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完自己的部队,柳宗根本就来不急细看这次的战果,甚至他连战报都没有拿到,不知道自己手下损失多少,又得到了多少的好处,就这样柳宗直接被羊天工拉着离开了游戏,直接向着天工公会方向而去。

    出了游戏之后,柳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这次晋阶之中还是发生了变化,他有额头多出了支微不可见的独角,两鬓的龙须竟然无风自动,上下起伏着。

    在柳宗的身边已经不再笼罩着黑雾,而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云,沧龙要塞所化冥界浮龙正在水云中自由地移动,四条如同银丝般的小蛟龙正在冥界浮龙身边盘旋着。

    而三个虚幻的龙宫时不时出现在水云之中,如果注意看的话会发现,三个龙宫肯定有一个会在冥界浮龙的头部,一个在冥界浮龙的尾部,还有一个会出现在冥界浮龙的双足位置。

    出了游戏之后,羊天工直接就在街上随便拉了一个人,和他说了几句,便扭头问柳宗道:“我说柳兄弟,你现在要去哪,我已经让人安排了接风宴,不过准备时间可能会长一些,要不要先在街上逛逛,我和你说黑糯米城虽然没有什么好风景,但是好玩的地方还有很多。”

    柳宗摇了摇头,“我要去拿一下我的行李,有一些东西我放在租来的房间里了。”

    羊天工笑着说道:“正好我陪你走走,你拿上行李住到我们公会驻地去。”

    柳宗见羊天工这么热情,也就答应下来,先去拿了放在酒店的行李。

    在路上羊天工也向着柳宗介绍了天工公会的情况,天工公会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从一开始的固定团队,到后面的佣兵团,最后因为他成功踏上Lv3,所以建立了公会。

    公会里两名副会长有一名是他固定团队时的老伙伴,另一名则是他孙子。

    当然他孙子能当上副会长,可不是因为他在后面支持,而是他孙子本身就很有天份,在他建立公会的时候,就已经有Lv2水平了,之后更是直追其他玩家的进度,在整个公会中第三位踏入Lv3水平。

    用羊天工的话来说,如果这里不是前沿星域,他孙子现在可能都已经要冲击Lv4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羊天工还向柳宗抱怨,自己其实后悔过,当初就不应该让三个儿子也加入公会,而是狠一狠心在公会之外建立一个家族,虽然前期可能会苦一些,但后期绝对会成为一个大世家。

    不过现在羊天工反而看开了,他也看出来了前沿星域还是充满了危险,如果只顾着自己的子孙后代成长,不管公会发展,那才是真正的笨蛋呢。

    说到了这里,羊天工自然也就问了柳宗的想法,柳宗有些无语地说着自己的情况,这十几年下来,柳宗除去小龙宫公会以外,还有青帝通天星域建立了另一处的公会,这处公会是在舁升那边的星系建立的。

    那是一个以打听情报、完成各种猎杀任务为主要方向的公会,被命名为暗龙宫。

    两个公会因为离的比较远,相互之间并没有交集,只有柳宗自己知道两个公会的情况。

    至于家族之类的事情,不好意思柳宗才刚刚过43岁生日,现在的他还是处男。

    听到柳宗手下已经有两个公会时,羊天工还是很吃惊的,不过在柳宗说他还是处男的时候,羊天工就笑的不行了。

    他拍着柳宗的肩膀说道:“你真是不行啊,我告诉你,我第一任老婆是我上学时的同学,那时我才18岁,还没有踏入Lv1呢。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哈哈哈,让我先笑三分钟,哈哈哈,不行了,要不要老船长带你去星辰大海逛逛……”

    在羊天工的笑声之中,柳宗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也想有女朋友啊,但我成长的速度太快了,原本和我差距不大的女性,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甩在了身后,说真的我上中学的时候还真认识两个妹子,可还没认真地谈一下呢,我就考到天帝领主大学了。”

    “这都是借口啊。”羊天工拍着柳宗的肩说道,“其实真正原因是你的心在犹豫,你没有信心给她们稳定的生活,你没有信心把他们带到与你一样的等级上去,你在害怕。

    你害怕当自己踏上Lv4,有着上万年生命的时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慢慢变老,最后死在你怀里。

    你在害怕,害怕一次又一次的伤心,所以你干脆就选择了逃避。”

    说到这里,羊天工重重地叹了口气,似乎想起了什么伤心事。

    柳宗转念一想也就明白过来,羊天工肯定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第一任的妻子很有可能就是没有跟上羊天工成长的进度,最后倒在羊天工怀里的那一位。

    柳宗轻轻地拍了拍羊天工的肩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这时羊天工反而笑了一下,“没事,没有女朋友也是好事,我介绍你去好玩的地方玩,相信我,那里可是不错的地方哦。”

    说着着天工还神秘地对柳宗眨了眨眼。

    对于羊天工画风转换这么快,柳宗相当的不适应,明明刚刚还是那种深沉的文青风,怎么一转眼就变逗逼了。

    柳宗可不想被这种人带坏,他肯定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在害怕,不过你提醒了我,我不应该再害怕下去,我要去给她们写信,告诉她们我现在的情况,问她们愿不愿意跟我一起成长。”

    听柳宗这样一说,羊天工也点点头,“这才对嘛,像个男人,等等,你说什么,她们……看不出来啊,你也是个老船长啊。”

    在两人调笑之间,柳宗与羊天工也来到了天工公会的驻地,此时两位副会长与天工公会的成员都听说了羊天工归来的事,他们早早地等在了驻地门口。

    见到羊天工与柳宗笑闹着走来,在场的众人全部都愣住了,因为在他们的映像里,羊天工是那种不苟言笑的铁血管理者,现在的风格让在场众人相当不适应。

    不过羊天工可不在乎这些,他把柳宗的情况介绍了一下,随后便大声地说道:“我又回来了,今天我们吃好喝好,明天你们把人给我叫齐了,我们干一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