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自己城市当然可以放在最后,在商议好结果后的几天时间里,柳宗一直在与军方、研究所与财团的那三位年轻人交流,搞明白他们成长的方式,同时也想办法把自己对于城市的理念告诉他们。

    事后证明相互之间的交流是有好处的,柳宗知道了来自于军方的那位叫作公学海,他来自于军方公学家,这家是军方比较小的一个山头,主要就是青帝通天星域这边呆着,他家现在一共有着十一位Lv4玩家在服役,可以说是一个比较传统的军方世家。

    而这样的一个大家族自然也有自己的传承,公学海的职业就是如此,他的职业属于指挥型职业,柳宗以前在阳城市第三中学有见过,后来自从有了自己的军队指挥官之后就没有再见以过了。

    柳宗对于这个职业并不是太了解,只知道一件事指挥型职业是可以带部队的,就好像领主类职业可以有自己的城市一样,他们可以有着一支属于自己的亲兵,当然一开始的人数可能是百人团,但到后面随着职业晋阶,人数会慢慢地增加,最后变成千人团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职业其实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不停地战斗,不停地胜利是他成长的养料,柳宗可是听说了,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情,这位公学海下一步晋阶的职业被称为百胜战神。

    现在情况可能有了一些变化,千年时间就算每年只胜一场,公学海也可以成为千胜战神之类的角色。

    当然这只是玩笑,公学海自己是认为等自己晋阶百胜战神之后,领域肯定会把人给惊到。

    因为百胜战神的领域就是他在游戏中的那些胜利的战役碎片,胜利的越多,领域就越华丽强大。

    所以公学海对于城市的要求,那就是不停地战斗,不停地胜利。

    柳宗考虑了一下,在一张不算太大的地图里打上千年的战役,这一点有些不太现实,所以柳宗便提出了一个想法,找一张边境关卡,在此镇守千年。

    公学海很认真地研究了柳宗提出的想法,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三天之后拿出了七块幻想宝石的大体说明,之后又拿出了相应的设计给柳宗挑选。

    柳宗很认真地看了军方拿出的七块幻想宝石,之后又看了公学海提出的意见,“这些得了是你想出来的?”

    公学海很肯定地点点头,“幻想宝石是我爸提供的,但是这里面的意见全部都是我提出来的,毕竟最后是我在这里镇守千年,而且你需要对城市有所常控,那么我能做的事情就相当少了,为了保证我每年一次的胜利,我必须把我自己的特性融进去。”

    柳宗肯定地点点头,公学海算是有些理解柳宗的思路了,同时他并没有完全跟着柳宗的思路走,而是把自己的一些思路融了进去。

    可以看的出来,公学海所挑的都是一些天险,天险的两侧是敌对的国度,公学海的打算是在天险上建立一个卡住这些天险的要塞,这样基本上每年都会有大军想办法冲击此处天险。

    这样一来公学海就不用担心每年没有战役可以打了,同样也不用担心自己无法成长。

    对于公学海的私心,柳宗是明白的,毕竟他又不像袁莹与蕾娜那样柳宗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也是有自己想法的,虽然几方已经达成了协议,但这些小玩家们还是想要私下增加一些自己的机缘。

    毕竟他们以后需要在一张地图中呆上整整千年,虽然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却无法进入其他游戏,不好好为自己准备一下,真对不起这次出资的财团。

    柳宗与公学海两人对着七块幻想宝石的资料,一个个进行分析与商量,公学海会提出自己的意见,而柳宗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

    他们这么一谈就是整整半月时间,最后柳宗才做出了决定,与公学海一起选择了一块幻想宝石,并且对城市做了相应的规划。

    之后柳宗与公学海两人跑到了制图系那边,拿出了幻想宝石内部的地图与城市规划给制图系的系主任,由系主任出手指导几位Lv3的老师来制作这个城市设计图。

    根据他们的估算,由于这张城市设计图是从零开始重新设计的,而且有品质与等级上的要求,甚至在一些细节方面还有一定的要求,所以整个设计要重新制作,制作时间大约需要半个月左右。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公学海就直接回去寻找合适的地脉准备安放幻想宝石了,在这个时候,研究所的那位也就过来找柳宗开始他的商议。

    比起军方世家公学家,研究所这位全靠的是那位实验推广员的能力,这位叫作车宏义的玩家是实验推广员的小儿子,今年才39岁,可以说是这位实验推广员晋阶Lv5之后所生的,那个时候这位刚刚加入研究所,成为一名实验推广员,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把一些研究所针对低阶玩家的实验用在了小儿子的身上。

    可以说车宏义完全是靠着各种的实验成长起来的,对于如何被实验他是相当有经验,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

    柳宗找到了与他商量的时候,他总是在那里被动的听着,根本就没有主动说些什么。

    但柳宗却发现车宏义对于如果从实验中找到一些漏洞来占便宜很有想法,可以说实验可以做些什么,什么不可以做他都门清。

    对于自己以后需要成长到什么地步,车宏义什么都不知道,对于自己以后要怎么走,他也不太清楚,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顺着别人走过的路前进就好,以后的事不需要他考虑太多。

    这样的情况让车宏义对于建城的事很没有主动性,最后还是车推广员拿来了六个幻想宝石让柳宗去挑。

    当然与公学海那边的情况不一样,柳宗这次是独自做出了六个完全不同的城市设计,最多就是考虑了一下车宏义以后的路子,便让车推广员去挑。

    车推广员挑出了一个不怎么合乎车宏义的路线,不过他的理由却很强大,这个路线比较普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