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眼前这个幻想化的现实世界情况,柳宗还没有太多的了解,在看着这样异常的情况时,柳宗第一时间就有跑去发生异常的地方看看的打算。

    如果是昨天刚到这边时发现这样的异常,柳宗就算有这样的打算也没有足够实力过去,但今天不一样了,柳宗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又有了战斗坐骑存在,黄泉路与忘川途都可以用的出来,柳宗就有了自信。

    最少柳宗有自信保证自己不死,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的探索欲就强了许多,他盘算着是不是去发生异常的地方看看,看一下这里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放出了铁皮小火车,迅速地向那边而去,至于银质翔龙什么的,那是战斗坐骑,就算这不是游戏世界,柳宗也没办法用这东西来带自己长时间移动的。

    倒是铁皮小火车没让柳宗失望,这一路上移动速度相当的快,虽然那比较恼人的声音划破了这个世界的宁静,但却让柳宗相当舒服,让他有了一种重回Lv0时出去充当诱饵的感觉。

    只不过柳宗上了大学之后,一直都在领地里面打转,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像这样,独自一人上路了,就算是在比较危险的游戏里,柳宗身后也会有着大量的部队跟着,这让柳宗充满了自信。

    现在的情况自然完全不一样,柳宗没有那么多的保护,现在也不是在游戏里,死了还可以复活,柳宗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以铁皮小火车的速度,柳宗一个早上大约走出了四五十公里,这一路上柳宗也没闲着,各种的食物与药用性植物采集了不少。

    同时他也在那里研究着整个世界幻想化的情况,有一点是柳宗可以看出来的,那就是这个世界本质上已经完全幻想化了,就连泥土也受到了影响,只要有一个系统,这些东西都会溢出满满的数据。

    最重要的是,由于幻想化许多只能出现在想像中的效果,也出现在了这些植物之上,像是柳宗就找到了一种明明只有一粒,但吃下去就会饱一天的米,还有一种草,看起来很细很脆,但是却可以用来正骨等等。

    对于这些植物,柳宗都是很认真地收集着,希望能有一天可以用的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柳宗的速度明显被拖慢了许多,等他赶到之前远远往到有些异常的地方时,天都已经快黑掉了。

    柳宗盘算着是不是要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他把小火车收起,四下寻找着合适过夜的地方。

    只不过这次他的运气不是那么的好,在这附近没有什么山洞,有的只是大量的树木而已。

    如果真是这样,就真不好过夜了,因为夜里在森林中点火是比较危险的事,这又不是游戏世界,画一个范围火堆就在这里烧,不会烧到外面去,在这里不小心一个小火星,都可以把整个森林给烧起来。

    柳宗身边又没有可以用来守夜的追随者,万一真的烧了,他可就逃不出去了。

    还好柳宗多少学习过在森林中生活的基本技能,当初那些库拉斯特矮人教会柳宗的东西,柳宗多少还记得一些。

    也正是有着这样的能力,才让柳宗可以在这幻想化的世界好好地活下来,谁让柳宗为了方便,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沧龙要塞上呢,现在沧龙要塞被封印了,职业能力也被封印了,柳宗现在可是什么都拿不出来。

    一连四五天下来,柳宗一直都顺着之前的感觉向着一个方向而去,虽然走的比较慢,但柳宗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每天清晨在那个方向出现一次的异常波动。

    甚至柳宗可以感觉得到,那种异常波动离自己越来越近。

    这让柳宗心中信心大增,移动速度也提升了不少,不过一直让柳宗无语的是,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柳宗就一直都没有见过任何生物,甚至连尸骨都没有见到过。

    这让柳宗产生了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出现过动物呢?

    虽然有着这样的想法,但柳宗还是没敢大意,每天夜宿的时候总是会处理好四周的安全问题这才安心地休息。

    而每天前进的时候,也会观察四周的环境,生怕突然窜出一些生物出来。

    柳宗的小心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像是今天早上,柳宗就遇到了生物的突袭。

    这是一种相当古怪的生物,看起来应该是一种鸟类,个头大约有鸵鸟那么高,但让人无语的是它没有腿,在身下是一团如同云烟一般的淡蓝色气息,虽然有着一对羽翼,但很明显这鸟没有什么飞行能力,那云烟一般的气息在地面上掠过,竟然给人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同时又因为身上是一团云烟,所以在移动的时候没有任何声音与痕迹,如果不是柳宗一直关注着这一切,指不定就会被这种怪鸟偷袭了。

    直接一矛扎死了这只怪鸟之后,柳宗正打算分尸切点肉吃一下呢,没想到那尸体化成了之前怪鸟身下淡蓝色的云烟,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只留下了一枚破损的鸟嘴留在地上。

    拿着那枚鸟嘴,柳宗有些无语,就算是在游戏里,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为了让玩家学习各种的副职技能,游戏里被干掉的怪都是留下完整尸体的,等玩家进行处理。

    以前那种干掉了敌人尸体消失,装备爆一地的事情,就算是游戏里也不常见了,更不用说眼下这个世界明明是现实世界吧,虽然被幻想化的比较严重,但也没到游戏化的地步啊。

    一面盘算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不会这里是最开始的游戏世界之类的脑洞想法,柳宗一面拾起了怪鸟留下的鸟嘴。

    这个巴掌大小的东西一拿起来,柳宗便感觉有着一种清凉的气息从手掌流入体内,之后柳宗感觉到自己的体质好像产生了一些变化。

    这种感觉很熟悉,他以前经历过一次,但又有些陌生,他都已经快忘记这样的感觉了,看着消失在手心的鸟嘴,柳宗眉头一皱,“这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