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素皖也明白这点,他虽然不知道鬼门后面是什么,但他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不能被柳宗拖进去,所以他宁可看着羊递妲被送入鬼门后面的虚空,也不上前救援,怕的就是柳宗借机把他也给送进去。

    可眼下骨手变成火手情况又不一样了,许素皖感觉火手上的火焰正在灼烧着自己的灵魂,每一下与火手接触,都会有一种钻心的痛,痛到灵魂深处。

    也正是这样的痛苦,让许素皖不由地闪避了一下,这也让柳宗抓住了机会,他强行冲向了许素皖,竟然一把将其抱住,之后与足下的银质大翔龙一起,被火焰骨手拖入到鬼门之中。

    在柳宗抱住许素皖的一瞬间,许素皖就反应过来,他第一反应就是把长剑刺入柳宗体内。

    这算是柳宗头一次在现实世界受伤,也让柳宗马上放开了对方,但这一瞬间已经足够了,他们此时已经强行从现实世界进入了现实与虚拟的交界处。

    在这里许素皖的海洋领域正慢慢地变弱,反而他身后那对黑色的眼睛如同夜晚的灯塔一般,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在这对眼睛里,什么黑暗、什么痛苦、什么扭曲的力量全部都不见了,看到这对眼睛,柳宗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咸。

    这样的感觉让柳宗相当的难受,如果说之前站在许素皖的领域里,柳宗有一种站在海中的感觉,那么现在柳宗只感觉那片海已经被晒干了,他正站在无尽的盐田之中。

    虽然这样的感觉相当的难受,但是柳宗还是没有忘记自己面对的敌人,由于现在已经在现实与虚拟的交界处了,柳宗可以试着沟通沧龙要塞,看一下能不能借助于要塞的力量迎敌。

    但他还是失望了,沧龙要塞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响应柳宗的召唤出现,在他的身后连冥界浮龙都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张五官紧闭的脸。

    还好这种封印只是针对柳宗要塞与城市的,对于他的装备、坐骑并没有影响,否则柳宗这次真的要吃大亏了。

    想到自己还要去找人帮着解开封印,柳宗心中就是一阵的气恼,他迅速地重打了一遍【月下开鬼门】,在这招还没有完全完成时,就直接开始转入【路远灯火灭】。

    对于柳宗的动作,比许素皖还要早进入这里的羊递妲突然动了,她再次对着柳宗刺出了手中的长矛。

    只不过这一次她再也没有许素皖的领域可以借势,攻出来的长矛招术也不像朝阳初升那样,反而给人一种夕阳西下的感觉。

    不过柳宗很明显从羊递妲的这一击中,感觉出一种与柳宗同归于尽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让柳宗相当的难受,第一反应便是想办法闪开。

    但就在这个时候,许素皖也动了,此时他身边的领域波动竟然完全消失,所有的一切好像全部都被压入他的长剑之中似的,随后这长剑没有任何虚招,直接一个直刺便刺向了柳宗。

    虽然只是普通的直刺,但柳宗却如同面对黑夜巨浪迎面而来,甚至有一种巨浪滔天,万物被吞噬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一剑,柳宗反而举起了手中的长矛,柳宗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能挡下这一击,那么他的冥界七杀第三招就会出现。

    为了保命,同时也为了以后的道路,柳宗做出了一个最危险的选择。

    柳宗把手一抬,手中长矛竟然划出了七条完全不同的线路,这七条路线只不过是淡淡的虚影,看起来就好像柳宗在七个城市中留下的建筑。

    同一时间七个咒语同时响起,最后竟然慢慢地融合到了一起。

    就当许素皖长剑刺到柳宗面前时,七道长矛的虚影也重叠在一起,柳宗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由自主地轻声喝道:“冥界!”

    在柳宗的轻喝声中,他长矛边上竟然出现了一层由白骨所组成的领域虚影,比起之前的矛影来说,这个虚影更为凝实,甚至有着排斥许素皖领域的意思。

    这种感觉许素皖相当熟悉,当初他在Lv3边缘徘徊了相当长时间,他的领域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也就说明柳宗已经离领域只有最后一步了,而且让许素皖无语的是,柳宗这次出现的领域竟然不是领主类的,而是武力侧与法力侧混合型的。

    甚至许素皖根本就看不出这个领域有什么效果,只知道这个领域随着柳宗的长矛出现,随着那无尽的咒语而变强。

    面对这样的柳宗,许素皖不得不加强了自己这一击的威力,他把放出去的领域再收缩了一下,强压在长剑之中与柳宗的长矛正面对拼起来。

    这样的攻击许素皖本来是不愿的,因为这样一拼之下,就算能击杀的了柳宗,他的领域也会受到影响,对于他的成长相当不利。

    但不这么做,柳宗的攻击就会越来越强大,最后甚至有逃走的可能,为了自己这次的复仇,许素皖最后还是改变了自己的攻击方向,发动了自己最不想动用的攻击。

    而这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在这个时候,羊递妲的长矛才刺到了柳宗面前。

    如果是在平时,柳宗可能不会在乎羊递妲的攻击,但这次不同以往,柳宗在面对一名Lv3顶峰的敌人呢,随便一个意外都可以让柳宗身死道消。

    此时的柳宗犹豫了一下,最后轻点足尖,在他的身后又出现了两条银质翔龙,这两条翔龙从两个方向飞向了羊递妲,似乎想要挡下羊递妲的这一击。

    可就在这个时候,羊递妲刚刚变回红色的头发又一次变成了白色,同时她的身体开始化成飞灰向四周散去,只留下红色长矛尖头的一点光芒。

    这是羊递妲用自己余下不多生命发生的一击,两条银质翔龙直接被打爆,那长矛在许素皖的长剑到来之前,扎入了柳宗的胸口。

    正当许素皖的长剑要借着这个机会砍到柳宗身上时,一道青色的波纹出现,为柳宗挡下了这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