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了城墙上重武器几次攻击之后,那些黑龙与红龙都知道,眼前的城墙上有着可以干掉他们的武器,于是这些巨龙就迅速地退到了城墙上武器的攻击范围之后,在那里不停地盘旋着。

    而下面的荒野联军部队也一支支地出现在战场,从这些部队的数量与等级可以看的出来,他们虽然是临时部队,但却代表着荒野势力那边的决心,下面战场部队的数量已经接近两千人左右,虽然大部分都是炮灰,但里面也有一些精锐的存在。

    这些部队出现之后,并没有马上攻城,而是在城墙下方绕着走了一圈,最后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位黑袍戴着骷髅面具的男子,这名男子走动的时候,身边会出现一些白骨的虚影,地面上的白骨碎片甚至会引起一些反应。

    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来,这名男子是一名Lv3级别的强者。

    他看了一眼正在城墙上观察战局的柳宗与公学海,缓步走到凯瑟琳战死的地方,此时的凯瑟琳尸体已经被双足飞龙的毒液给融化了不少,只留下了上半身还算是完整的。

    这名男子从毒液中把凯瑟琳的尸体提起,侧着头看了一眼,随后便嘿嘿笑了起来,也不见他怎么动作,便把凯瑟琳的头从尸体上拔了下来。

    之后男子便走到一直保护凯瑟琳的那只Lv2巅峰狮鹫之前,一抬脚便把这只狮鹫给翻了过来,随后他便把凯瑟琳的头给插入到狮鹫脖子的位置。

    接着那死不瞑目的凯瑟琳眼珠突然动了一下,随后便尖叫起来,“我要你们死,你们都给我去死。”

    凯瑟琳的声音相当的尖锐,直接便传到了柳宗与公学海的耳中,城墙上的那些士兵也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他们心中都是一寒,心中对于凯瑟琳之死的愧疚也减少了不少。

    倒是柳宗有些意外地看着挂着狮鹫尸体上的人头,侧着头对公学海说道:“我想这就是你今后一千年的敌人,有她存在,每年的战斗是少不了了。”

    公学海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便指挥着带过来的这些部队进行防守,同时对柳宗说道:“要让对方打消攻城之心,最少要让对方知道我们不好惹,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同时我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平原上的那些联军明白他们的援军被挡在了这里,再加上我留下的部队围攻。

    想来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想要逃走,到时城市那边的城墙压力也会比较大。”

    柳宗明白公学海话里的话,他拍拍公学海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了,不过你留在平原的部队有把握吗?不要你一走,部队就散了。”

    公学海一听反而笑了起来,“你放心好了,说到政治我可能不行,但是军事方面这里所有公爵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我在出发的时候已经给那些人安排好了行军计划,只要他们按我的计划移动就行,除了这些事情以外,士兵们不需要打战,不需要牺牲,你说他们会怎么选择。”

    “好吧。”柳宗不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城墙那里,不管其他士兵相不相信公学海,反正柳宗是已经相信了,这次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接下来柳宗要做的就是建好这个城市就行,打战的事还是交给专业人士处理。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退回到了议政厅那边,开始处理起走在城中的事情来,之前柳宗为了让凯瑟琳出手,他是把所有的部队与平民全部都给带走了,带走的时候是快,现在要重新安排回来又是一件麻烦事情。

    而且这个城市还没有完全建好,重要的建筑都还没有开始建设,外面还有好几道的城墙没有开建呢,柳宗这段时间是有的忙了。

    一面感叹一面看着议政厅里的地图,正盘算着下一步要先建酒馆好呢,还是先建兵工场好呢,柳宗突然发现地图上多出了一条黑色的细线。

    这样的情况让柳宗有些无语,他有想过凯瑟琳会在他离开的时候动些手脚,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凯瑟琳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里开出一条通向外围的秘道来。

    如果不是柳宗对着这个城市有着足够的控制权,这条秘道也不会出现在地图上。

    看着这条秘道,柳宗立刻就站了起来,他要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公学海,因为就在刚才凯瑟琳已经被变成了亡灵,她应该是知道这条秘道的,如果让她把这秘道说出来,敌人部队入城那就麻烦了。

    在听到了这个消息时,公学海也是一愣,随后他直接就问道:“凯瑟琳知道你知道吗?”

    这绕口令一样的问题,让柳宗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笑着说道:“怎么可能,这是我的城市,我离开的时候怎么会不动些手脚。”

    公学海点点头,“那就好,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可以来算计对方一次,不过我估计过去可能算不到太大的敌人,这么一条小秘道最多就是派一个百人队进来,而且实力还不怎么样,只能是普通的部队,那种大型部队与特殊部队根本就没办法从秘道里进来。”

    听到这里,柳宗就知道下面没自己什么事了,这边的战斗大约还要进行一周才能到大布局收尾阶段,在这段时间里,公学海会和外面的荒野联军进行守城的交战。

    这样的交战对于公学海来说根本就是在练习与熟悉城市的布置,因为除了巨龙以外,也就只有双足飞龙可以飞得过来,至于亡灵那边的幽灵与吸血鬼什么的,他们是能飞,但是飞不高。

    想要飞上城墙,他们最少要借一次力,而就这一次借力的机会,城墙上的射手就可以把这些家伙给干掉。

    所以双方之间的战斗,多是是相互之间的挑图,荒野联军那边更想要把公学海给引出去。

    而公学海又不是凯瑟琳那个笨蛋,被挑衅两下就会冲出去,公学海一直在等待着平原上面荒野联军的到来,只有把这批敌人给干掉,这一战才算是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