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黑糯米城的城主,仙武同修已经很少再进行游戏了,平时的他一般会出现在现实世界,身上的打扮也是西装革履的。

    重新准备开战之后,仙武同修自然拿出了自己最好的装备,柳宗注意到仙武同修所用的武器是从他那根文明杖里拔出来的刺剑,在他的身上套着一套看起来比较华丽的皮甲,而他的左手则套着一个爪型的拳套。

    柳宗瞬间便看出来了,这个拳头就是仙武同修得到的泰坦造物,也是他踏入Lv4的关键,其他装备只是用来提升他战斗力用的,与他的根本无关。

    而站在仙武同修的对面,那位官袍男子也换了一身衣服,他身上那些七七八八的装饰都没有了,身上套着的是一件绵甲,头顶皮盔,手中提着一对圆锤,可以看的出来,他有着职业但与柳宗他们的职业又不一样。

    站在仙武同修对面的时候,这位官袍男子看起来就好像把自己变成山峰一般。

    两人只是在空中对视一眼,仙武同修便主动出手,他手中刺剑往前一刺,无视空间与时间的距离,直刺到对手眉心。

    好位官袍男子的反应也很快,手中圆锤看起来比他的头还大,却如同流水一般灵活,刺剑刺到的一瞬间,圆锤就在刺剑侧面轻轻一震,将刺剑给荡开了,接着双锤便如同山崩一般向着仙武同修滚去,每一击威力都明显大上一分。

    但仙武同修却不管这些,手中的刺剑还是不停地往前刺去,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对方聚势力一般。

    眼看着天空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官袍男子手中的双锤已经像流星一般划过时,仙武同修突然动了,他的左手向前一抓,那爪型拳套闪过一丝黑影。

    接着官袍男子的双锤竟然消失了片刻,官袍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在天空中愣神瞬间,这一瞬间的机会,被仙武同修抓住,右手刺剑连点七下,每剑都扎在了官袍男子胸口位置。

    接着双锤又出现在官袍男子手中,只不过此时一切已经太迟了,官袍男子已经一动不能动,双锤带起的势能与风声,只是让官袍男子在空中一个趔趄,差点摔到地面。

    而这样的情况让官袍男子有所反应,想要借着往前扑的机会逃走,但仙武同修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刚刚收起的左手再次往前抓住,这一次他的左手不再抓向对方的武器,而是抓向了对方本身。

    此时的柳宗注意到,仙武同修的拳套与他本身掌握的东西有些冲突,似乎自成体系,但双方配合又相当到位,并且不影响仙武同修的攻击,反而左手拳套带起的阴影,对敌人有着控制的效果,很轻松便可以让敌人无法移动。

    这次仙武同修全力出左手,这一击之下,官袍男子身上就出现了层阴影织成的网。

    那官袍男子一见自己无法逃走,竟然双眼一闭,想要自尽。

    仙武同修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在抓住对方的时候,反手就是一击打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一道符文一样的东西贴在了官袍男子的额头,让他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

    做好这一切之后,仙武同修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看了一眼下面的柳宗与羊天工,对着他们笑了一下,左手随手一划,正在与柳宗追随者战斗的那些野怪全部都战死当场。

    之后仙武同修才满意地点点头,把手一伸一团黑色的如同果冻一样的胶体出现在他手中。

    这团胶体迅速地将那官袍男子包裹起来,变成一个巨大的琥珀,而那官袍男子则被牢牢困在其中。

    看了一眼柳宗,仙武同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我要先把这个家伙送到守护者大人那里去,还请阁下不要见怪,羊天工你陪着阁下在黑糯米城里逛逛,明天下午这个时候带阁下到我办公室来,我们好好谈谈。”

    羊天工一听连忙点头,接着仙武同修才向柳宗点头示意,随后带着被困住的官袍男子离开了。

    等仙武同修离开之后,柳宗与羊天工总算是松了口气,刚才的战斗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但他们都感觉到自己与Lv4级别的差距。

    他们一开始都认为自己离Lv4不远,一个只差最后一步,另一个已经有了Lv4权限,但真正面对这样的战斗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每差一个等级,距离真是天差地别。

    单从那官袍男子可以轻松地把羊天工玩弄在手掌心就可以看出双方的差距有多大了。

    现在仙武同修离开之后,羊天工总算是放下了一半心,他对着柳宗连声说道:“老弟啊,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真的一辈子就消耗在这上面了。”

    柳宗一面让追随者们归位,一面说道:“这也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且如果我不拼命,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呢。”

    羊天工重重地拍着柳宗的肩头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这条命是你救下来的,以后你就是我兄弟,天工公会就是你家,你来我这当副会长怎么样。”

    柳宗摇摇头,“我这次是以游学的名义出来的,为的就是晋阶Lv2,之后还要会学校继续学习,在达到Lv4之后才能毕业出来。”

    “什么学校这么牛,能保证送你上Lv4?”羊天工有些不信地说道。

    “不是保证送我上Lv4,我们学校会保证所有学生达到Lv3水平,只不过我的情况有些特殊,你也看到了,我有着自己的游戏名,有着自己的权限,踏入Lv4对我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学校才会做出这样的保证。”

    羊天工这才有些相信了,他点着头说道:“还是有组织好啊,不像我,为了晋阶Lv3拼了大半的身家,最后晋阶Lv4还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的话就放在那,以后你就是我兄弟,天工公会就是你家,有什么需要只管提出来,保证没有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