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路-月下开鬼门】在这个幻想化的现实世界使用的相当顺利,但却不能把柳宗拖入到现实与虚拟的交界处。

    从这一点柳宗就可以得出一好一坏两个消息,好消息是柳宗可以在这里使用【黄泉路】的招术,而且威力不弱,最少会受职业被封印的影响,坏消息是这个世界幻想化太严重了,严重到他无法打开现实与虚拟交界处。

    这里面其实是有原因的,柳宗估计过去,这个世界有三分之二已经幻想化了,可以这么说,这个世界就等于没有系统的游戏地图。

    这也正是为什么,柳宗可以轻松地用出【月下开鬼门】,却没办法进入现实与虚拟交界处的原因。

    【月下开鬼门】这招,是在现实世界中可以打开鬼门,把人拖到现实与虚拟世界中去的,但是在游戏里面,打开的鬼门是把敌人的灵魂拖到复活点或是游戏中的冥界去的。

    这里面的问题可就大了,本来柳宗的想法是,如果他可以进入现实与虚拟的交界,那么他可以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最少可以想办法确定自己在什么位置。

    如果进不去,打开的是冥界的通道也行,柳宗可以想办法招一两个追随者出来,毕竟他不是专门的武力侧职业,靠自己战斗还是危险了一些。

    但现在柳宗试过了,【月下开鬼门】这招有用,但打不开通向现实与虚拟交界的通道,也打不开冥界,鬼门是在那里,骨手也有,其他什么效果也没有。

    这一下,柳宗反而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了。

    犹豫了一下,柳宗最后还是找了个地方先坐了下来,并不是柳宗放弃了寻找答案,而是他现在没有多少体力了。

    之前的战斗,再加上不知道超出了多远距离的传送,再加上之前柳宗还受伤了,羊递妲那以生命发出来的一击威力并不大,但却影响到了柳宗的身体。

    想到了这一击,柳宗愣了一下,随后他的目光转向了一开始就被他拔出来扔在地上的长矛。

    这支长矛此时只留下了矛尖位置,甚至还有不停地缩小着,不过柳宗注意到,上面的朱红色的光芒越来越浓,这种光芒让柳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黑暗中最后一点阳光似的。

    “回首辞阳光?”

    柳宗拾起了被扔在地上的长矛,由于没有了系统什么的,柳宗也无法判断这支长矛的数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羊递妲把自己的灵魂、自己的精神全部注入到这长矛上来,这支长矛如果在游戏里,肯定是淡金级别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不会达到金色或是暗金色,甚至泰坦造物的水平,那完全是因为羊递妲本身实力不足,而且她多少也受到了神灵的影响,灵魂有些瑕疵。

    不过对于柳宗来说,这却足够了,柳宗拿出自己的长矛,将这已经融化到最后矛尖的赤红色长矛给拼到了自己的矛尖位置。

    在矛尖对拼上的一瞬间,柳宗感觉到【朱柳巨人的焦黑长矛】传来了一种兴奋的感觉,这是泰坦造物自我强化的效果。

    随后柳宗看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拼在焦黑长矛矛尖的上那小截矛尖竟然融化了,慢慢地渗入焦黑长矛之上,将焦黑长矛原本银白色的矛尖红染成了朱红色的。

    这一下就让柳宗无语了,原本他已经很不适应焦黑长矛那种华丽的风格,唯一可以让他满意的是矛尖的银色,现在这种朱红色的风格,让他都想把这根长矛给扔了。

    不过还好,柳宗总算是知道,泰坦造物的物点,如果只是胜利或是势力带来的影响,只会体现在装饰区那里,只有真正能强化泰坦造物的东西,才可以影响矛尖或是手柄位置的外型。

    眼前这支朱红色的长矛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效果,一方面是因为它是从柳宗身上拔下来的,上面还有柳宗的血,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羊递妲生命的注入吧。

    如果在游戏里,这支长矛最后的名字可能会被叫作刺杀朱柳巨人的长矛之类的,又或者是羊递妲的全力一击之类的名字。

    现在这支长矛已经没有被系统命名的机会了,所有的力量全部融入到焦黑长矛里,柳宗感觉这次的融合有利于他使用【回首辞阳光】这招,至于效果,柳宗必须试一下看看。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又把铁皮小火车给放了出来,他站在小火车上,一面念着咒语一面舞动着手中的长矛。

    有着刚才【月下开鬼门】效果的对比,柳宗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知道这次长矛的融合可以给【回首辞阳光】这招带来多少的加持。

    但柳宗真的没想到,【回首辞阳光】这招会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

    在用出了【回首辞阳光】这招的一瞬间,柳宗只感觉眼前空间被强行撕开了一小部分,在空间的另一面,柳宗看到了一点阳光。

    这只是一小点,而且阳光中带着一种腐朽的阴河气息,这种感觉柳宗见得多了,他每一次使用【回首辞阳光】时,自己打出的那一点光就带着这样的气息。

    这样的发现让柳宗眼前一亮,他明白这个世界可能不是游戏世界,也没有冥界之类的说法,但在这个世界背后,肯定有着一处灵魂归属之地,而眼下的情况来看,这里的灵魂归属黄泉,而且还是一处未被他人发现的黄泉。

    柳宗看着被撕开的空间慢慢地合拢,手中的长矛直接就插在了地上,他盯着那个位置,“这是一条黄泉路,是属于我的路,也是我的机缘。”

    这样的惊喜让柳宗充满了信心,脑洞也灵活不少,柳宗考虑了一下眼前的情况,他明白自己现在需要好好地养伤,并在十年内解开身上的封印,否则不要说进入黄泉寻找机缘了,就连他的生命都不保,直接就是身死道消。

    而想要解开身上的封印,那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太可行的,最少要进入游戏世界。

    如果是之前,柳宗可能会失望什么的,但是现在柳宗却有了想法,这个世界幻想化这么严重,那绝对有幻想宝石存在,而他掌握了开启幻想宝石的方法,现在是赌一把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