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了许素皖与羊递妲两位之后,柳宗拖了近一分钟才离开这处临时战场,并不是柳宗想要装个逼什么的,而是他的城市想要收回,也是需要时间的。

    等柳宗重新回到大厅时,许素皖与羊递妲已经退回去休息了,而在场的那些玩家看柳宗的眼神也有些不太一样。

    大部分的玩家都看出来了,以柳宗的实力,只要不傻到自己去与Lv3玩家单挑,只在自己的城市里守住城市,来再多的Lv3玩家都没用,唯一可以做到的只有Lv3刺客潜入刺杀,或者封住城市所有的通道,消耗掉城市所有的实力。

    当然这些都是普通玩家针对领主类玩家的想法,谁又知道领主类玩家手上有多少部队呢,他们针对包围圈之类的战法,又有什么不一样的手段呢。

    至于激领主类玩家出来单挑,在场都是能混到Lv2、Lv3的玩家,他们又不傻,明明这么大的优势不用,反而要跑出去单挑,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就职领主这个职业呢。

    所以之前柳宗那样的举动,他们也都认可了,再加上最后柳宗投出长矛的那一击,他们也都看出来了,这是某个Lv2的职业技能,威力已经接近于Lv3水平了。

    所以许素皖与羊递妲败的不冤。

    最重要的是这次的战斗是许素皖挑起来的,羊递妲还破坏了战斗的公平性跑进去帮助许素皖,两人实力都比柳宗要强,就这样他们还输了,想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两人在天工公会地位会迅速下降,也许他们再也无法走到天工公会高层那一步了。

    对于这样的事,柳宗才在乎呢,他与羊天工点点头,便也留下来的那些玩家交流起来。

    不过现场气氛已经被破坏了,在场的那些玩家都没有什么想离下来的打算,又与柳宗喝了几杯之后,他们便迅速离开了。

    羊天工与柳宗说了几句之后,就让人把柳宗送到附近房间去休息,可以看的出来,他应该是去找羊递妲的父亲算帐去了。

    对于这事,柳宗同样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这事不管怎么样他都没吃亏,也不能因此而生气让羊天工对羊递妲进行处罚什么的。

    所以柳宗干脆就跟着外联人员去了贵客用的客房,准备好好地睡上一觉,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柳宗要么就是在赶路,要么就是在战斗,都没有好好地休息一下,他的精神也有些受不了。

    这一睡柳宗倒是睡的不错,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如果不是要去见仙武同修,说不定他还不打算爬起来呢。

    柳宗摸了摸肚子,盘算着是不是要在去见仙武同修之前吃点东西,却发现天工公会驻地一片混乱,看起来是出了什么事。

    柳宗一把拉过了来接他的外联人员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混乱?”

    “昨天递妲大小姐和许素皖那个不要脸的私奔了,现在许团长正在发火,想要把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抓回来呢。”

    “私奔啊。”柳宗听了也是一头的汗水,他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说昨天他还没看出这是怎么一回事,经过今天的事他也差不多明白了。

    不过羊天工却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改变自己的行程,见柳宗出来之后,他便带着柳宗一起走出了天工公会的驻地。

    在去找仙武同修的时候,羊天工也向柳宗解释了一下他与仙武同修之间的关系。

    当初羊天工他们几位是整个黑糯米城最大的天才,那个时候整个黑糯米城算是相当的混乱,大大小小的佣兵团正在抢着组建大公会的机会。

    这个时候仙武同修被安排到黑糯米城来当市长,在这混乱的情况下,他没有改变谁先达到Lv3谁就可以选建立公会的规则。

    而是直接把实力最强的十位玩家找过来,告诉他们自己愿意支持这十人去拼一次,不过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都只会出现三个公会,余下的七支佣兵团将被分解融到三个公会里去。

    至于十大佣兵团之外的那些小佣兵团,那就要看各个公会的本事了。

    对于这一点,十位玩家都表示同意,因为前沿星域就是这么现实,一个城市支持不了太多的公会,如果晋阶公会失败,只是一个人还好,可以搬到其他城市去居住。

    但是他们手上都有着各自的佣兵团,有着各自的朋友,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朋友考虑,融入到新建好的公会,成为元老对他们来说是有好处的。

    所以那几年,整个黑糯米城从混战迅速地变平静下来,之后羊天工是第二位踏入Lv3的玩家,建立了天工公会,成为了黑糯米城三巨头之一。

    而他与仙武同修的关系也变得好起来,最少羊天工明白,仙武同修一开始其实是可以不管这事的,因为他的实力还有地位,不管是谁成建立了公会,都要接受他的管理。

    但仙武同修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推了小小的一把,为此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十大佣兵团的首领绝对要承这个情的。

    虽然这么多年没有与仙武同修见面了,但羊天工还是记得仙武同修的脾气,在市政厅外面转了一圈,羊天工就提上了两瓶看起来不错的酒水。

    见羊天工这么做,柳宗也不由地问道:“我是不是要带一些礼物?”

    “带什么礼物?”羊天工一拍柳宗的肩说道,“这个是我们等下喝的,市长最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说事,给他酒什么事都好办。”

    柳宗哦了一声,认真地想了想便对羊天工说了句,“等我一下。”

    接着柳宗跑到了附近游戏登陆点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便提着两瓶看起来很普通的酒瓶走了出来。

    看柳宗拿着酒瓶,羊天工不由地笑了一下,“你这酒?”

    “我家家仆酿的,我家这位可不一般,虽然现在刚刚晋阶Lv1,但酿酒师一道,她可是有踏入Lv3的潜力,这就是她这几年的作品,我本来是想存个百余年再慢慢喝的,现在拿出来炫一下。”

    “好吧,你们领主类玩家就是这样讨厌,什么东西都有专人服务。”羊天工有些不满地接过了酒瓶,带着柳宗走进了市政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