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刚刚挖出来的通道一路往下,柳宗慢慢地避过了盘结的比较厚实的根须,最后终于爬入了树洞之中。

    顺着树根往下没多久,柳宗便感觉到了幻想宝石带来的异常波动,同时柳宗心中产生了一个感觉,这里的幻想宝石个头比烟气那边来的大,而这幻想宝石影响的范围是整个星球的森林。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烟气才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这块幻想宝石吧。

    其实在来的路上,柳宗已经考虑清楚了,找到了幻想宝石,柳宗也只会按处理游戏的方式,将幻想宝石变成合自己所用的临时游戏,不去考虑占下这块幻想宝石的想法。

    这样柳宗本身就可以专心自己的事情,专心等级的成长,迅速地把等级堆上去好就职新的职业。

    至于临时游戏里面有没有这个职业,柳宗根本就不会担心,在柳宗的眼里,被送到这种地方都可以活下来,那还有什么他无法面对的。

    可是柳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面对这么一块幻想宝石。

    当柳宗看到一块比他还要高,完全被树根缠绕的幻想宝石时,他明白自己的计划可能要修改一下。

    正当柳宗打算退出刚刚挖开的洞,准备考虑一下下一步要怎么行动的时候,一直带领柳宗过来的怪鸟突然跳了下来。

    这只怪鸟一跳入树洞,便直接炸开,化成了一团清烟,接着一直没什么动静的幻想宝石竟然亮了起来,柳宗看到在幻想宝石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城市,接着视线迅速升上半空中,从上而下看着一片大陆。

    这种情况柳宗以前遇到过,那是幻想宝石被激活成为游戏时最常见的情况,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如此情况,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幻想化过于严重,说不定现在他已经被拖入幻想宝石中了。

    不过就算如此,柳宗也明白自己落入了烟气的算计之中,如果说钉在烟气身上的指甲盖是封印镇压烟气道具的话,那么眼前的这块幻想宝石应该是用来镇压烟气的能源。

    如果柳宗猜测的没错的话,大体情况应该是这样的,钉在烟气身上的指甲盖是那位什么至高神的随手一击,但烟气并没有就此死去,还有复活的机会。

    所以那位至高神就把这个星球给改了,让整个星球没有了生物,反而森林重生,同时他留下了一块幻想宝石下来,吸收整个星球森林得到的零散力量。

    这些力量会被传入到指甲盖里去,用来镇压烟气。

    烟气这么多年的努力只让他达到半神水平,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积累下来的力量正不停地被消耗掉。

    烟气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会把这个东西告诉柳宗,让怪鸟带柳宗过来。

    等柳宗找到了这块幻想宝石的时候,怪鸟就直接冲下来自爆,激活这块幻想宝石。

    别看柳宗在烟气那里什么也没说,对烟气这种活了不知道多久的人说,他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柳宗走的路线是什么,知道柳宗的力量来源,也知道他对于幻想宝石的使用方法。

    把柳宗拖入幻想宝石,让他得到幻想宝石中的力量根本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而且烟气相信,柳宗就算知道自己在算计他,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因为柳宗也需要这幻想宝石中的力量。

    正如同烟气所想的那样,看着幻想宝石被激活,他只是心中一阵的愤怒,随后也就这样了,柳宗握紧了手上的长矛,把手按在了幻想宝石上。

    那块已经被激活的幻想宝石,瞬间就受到了柳宗的刺激,把柳宗给拖了进去。

    在柳宗进入幻想宝石之后,又有两只怪鸟从上面跳了下来,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它们竟然还相互商量了一下,这才扭头离去。

    怪鸟的出现柳宗并不知情况,此时的他正站在自己一进无法进入的现实与虚拟交界处。

    看着这里的情况,柳宗就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黄泉路】没办法把他带到这个地方来了,这里规则完整,并不像他们游戏世界那里的现实一样,可以轻松地破开。

    如果柳宗的实力像黄泉龙王那样有着Lv7以上的水平,也许可以试着做到这点,但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做到这点几乎不可能。

    站在虚空之中,柳宗看着下方大陆,发现这个大陆与现实差不多,都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不过比起现实那万里无人的情况来说,这个大陆要好得多,他看到在森林的深处,有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城市。

    而城市与城市之间并没有任何道路,他们是通过河流进行交流的。

    最大的一条河流从东向西流动,把整片森林给分成了两半。

    也正是因为这条河流的分割,让森林两边的风景也有所不同,在河流北面多同针叶林,树叶多为墨绿色,而在河流的南面多为阔叶林,树叶多为黄绿色。

    这两个地方的生命应该也会有所不一样,只是柳宗不怎么确定,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在天空中看了片刻,柳宗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传来,把他拖向了地面。

    柳宗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现在一点实力也没有,被强行拖下去的时候,柳宗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被烧起来一样。

    面对如此情况,柳宗只能紧握住手上的长矛,以保证长矛不会与自己分开。

    这拖拉的力量在把柳宗拖到大陆上空之后便停下了,柳宗根本就没适应从极速移动变为静止的转化,在半空中划水划了两下之后,柳宗直接就砸向了地面。

    等柳宗从地上爬起来时,他发现自己又受伤了,这一次的伤和之前刚被传送过来时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他身上没有再被长矛开一个洞。

    看了一眼四周,柳宗有些无奈,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各种的植物来疗伤,也不知道他这算是什么运气,等回去之后要好好看看,他是不是要改一个副职什么的。

    就在柳宗采集一株植物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草丛被拨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