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那些野怪一战之中,柳宗放出来的两千名追随者,一共存活下来一千一百位左右,这些活下来的追随者里,已经没有白板水平的存在了,白板追随者不是战死,就是在战后品质得到了升华。

    现在柳宗的这些追随者里面,一共有着绿色品质追随者六百名左右,蓝色品质追随者三百五十名左右,余下的近两百名追随者,全部都是紫色水平。

    虽然他们的等级大部分只有Lv1水平,很多追随者潜力已经耗尽,但这样紫色品质追随者的数量,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Lv2水平领主拥有追随者的水平。

    更不用说这接近两百名紫色追随者里面,有最少五位追随者展现出了踏入淡金色水平的潜力。

    可以说这一战就算柳宗不去复活在祭坛中等待复活的追随者们,他也算是赚到了,如果把祭坛里面的那些追随者复活出来,这个数据可能还会有更进一步提升。

    满意地点了点头,柳宗一面安排这些追随者在沧龙要塞休整,为他们准备各种的装备与补给,一面查看着这次出兵的战果。

    在那个官袍男子与仙武同修出现之前,柳宗把自己沧龙要塞中所有的部队都派出去了,甚至连七个卫星城市中的守卫部队也全部派出去了。

    当时派出的部队整整五十二支,全部都是指挥官、小头目满编的部队。

    在与那些野怪战斗的,这些部队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一点损失,但柳宗并不在意,击杀这些野怪时,部队整体实力得到了提升。

    四十六支普通部队里,有五支部队因为战斗提升到了精锐部队水平,而原本的六支精锐部队中,竟然有一支部队因为激烈的战斗,整支部队提升为精英部队。

    精英部队在领主级的百人队中代表着什么样的实力呢,如果说一支精锐部队在不计损失的情况下可以硬拼掉两支同兵种部队的话,那么一支精英部队在不计损失的情况下可以硬拼掉最少五支同兵种部队。

    用其他玩家的话来说,精英部队的每一名士兵,都是没有指挥权限的小头目。

    这样的情况让柳宗相当满足,这与追随者那边一样,只是这五支普通部队提升精锐,一支精锐部队提升精英的收获,便足够抵消柳宗在战斗中的损失了。

    而且柳宗这一次在战斗中不止是损失,他击杀了大量的野怪,虽然这些野怪算是半现实半虚幻的生物,但这是在游戏地图中击杀的,最后该收获的还是要收获,该转化的还是要转化。

    再加上仙武同修那随手一击杀掉的野怪,柳宗只是各种品质的物资就收了上万单位,还有毛皮、武器、装备等等。

    这些都可以转化给追随者与士兵们使用的,柳宗只要花上一些时间与心思在上面,很快他的部队与追随者们就可以进行一次大换装,到时追随者与士兵的实力还会有进一步的提升。

    最重要的是这些野怪爆出来的东西里面,还有一些合适用来建设城市用的,柳宗的沧龙要塞,七个卫星城市,还有其他被带过来的城市,都可以用得上这些东西。

    可以说这一次的战斗,柳宗算是收获巨大,相当于一下子从中等人家变成了富豪,根据柳宗粗步的计划,他这次得到的物资,足够支撑他近二十年的普通消耗与发展。

    也就是说,就算柳宗今后二十年什么都不做,专心地在天帝领主大学宅着,他的成长速度一点也不会慢。

    “难怪说最穷的法师都比最富的战士有钱,最穷的领主都比最富的法师有钱。”

    把所有的数据整理了一遍之后,柳宗长长地叹了口气,他马上让几位文员型的追随者将这些物资进行分类处理,并且计算了一下总量什么的,之后开始盘算着一些以前考虑过,但因为没有资源而不得不暂停的计划。

    比如说沧龙要塞中各种建筑的升级啦,几张淡金色建筑图纸的建造啦,还有一些以前不敢想像的兵种训练之类的。

    柳宗已经在那里盘算着是不是要做一个时间表出来,看看自己在回去之前,哪些东西可以提前完成的。

    正当柳宗考虑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时,静室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虽然感觉自己的思路被人打断有些不爽,但一方面柳宗这边整理的也差不多了,另一方面算算时间,羊天工那边应该也谈的差不多了,现在应该是有人来叫自己出去吃饭。

    所以柳宗也就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打开了房门。

    不过让柳宗有些意外的是,站在门名的是一名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子,这名女子应该已经有Lv2实力了,虽然看不出她选择的血脉是什么,但是一头朱红色的长发还是证明了她与众不同的一面。

    站在柳宗面前,这名女子恶狠狠地盯着柳宗,那样子好像要把柳宗吃掉似的,那眼神看得柳宗都有些不知所措,最后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这名女子对柳宗挥了挥拳,大声地说道:“我告诉你,我可是有男朋友了,你就别想打我的主意。”

    说完也不理会一头雾水的柳宗,这名女子扭身便离开了。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柳宗有些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正想问一声,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柳先生,原来你已经准备好了啊,正好会长让我请你过去,我们可以准备开宴了。”

    柳宗一看,发现引领他过来的那名玩家正向着这边走来,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柳宗也听过这名玩家自我介绍,说他是公会外联人员,负责对外接待事宜的。

    于是柳宗也就随手把静室门给关上,跟着走了出去,才走出两步,柳宗犹豫了一下问道:“刚才那个过来的……”

    “刚才?刚才怎么了?”这位外联人员一头雾水,不知道柳宗在说些什么。

    见此情况,柳宗也就没再多问,只是有些疑惑地看向女子消失的地方,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