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钉在山壁上的那位也没想到,柳宗会在第一时间把他当成敌人,看向柳宗的时候,他还很高傲地抬起头。

    不等他开口说话,柳宗已经跳上了银质中翔龙的背,发动了【黄泉路-月下开鬼门】的招术。

    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柳宗就已经试过了【黄泉路-月下开鬼门】可以在这个世界中使用,但无法沟通冥界或是游戏世界。

    所以柳宗只把这招当成起手招来用,柳宗盘算着有眼前这么好的活靶,不一口气把自己对冥界七杀连招的研究从黄泉路连到忘川途去,都对不起眼前这么好的时机。

    为此柳宗直接动手,先是黄泉路七招从头连到尾,每一招都是对着山壁上的那位而去的。

    打出了自带死而复生魔法的【回首辞阳光】后,柳宗把手中长矛一转,马上接上了【忘川途-命中水】。

    别看柳宗这三百年的重心放在【黄泉路】的分析与分解上,【忘川途】这强化柳宗血脉的技能他是一天也没有忘记练习,各种的魔法应对与配合也全部到位了,这第一击【命中水】对应的魔法‘失忆大法’就在那位人像面前展开了一条会让人失去所有记忆的河流。

    接下去的六招分别是【眼前岸】、【渡人舟】、【奈何桥】、【望乡台】、【三生石】与【孟婆汤】。

    这六招也都有着相应的魔法咒语,而且这些魔法咒语是可针对敌人用的,也可以针对自己用的,像是第一招【命中水】所配合的失忆大法,在对敌人用的时候,会让敌人忘记一项技能,但是对自己用的时候,是用来刺激血脉自主流动,而不受柳宗控制,让血脉更接近于本能的一种咒语。

    之后对应【眼前岸】的双目失明、对应【渡人舟】的虚弱无力、对应【奈何桥】的丧心病狂、对应【望乡台】的悲痛欲绝、对应【三生石】的根须缠绕与对应【孟婆汤】的蛊惑人心。

    都会起到相应的效果,从骨子里灵魂上让柳宗身体适应所选择的血脉,以此来强化血脉的进化与晋阶。

    可以说有着这样的招术的配合,柳宗这些年血脉强化的速度明显超出了普通玩家水平,如果不是他还在完成千年计划,一百五十年的时间就足够他晋阶Lv3了。

    现在这些招术与魔法头一次以连招的方式用在了敌人身上,倒也引起了另一种的变化。

    在第二招【眼前岸】打出之后,柳宗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用出的双目失明竟然激活了失忆大法的效果,原本最多只能影响十秒的魔法,竟然可以多影响十秒左右。

    柳宗感觉到如果他能在这段时间里接下下一招,那么下一招的魔法还可以往前激活魔法效果。

    最后七个魔法一起带来的效果,将会让柳宗无法想像。

    也就是说【黄泉路】的连招侧重点在招术的衔接,那么【忘川途】的连招,侧重点应该是在速度上。

    七招要在一分钟之内全部打完,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考验。

    还好眼前这位没有闪避与反击的机会,柳宗干脆就拿这个人像充当起了实验品,一次又一次地练习着这个连招。

    柳宗没有发现,随着他连招越来越成熟,被钉在山壁上的那个人像眼中幻想宝石的光芒就越来越暗。

    最后当柳宗在一分钟内完成了【忘川途】的连招,顺手打出了一击柳宗自己都没想过的招术时,被钉在山壁上的人像头部突然碎开了。

    那有一人高的脑袋碎成了七八块,直接从山壁上滚了下来,重重地砸入了地面的淤泥里。

    这样的情况让柳宗先是一愣,甚至忘记了自己刚刚打出的那一击,等他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记下刚才那一招打出时的感觉,那一击里面分明就带着领域的力量,是对应冥界七杀第三招的起手式。

    可是现在柳宗只记得这招起手时与【月下开鬼门】会比较像,但后面明显是不同的走向,而且坐下翔龙的路线也不一样,攻击范围也不相同,很明显是两个不同的招术。

    如果没有刚才人像头部的事情,也许柳宗就会记下这招的发力什么的,再配合之前对【黄泉路】招术的分析与分解,也许这招就可以掌握一半,之后再回去重新实验魔法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柳宗只记得打出这一招的感觉,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失去一个机缘的柳宗不由地怒视被钉在山壁上的人像,这一看之下,柳宗发现在人头断开的位置,竟然闪动着古怪的金光。

    柳宗犹豫了一下,迅速顺着山壁向上爬去,也是因为有着人像的手臂什么的做支点,柳宗很快便爬到了人头断开的位置。

    站在这里,柳宗注意到那点金光竟然是一盏正常人手掌大小的旧油灯,油灯通体是黄铜做的,上面也没有什么纹路或是装饰之类的东西,拿起油灯摇了摇,里面也没有油。

    柳宗看了油灯许久,最后小心地擦了擦油灯,一声叹息声在柳宗的耳边响起,“还是被你拿到了油灯,我的主人,有什么可以吩咐的。”

    柳宗愣了一下,随后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声音翁声翁气地说道:“你拿到的是精灵的神灯,只要擦了神灯的人,都可以召唤出魔法精灵,他将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柳宗听后并没有马上许愿,而是侧着头说道:“大许愿术?有限许愿术?还是魔鬼的骗术?”

    “呃。好吧,我的主人,你说的都不是,其实这灯并没有那么强的神力,有的只是等价交换。”那个声音说道,“你给予了什么,就会得到什么,至于如果不知道价格被骗,又或者许愿不严谨,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柳宗想了想,“没有力量的上限吗?”

    “神灯精灵无所不能。”那声音自信地说道。

    “那把我送回我原本生活的世界去呢?”柳宗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咔的一声,神灯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