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柳宗计划好以后自救方向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幻想宝石在哪?

    他只在那些高阶玩家手中见到过幻想宝石,却不知道幻想宝石是从哪里来的,他只听说过幻想宝石是某个时间片段被埋入了土里,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演化产生的,至于埋在哪里,柳宗根本就不清楚。

    柳宗估算了一下时间,他感觉自己可能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来寻找这块幻想宝石,而在那之前柳宗可能需要增强一下自己的力量,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了。

    而增强自己力量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把伤养好才行。

    想到了这里,柳宗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大雨还在下着,并没有受到柳宗刚才那两击的影响。

    柳宗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由于重伤,传送的影响,再加上身体老化,如果再被雨淋一段时间,万一生病了可就麻烦了。

    所以柳宗打算先找个地方避避雨,看看有什么食物找一点出来,虽然就职龙领主,但柳宗并没有忘记在副职上面的强化,他之前选择的两个副职是植物学与建筑学,再加上烹饪的本事,让柳宗可以在野外很轻松地活下去。

    很快柳宗便找到了一处不怎么突然涨水的山洞,准备在这里先休息一段时间,而在过来的路上,柳宗采集了一些植物,这些都是柳宗可以认出来的,可以食用或者药用的植物,柳宗希望给自己做一点好吃的。

    至于肉食什么的,柳宗倒是想要寻找啊,但从出现的位置到山洞这一路上,柳宗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生物。

    进入山洞之后,柳宗自然是先升了一个火堆,之后借着外面的雨水和附近的胶泥做了几个碗模,放入了火中进行煅烧。

    完成之后,柳宗才在那些植物那里挑选起来,他用一些石头把一些植物给压出汁水涂在自己胸前的伤口上,又把一些植物团成一团,放在嘴里不停地咀嚼着。

    这些植物叶片、果实什么的都没有经过正经的处理,放入口中就是一股怪味,但柳宗却不得不不停地咀嚼着,因为这些植物都有着相应的药性,对柳宗的身体有利。

    等柳宗身上衣服被烤干了,那几个碗也做的差不多了,柳宗开始垒炉,用刚刚做好的小碗接了些水,把一些处理好的植物给放了进去。

    完成这一切之后,柳宗才穿上烤干的衣服站到山洞之外,看着外面的大雨,考虑着下一步的行动。

    就在刚才对植物的处理中,柳宗已经感觉到了,这些植物也受到了幻想化,感觉像是游戏中的植物,药性比较合适炼金或是制药。

    柳宗本身副职学的是植物学,在现实世界中也会种一些花花草草什么的,对于植物的药信算是比较了解,再加上这三百年来,他自然属性法力亲和的那个灵魂也在成长,现在的他对于药性的把握更加到位了。

    之前往身上涂的与放在嘴里咀嚼的,只不过是为了阻止伤势恶化,现在的药才是关键,柳宗一直盯在小碗边上,时不时往里面加入一些草药,或是往里面加一些水什么的,再不就是把植物给捞出来。

    大约处理了近两个小时,原本只有巴掌大小的小碗里,只有大约七八滴浓到黑的药汁。

    如果此时是在游戏里,柳宗应该小心地拿着个水晶瓶把这几滴药汁装起来,再往里面加些水,可以用来充当红药。

    不过现在是在幻想化的现实世界中,这药汁也不可能出现什么数据之类的东西,柳宗也没空去转成红药,他直接用手指沾了一滴往自己舌头上一点。

    接着一股浓重的苦味传来,柳宗只感觉全身一麻,眼前一黑就直接摔倒在地了。

    身体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感觉真不好受,但这一摔之下,柳宗马上一个翻身,一点也没有因为身体老化而放慢动作。

    接着柳宗把衣服一拉,低头看了一眼,之前胸口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之所以还会有一些伤没好,应该不是柳宗对植物药性控制不到位,而是这里不是游戏世界,属于幻想化的现实世界,这里做不到像游戏世界那样所有数据化的效果。

    能把重伤直接变成轻伤,已经算是相当了不起的事情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柳宗估算了一下刚刚做出来的药效,大约四个小时后再服用一滴药水,他的伤差不多就可以全愈。

    之后柳宗还需要再调制另一种药水巩固一下,大约明天这个时候,柳宗就可以恢复相当的战力了。

    不过唯一有些可惜的是,柳宗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职业解封,他的沧龙要塞还被封印着呢,里面大量的资源、部队与追随者都没办法拿出来用,现在的柳宗只能靠自己与一些坐骑了。

    考虑到坐骑,柳宗认真地想了想,最后还是把银质翔龙给放了出来,除去被黑色锁链缠住的银质大翔龙以外,柳宗手下的银质中翔龙与小翔龙都被一击打死了。

    但这对于柳宗来说并不是什么麻烦事,这些银质翔龙本身就是亡灵生物,柳宗还记得当初的制作方法,现在重新复活过来也不成问题。

    而不管中翔龙的提升速度,还是小翔龙的战斗强化,对于柳宗在这里的生存都有着相应的作用,现在把他们复活,柳宗的生存几率也会提升不少。

    看着两只银质翔龙尸体,柳宗直接就把强化亡灵法术与控制法术的,银质初浮龙与银质末浮龙给放了出来。

    接着在火堆边上,开始对银质翔龙进行了调整与控制。

    大约一夜过去,随着柳宗喝下了最后一滴药水,身上的伤完全愈合之后,柳宗的两条银质翔龙也已经死而复生。

    甚至柳宗还有空去看一下被黑色锁链缠住的银质大翔龙,打算提前分析一下封印住他的力量来自于何方。

    此时下了一整天的大雨也停了下来,天边出现了一道阳光,顺着阳光传来的方向看去,柳宗感觉到那里空间竟然发生了细微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