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柳宗许久,许英这才叹道:“老师说的没错,你果然什么都知道。”

    接着许英又叹了口气,这才边走边说了起来,“老师并不是鬼王宗里第一位冲击邪光鬼佛的人,当宗里有人踏上邪光鬼佛之后,他们便被市长请了过去,回来之后便明白了Lv4之后晋阶的方式与要做的事情。

    对于鬼王宗来说,去投军千年是可以做事的,毕竟以鬼王宗的路数,天份好的百余年便可成为邪光鬼佛,天份差的也用不了千年时光。

    但是晋阶之后的成长方式却让众位长老失去了信心,第一位成为邪光鬼佛的长老在探路之时竟然化光而去,再也无法从游戏中出来。

    这样的情况让宗里所有人为之焦急,最后三位长老舍身一试,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证明,原来邪光鬼佛之路算是走到了头,我们成得了佛却做不了主。”

    听到这里,柳宗也变得严肃起来,“之后呢?”

    “之后宗里的长老找了许多人,也问过了管理着本星球的各位大能,他们都知道自己以后的路怎么走,却没有办法帮助我们,因为我们一开始的路就错了,已经暂断了踏入佛主的路,最后我们托关系找到了星域守护者,他告诉了我们一个办法,不过那要牺牲大量的弟子。”

    见许英沉默下来,柳宗愣了一下,随后问道:“你们是不是想要以Lv4的生命为基础,直冲Lv6的水平?”

    许英笑了笑,“你果然都知道,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其实当初那位长老带回了这个方法之后,长老们研究了许久才明白星域守护者话里的意思。

    按我们的说法,Lv4为佛,Lv5成主需化出前世与未来佛才行,但我们失去了这个机会,所以我们的路已经断了。

    等Lv6建立佛国时,没有前世佛与未来佛支撑,佛国根本就不可能建立,没有佛国自然不会有诸天生灵,也不可能会有以后的路。

    用星域守护者的话来说,我们必须以佛体为本,化无数佛入虚空,以我们的身体强行支撑出一个佛国来才行。

    到时佛国一成,灵山自现,就算没有佛主,我们鬼王宗的根基也就成了,以后成佛者自然可以借着佛国之力成长,只是他们未来全在佛国之中,再也没有突破佛国的一天。

    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又怎么样呢,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是鬼王宗给的,能走一条路走已经算是不错了,其实你也看出来了,虽然在鬼王宗里我是天才,但是放在普通人中,我也只是一个凡人,未来邪光鬼佛有望,我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现在我的就希望化为邪光鬼佛的那一天,我选择的变化能为佛国增加一丝机会便是。”

    听到这里,柳宗叹了口气,此时的他已经明白了鬼王宗上上下下的选择,他们由于走的路线问题,没有斩出真灵化身的路,所以星域守护者艾克斯干脆指引了他们另外的一条路,以生命通向Lv6的路。

    一般来说Lv4玩家晋升Lv5,需要化出两位真灵化身,代表着玩家其他两个属性的亲和力。

    之后玩家加上真灵化身一共三位一体,需要将一处真实的星球与幻想宝石融为一体,从此这个星球就是玩家的神国,可以放在宇宙之中,也可以融入虚幻带在玩家身边。

    只有做到这一点的玩家才算是Lv5玩家,才可以保证家族或是自身真正的永恒。

    接着Lv5到Lv6的路就是刚才许英所说的从佛国灵山到诸天之路,慢慢被玩家融入到他所掌握神国中的不再只有星球,还有小行星,还有恒星,一般来说做到掌握星系便算是达到了最初的目标,一起掌握星域,不好意思Lv6玩家没那么大的本事,那是Lv7玩家的专属。

    而Lv7之后的路就从宏观变成微观,这时的玩家需要从无到有生成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种族,现在的艾克斯也正是卡在了这一步,他的想法是好的,但却一直都没有成功。

    而柳宗灵魂深处黄泉龙王的碎片里也有着相应的记载,这说明黄泉龙王已经有了想法,但他最后也没能踏出这么一步。

    至于Lv8到Lv9这一步要怎么走,艾克斯并不知道,黄鬼龙王的记忆里也没有,所以不管是柳宗还是许英都无法去猜测这一切。

    默默往前走的两人只知道,自己选择的路,绝对可以踏上Lv7。

    两人就这样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许英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建筑问道:“已经快到鬼王宗了,你要不要进去坐坐?”

    柳宗抬头看了一眼与四周环境格格不入的建筑,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能陪我走一段已经足够了,以后的路你要多保重。”

    许英没再多说什么,他明白柳宗这一次是回来看一看朋友的,之后柳宗便会离开这个星球,也许很多年以后柳宗还会再回来,只是那时的许英已经Lv4,成为鬼王宗佛国灵山的一块基石。

    柳宗不是鬼王宗之人,他是不可能进入鬼王宗所控制的星球的,所以这次分别之后,柳宗与许英再也没有相见之日。

    而柳宗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才会陪着许英走完这一段路,算是为以前的记忆做一个总结。

    正当柳宗准备离开的时候,许英突然叫住了柳宗,“有空去看看袁莹吧,你可以把她带走的。”

    这话一出口,柳宗也愣住了,他有些不明白地眨了眨眼。

    见柳宗这个样子,许英反而笑了起来,“我们鬼王宗有时也充当一下寺庙的作用,这几年袁莹有时也会来上个香,为某个人求个平安。”

    不用许英解释,柳宗也知道这某个人指的是谁,只不过以袁家的情况,袁莹应该是家族中重要的后续力量,自己能把她带走吗?

    看着柳宗这个样子,许英反而笑了起来,“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柳宗一听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对啊,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