巨人,见过阁下。”

    中年男子头也没回,直接应了一句,“在下仙武同修,见过阁下,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我处理了这个毛神再与阁下把酒言欢。”

    说完名叫仙武同修的中年男子便直接往前一踏,他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这样出现在了那名官袍打扮男子的面前。

    面对Lv4的玩家,这位官袍男子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之后才一脸凝重地说道:“你们阴我?”

    仙武同修一听反而笑了,“怎么能说阴呢?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知道你在这里,说真的一开始我还不怎么相信呢,我一直在想着,你怎么会这么笨,会被人给盯上。

    现在看来不是你笨,而是你太过于自大了,没把这两位放在眼里吧。”

    听着这话,天空中的那位脸色也变得相当难看,他最后咬咬牙说道:“别以你堵住了我,就可以抓住我,我要想离开,现在就能走。”

    仙武同修一听,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式,就在天空中看着对方。

    这位官袍男子其实在仙武同修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逃走了,只不过仙武同修到的速度有些慢,为的就是把整个地图给封住,不让敌人有逃走的机会。

    这两位在天空中相互对持的时候,柳宗也已经压下了沧龙要塞,把羊天工从地上扶了起来。

    虽然被人从天上一击打到地上,但羊天工并没有直接死去,那位官袍男也知道玩家的特性,在游戏地图里死了就死了,随便找个地方复活就好,真正要把玩家给困住,反而是最困难的事情。

    要让玩家无法离开,同样也无法死去,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而天空中那位官袍男子明显做到了这一点,他的一击看起来威力很大,但并没有伤到羊天工的根本,羊天工甚至还有精力观察天空中的情况,在看到仙武同修出现之后,羊天工竟然还吃惊地流下了口水。

    等柳宗把羊天工给扶起来时,羊天工反手抓住了柳宗的手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把他给请过来了。”

    “怎么,你认识?”柳宗笑着问道。

    “那肯定啦,仙武同修啊,原名宋仙客,是黑糯米城的城主,管理黑糯米城已经快一千年了,我都是在他手下成长起来的。我刚刚也有给他发信息,不过那个家伙不是把信息传递通道给关了吗?信息怎么还会被送到他手上?”

    “天上的那位只敢关Lv3以下的信息传送通道。Lv4的权限他不敢动,一动就会引起仙武同修的注意。”柳宗解释道,“而我呢正好有Lv4的权限,虽然大部分不能动用,但是传一些信息出去还是做得到的。

    在赛门分析出情况不对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传信息了,至于仙武同修是什么时候到的,我还真不知道,毕竟我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

    羊天工这才明白过来,他哦了一声说道:“原来那个家伙是败在了自大上面了,如果他小心点,指不定还能再藏一段时间呢。”

    柳宗这时也问道,“对了,天上的那个家伙就是你所说的敌人?怎么看起来风格不太一样啊。”

    羊天工正想解释,却发现仙武同修与那位同时动了,羊天工脸色一凝,连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观战重要。”

    柳宗顺着羊天工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两位此时都发生了一些变化,而战斗也在他们之间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