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柳宗在外联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工公会的主大厅时,这里已经做好了大宴的准备。

    大厅里所有的家具全部都被移开,上百张大圆桌被移了进来,每张圆桌都可以坐下二十人左右,而正中的那张大圆桌更是可以让三十人同时坐下。

    同时柳宗还注意到,在大厅外面还有着大量小一点的圆桌,可以看的出来,天工公会的人数要远远地超出柳宗所建立的两个小公会水平。

    很快天工公会没有出任务的玩家开始陆陆续续地走了进来,柳宗注意到,能进入大厅的玩家,实力全部都在Lv2以上,坐在正中间的那张大圆桌上的玩家,实力更是达到了Lv3水平。

    此时的羊天工正与那些玩家一一交流着,可以看的出来,他对于所有Lv3玩家都相当熟悉,每位玩家都可以聊上半天。

    在见到柳宗到来之后,羊天工亲自过来,把柳宗引见给那些Lv3玩家,在羊天工的介绍之下,柳宗与这些玩家也慢慢地熟悉起来。

    知道了这些玩家的身份,一直跟在羊天工身边的是副会长,那个与羊天工长的很像的是他的孙子,还有他的一个儿子也达到了Lv3水平,只不过这位踏入Lv3的时间太迟了一些,所以只组建了一支下属佣兵团,充当了佣兵团的团长。

    另外这里在坐的还有主力战团的团长与指挥官,一二三四五团的团长与主坦之类的,柳宗慢慢地也就明白过来,天工公会算是半官方组织,建立起来是为了拉拢城中玩家的。

    所有玩家只要是天工公会出身的,或是在天工公会晋阶Lv2之后的,他们在晋阶Lv3时,天工公会就要给他们安排相应的职位。

    这里的职业所说的可不是一般的位置,而是主力战团团长之类的位置,这样也就保证了每一位Lv3以上的玩家在公会中的权利。

    当然黑糯米城也会对天工公会的老成员做出一些实质性的保证,比如说如果天工公会有Lv3玩家想要出去单干,那么他与他所带出去的玩家,是不许组建公会的,黑糯米城只允许有三个公会存在,其他人就算出去,要么就去其他城市,要么就只能组建佣兵团。

    如果是出去组建佣兵团,那肯定不如在公会中来的合适,毕竟公会下属佣兵团之间虽然也有一些竞争在里面,但更多的是相互之间的配合,几个佣兵团随便一组,就可以组建一支二十人的团本队伍,对于玩家的成长相当有利。

    久而久之,这里Lv3的玩家数量也就越来越大,公会也就越来越壮大了。

    在羊天工的介绍中,柳宗注意到了一开始跑到自己静室外面找自己麻烦的女子,这名女子站在了羊天工晋阶了Lv3的儿子身后,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位蓝发的男子正小声地说些什么。

    羊天工一开始有介绍,他这名儿子并不是大儿子,而是倒数第二小的儿子叫羊实心,他出生的时候,羊天工的孙子也就是现任的副会长羊递辉都已经在冲击Lv3了。

    羊实心是听着自己侄子的故事长大的,在羊天工被封印的时候,羊实心的实力才刚刚踏入Lv2水平,这几百年下来,羊实心倒没有白白浪费,虽然身上气息还有些不稳,但已经是Lv3水平的存在了。

    站在羊实心身后的红发女子是他的女儿羊递妲,她算得上是羊家第三代里比较出名的一代,除去已经成为副会长的羊递辉,与马上就要踏入Lv3的羊递甲以外,她是第三代中最有潜力踏入Lv3的存在。

    再加上羊递妲又是一位女性,在没有其他可以冲击Lv3的三代女性出生之前,她就是天工公会的小公主。

    至于四代那边羊递辉倒有一个儿子比较出色,叫羊力穷,今年已经五十一岁了,实力Lv2(4星),算是羊家四代第一人,只不过根据他成长的速度来看,Lv3水平是他最高的水平,冲击Lv4比较困难。

    其他的四代要么就是六十岁Lv1水平,没有了希望,要么就才刚刚二十出头,还看不出什么潜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羊递妲在公会里面就算再怎么娇蛮任性,也不会引起什么大麻烦,反而公会一些子弟都把羊递妲当成了公会一枝花,进行各种的追逐。

    像着递妲身边的那位蓝发男子就是这样的一位,他先祖辈是与羊天工一起组建固定团队的一位玩家,只不过没有什么潜力,Lv2就是他的极限,千余年前就已经死了。

    而他的先祖一直都在天工公会之中,充当辅助角色,靠着天工公会的关系延续至今,倒是他父亲比较有本事,靠着天工公会的部分支持加上自己的天赋,花了七百年左右的时间冲到了Lv3.

    而他本人更是天羊公会的天才,今年才一百三十岁出头,就有了冲击Lv3的机会,是公会中公认有机会冲击Lv4的几位玩家之一。

    所以这位与羊递妲小公主的关系相当好,两人差一点就要结婚了。

    而这一切都是羊天工所不知道的,他在回来之后,除了安排各种的事情,让人准备干一票大的以外,还想到柳宗所说的话,他现在还是处男。

    所以羊天工立刻充当起了媒人的角色,想从自己家族女子中找一名可以配得上柳宗的嫁过去。

    当然羊天工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他的女儿和认识的孙女早就已经嫁人了,甚至有的连骨头都化成灰了,他只能把自己还活着的几个儿子与孙子辈叫过来问问,看看最近家族中有没有什么可以介绍的。

    这事不知道怎么传,就传到了羊递妲耳中,一向在天工公会中横行霸道的她,可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也不管柳宗是被请来的贵客,直接就杀上门去,狠狠地说了柳宗一顿。

    到现在羊递妲心中的气还没消呢,在那里盘算着要让自己的心上人找柳宗麻烦,让柳宗在这次大宴会上好好地丢个脸。

    当然此时的柳宗可没想这么多,他只是有些奇怪那个红头发的女子与那个蓝头发的男子怎么一直看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