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游戏世界与游戏世界的边缘,无限虚空之中,被柳宗【月下开鬼门】一招抓住拖入鬼门的男子,直接被甩到了虚空里,此时的他能看见不远处一个存在与阳城市的中型地图,只是现在的他离这张地图相当的远,而紧追而来的柳宗离他相当的近。

    男子此时也明白自己肯定哪里出了问题,他大声地说道:“这是一个误会,都是误会。”

    柳宗冷笑一声,“不是误会,我已经警告过你三次了,所以我出手反击是合法的,而且我要感谢你的帮助,如果不是你,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的招术在现实世界中使用,会把人送到现实与虚幻的边缘来。

    为了感谢你对我的提醒,在这无人的空间里,我想你应该会愿意见识一下我这套招术的后续,要知道我到现在也没有用把这套招术连招过,如果不是为了感谢你,我是不会随便动用的。”

    男子一脸我一点都不想你感谢的神情,直接迎来了柳宗第二击【路远灯火灭】,接着柳宗根本就不给男子任何停息恢复的机会,【冥河起风波】【河畔彼岸花】【归途买路钱】【阴山狼烟起】,一直打到了最后一击【回首辞阳光】。

    柳宗七招打的相当认真,除了应有的招术变化以外,蛟龙的移动配合,魔法的使用时机,全部都做到了最好。

    而这一连串的攻击下来,当【回首辞阳光】带着亡灵魔法死而复生一起打到男子身上时,男子只感觉自己好像全身被撕裂了一般。

    在一道金光之中,男子如同流星一样划过天空,穿过了无限虚空,直接撞入不远处的那张地图里。

    站在蛟龙头顶,柳宗收回了长矛,感觉着之前连招时带来的一些影响,最后不由地笑了笑,“很有意思嘛。”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玩家出现在了柳宗身边,柳宗扭头一看,发现一共来了四人,一位Lv4与三位Lv3,为首的那位Lv4柳宗还认得,他笑着打了声招呼,“李由大哥,好久不见啊,我刚才留下的影象记录你看到没?我可是很老实哦,面对比我还要强一个阶层的玩家挑图,我都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警告了三次才动手的。”

    来者正是阳城市司法机关的老大李由,见到柳宗之后,他马上便反应过来,“原来是小朋友你啊,看来你已经成长了不少,似乎找到了自己的路?”

    柳宗点点头,随后看了看四周问道:“李由大哥,这里似乎不是说话的地方。”

    “行,我们去酒吧坐坐,你放心好了,刚才的事大哥会处理的,你们几个去把那个家伙给我抓住,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阳城市乱来。”

    柳宗一听连忙说道:“李由大哥,还是算了,你们现在就算找到那个人,也没办法把他抓住。”

    李由有些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我动用了我的招术,这是我头一次在现实世界中动用,我也没想到这招会有另外的特性,而且我一怒之下还动用了连招,一开始还没什么,等我反应过来,那个家伙可能有些麻烦。”

    柳宗这么一说,李由也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那个家伙被我打死又复活,打死又复活,一共来回了六次,最后一击更是用上了死而复生,把他的状态固定在眼前的情况里,他在那个游戏地图里可能还是个活人,但是他只要一出地图,就会受到地图中死而复活次数过多的影响,变成植物人。

    那个因为头一次使用连招,招术有些控制不到位,收不住哦,本来来个三次就好,让他以后无法再进入游戏就算了,现在看样子他是出不去了,以后只能生活在那张地图里了。”

    说到这里,柳宗还向那张地图方向张望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张地图是不是等级低了些,好像是Lv1实力生活的地图,他一个Lv3呆在那里会不会破坏地图内部平衡啊。”

    李由才不管那位玩家再也无法从游戏地图中出去这件事呢,他只是摇了摇头,“还行,破坏不了太多的游戏平衡,如果他破坏了游戏内部平衡,会有人告诉他在普通地图里老实点的。

    对了,他以后就没办法离开这张地图了吗?”

    “有啊。”柳宗很肯定地说道,“只要他踏入Lv4,就可以从现实与虚幻的边缘出去,只要不到现实世界中,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好吧,就当我没问。”李由可是知道来这里有多麻烦,否则他也不会只带三名手下进来。

    见事情已成定局,李由便把柳宗介绍给自己的三位手下,并且指着其中一位说道:“刚才就是他第一个接警出警的,也是他看到了你留下的记录石,并且把情报传上来给我,我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说真的你那招真有些可怕,可以直接把人从现实世界拖到现实与虚幻之间。

    这种招术以后还是不要在城市里乱用了,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人被拖到这里,如果是敌人还好,如果是普通人,可有你好受的。”

    李由说这话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柳宗关心自己的样子,柳宗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本来好好的去找个朋友喝两杯,还没进住宅区呢,就被人当成跑过来打秋风的,不但被嘲讽了,还被人攻击。

    如果不是我还有点本事,这脸可就要被打的啪啪响了。”

    “好啦,我还不知道你想说些什么,那个家伙是新晋Lv3,算是一个小天才,还没有自己的家族与势力,正被几个大世家拉拢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段时间有些高傲了,否则怎么得了活了五百多年,不对弱小出手的道理还是会懂的。”

    柳宗哦了一声,“原来我破坏了那些大家族对天才的拉拢啊,那我会不会被大家族追杀啊。”

    李由一听也不由地笑了起来,“你认为他们敢吗?说起来你已经在本市来了两次了,上次干掉了快要踏入Lv4的刘寒风,这次因为一点小事,你又毁掉了一个刚刚踏入Lv3天才的希望,我想你就会成为各大势力的重点关注对象,不会再有人来得罪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