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

    一个很普通的职业,是阴属性法力与武力双亲和玩家比较正常的选择,这个职业武力侧方面是使用长柄武器,有着直接把敌人灵魂打出体外,或是强行拖出的技能,战斗力能可能弱于死亡骑士,但一击必死的几率要高一些。

    法力侧这边则会简单一些,大部分是困住灵魂,制作亡灵之类的,效果要明显弱于正常的亡灵法师,但是对于亡灵的控制要强过亡灵法师。

    以前柳宗选择这个职业,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职业道路很明晰,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个职业存活率比较高,毕竟当时的柳宗想的就是活下来。

    对于现在的柳宗来说,活下来也是他现在最需要考虑的,同时死神这个职业很多技能是针对灵魂的,如果就职了这个职业,他可以通过技能寻找到这个被幻想化世界中人类的灵魂,也只有这样他才可以迅速地找到怪的聚居点,又或者生物的‘刷新点’。

    所以柳宗在确定自己可以在现实世界得到‘经验’之后,立刻做出了决定,他准备重新就职,这次定下的职业就是死神。

    有了目标之后,柳宗行动就迅速起来,他盘算着自己去那里寻找足够的经验来提升自己。

    柳宗以前就职过一次,自然知道就职需要多少的经验,需要什么样的准备,反正柳宗也没打算把死神这个职业当成自己的主职来用,就职的时候随便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像死神就职比领主就职要简单的多,只需要一件死神长袍,一位专属亡灵仆从,再加上一支长柄武器就行。

    原本管的严一点的时候,可能长柄武器要用长镰刀,现在又不是在游戏里,柳宗估计过去自己手中的长矛就可以顶用。

    倒是死神长袍不是很好制作,对于死神长袍系统有着很严格的要求,首先这长袍需要自己制作,其次对于制作长袍的布有着很严格的要求,有可能会需要用到各种生命的皮肤、羽毛或是毛发之类的东西,最后还要用血与灵魂进行洗礼,之后才能成型用来制作。

    以前柳宗一直在收集水银,为的也就是洗礼做准备,因为在所有的物资里,只有水银的属性才不会影响到血与灵魂的洗礼。

    现在重新回头来看之前的准备工作,柳宗明白,自己当时是相当的简陋,可是就当时的准备水平,柳宗现在也无法重复,他能做的可能只有更加简陋。

    而这一点正是柳宗可以做到的,因为当初在学校的时候,柳宗一直在担心自己无法达到就职的目标,可是参考了许多简化方法,如何能在最简单的情况下就职死神,如何能用最少的材料就职死神等等。

    现在这些方法正好可以用的上,这也让柳宗感觉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就算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也能很快找到解决方案。

    柳宗这边一乐观,运气也变得好起来,越往前走柳宗就发现了越多的材料,有一些植物已经在那里成长了成千上万年,由于长时间没有人处理,都已经开始异化了。

    面对这些植物,柳宗总是很小心地将其收集下来,并且在每天休息的时候对这些植物进行处理。

    柳宗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再遇到这个世界的生物,也不确定这些生物死后会不会留下什么皮肤、灵魂之类的东西,所以柳宗打算准备大量的材料进行实验,找出合乎他要求的材料,用来代替制作长袍的各种需求。

    毕竟对于柳宗来说,德鲁伊也是穿长袍的,他们可以用树皮树叶等东西来代表兽皮制作长袍,没理由柳宗做不到这一点。

    当然柳宗在收集这些东西的时候,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他并没有为了去收集东西而拖慢自己的脚步,同样也没有为了收集各种材料而绕道,他每天都行走着通向异常波动传来的方向。

    大约又走了十来天,柳宗吃各种的草根与果子吃的已经快受不了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离那异常波动又近又远。

    所是近,完全是因为那异常波动就在离柳宗不远的地方,柳宗甚至可以看见如同海市蜃楼一样的虚影出现在天空中。

    说是远则是因为柳宗面前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峡谷,从这边往那边往过去,整个峡谷最少有七八千米宽。

    至于从上往下望去的高度,柳宗没有详细估算过,不过只要探出头去往峡谷下面一看,就知道这里深不见底。

    而异常波动的气息就是从峡谷底部传出来的,这就说明柳宗必须到谷底去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站在悬崖边上,柳宗用最传统的方法,往下扔了块石头,等了不知道多久,才听到石头落地的声音。

    柳宗盘算了半天,知道自己没有飞下去的办法,至于从山壁上爬下去也不太可能,他只能顺着峡谷的边缘走走看,看一下能不能找到合适下去的地方。

    大约顺着峡谷向着东面走了一天半左右,柳宗感觉自己离那异常波动越来越远了,他不得不往回而去,接着柳宗又向西面走了一天半左右,同样也是快走出了异常波动范围,也没发现合适下去的位置。

    这样的情况让柳宗感觉有些郁闷,他有好几次都想直接扯根绳子从上面往下落,但一次次实验了那峡谷的深度之后,柳宗又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最后柳宗考虑了许久,又重新回到了身后的树林之中,去寻找可以让他安全下去的方法。

    大约过了十余天,柳宗才带着这些日子的收获出来了,这十几天,柳宗在树林里是有目的地寻找着各种的材料,他采集了大量比较有韧性的植物,并且将它们全部泡在了刚刚制作好的药水里。

    这些树藤之类的东西,被柳宗越接越长,最后向着峡谷深处垂下去。

    柳宗一面放树藤一面计算着高度,在往下足足放了三万米的长树藤之后,柳宗才有着树藤垂到底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