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朋友,不是敌人。”柳宗大声地叫着从学校里学来的一个语言。

    之所以会学这个,完全是因为游戏千千万,种族万万千,大部分的种族都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玩家们不可能每进入一张地图就去学习一个语言,所以玩家们通过一些方式,掌握了一种比较简单的方法,可以把一些固定的意思,通过特定的声音波动传出去。

    当然由于这些波动不好掌握,所以大体来说只有三句话,‘我是朋友,不是敌人。’‘你瞅啥。’‘我要这个,你开价。’。

    不得不说以全世界来研究的对话方式,很轻松地向那边传达出了比较准确的意思,那些蛇妖虽然没有放下攻击,但也没有向柳宗这边包围过来。

    最后一位六臂蛇妖从人群中走出,来到离柳宗大约百余米的地方,大声地说了一连串柳宗听不明白的东西。

    见柳宗一脸懵逼的样子,那蛇妖又换了个语言,还是不行,又换……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这位蛇妖才让卫兵们看住了柳宗,自己回城去了。

    柳宗明白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他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动,就在那里等着,但不知为何,柳宗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在盯着自己,让他相当的不安,有好几次都想把刚刚插到地上的长矛给重新拔起来。

    就在柳宗等得有些不耐烦时,之前离开的蛇妖又一次回来了,这次她的身后还带着另一位蛇妖。

    与其他的那些蛇妖不一样,这位蛇妖有着八条手臂,除了六条拿着长剑以外,还有一对手臂正握着一根木杖。

    来到柳宗面前,这只新出现的蛇妖先是围着柳宗转了小半圈,随后张口就说了一连串的话。

    虽然柳宗一句也听不懂,但却能明白这只蛇妖话里的意思,“你是哪位神灵的仆从,我在你的灵魂里看到了神灵留下的印记。”

    柳宗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他所说的神灵留下的印记应该是自己灵魂中那属于黄泉龙王的灵魂碎片。

    想到这里,柳宗很肯定地说道:“死神。”

    “死亡吗?”蛇妖点点头,“我感觉到你身上有着死亡的气息,你有着打开通向冥界通道的能力,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不过你身上的封印又是怎么回事?”

    柳宗无奈地笑了一下,“也没什么,就是成长的过快了一些,让人给盯上了,被封印打发到这里来了,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能听懂你的话。”

    “这里是南叶城,我是本城的大祭司,我现在是用精神力与你对话,你的身份我认可了,你可以在外城区住下来,不过你需要交税或是完成任务,当然在这之前,你最好学习一下我们的语言,我可没办给你当翻译。”

    说完蛇妖回头对那些卫兵解释了一下,便准备进城。

    一见这样的情况,柳宗不由地大声叫道,“我能不能打听一下城市发展史什么的,要不让我看看书也行啊。”

    “自己去城外学院学习就好,记得交钱,没钱出城转一圈完成些任务就行,我看你身上草药味浓,应该会采集草药吧,那就去做一些收集草药的任务吧。”

    说完这位蛇妖就真的离开了,也不理会柳宗还站在那里。

    看着蛇妖们迅速地离开,柳宗也有些无语了,他没想到这个城市竟然会这样,一点也不在乎外来出入城市。

    不过柳宗也只是想想,这样的行事态度对于柳宗来说是有好处的,最少他有了一个比较安稳的居住地,同时也有了一个更好地了解这里环境的地方。

    在城中找到了蛇妖大祭司所说的学院,柳宗上交了一些宝石与草药,就开始学习最基础的文字与历史。

    大约花费了一个月时间,柳宗总算是熟悉了一些自称是万蛇之仆的蛇妖种族语言,同时也掌握了这里的部分文字,可以慢慢地翻看一些书籍。

    从书籍之中,柳宗知道了眼前这片森林的国度被称为槐安国,整个国度分为了南北两区,南半区也就是柳宗他们现在所呆的地方,是由万蛇之仆所管理的,而北半区则属于蛇皇之仆管理的区域。

    根据神话来说,其实这两个种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们的神灵都是一样,万蛇之灵,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南方以女性为主,将万蛇之灵称为万蛇之母,而北方以男性为主,将万蛇之灵称为蛇皇。

    他们自称是这片森林一开始的居住者,在森林中过着平静而又祥和的生活,只不过在森林中有着两种古怪的破坏者,一种是蓝皮肤下半身为烟气的破坏者,他们会抽取森林中的地气,所过之处森林都会枯萎,虽然他们自称是精灵,但万蛇之仆们更愿意叫它们枯萎怪。

    另外一种与蓝皮肤的样子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是红皮肤,下半身是火焰,他们所呆的地方直接就会引起森林大火,如果呆的人多了还会引发火山喷发,这些家伙自称是火灵,但万蛇之仆们更愿意叫他们火怪。

    根据万蛇之仆的历史来看,他们是相当痛恨破坏森林的家伙的,所以只要发现了有枯萎怪与火怪的行踪,他们就会不远万里地追杀。

    至于其他人,只要没有表现出对森林的破坏,他们一般是不管的。

    看着这样的说明,柳宗心中便开始脑补拼图了,枯萎怪与火怪,很有可能就是被封印在这个星球烟气的精神碎片无意中激发的。

    他们知道自己的任务,蓝色的精灵抽取幻想宝石里的力量传给被封印的烟气,红色的火灵则破坏幻想宝石中的森林,破坏着幻想宝石对于现实世界森林中力量的抽取。

    这一正一反两种力量,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磨灭幻想宝石中的印记。

    如果用柳宗的生命来估算最后脱困的可能性,那基本上是看不到希望。

    此时的柳宗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烟气在看到了自己之后,会想各种各样的方法来算计自己,这是没有办法事。

    可惜自己不是那种被算计不还手的人,现在万蛇之仆在这个世界是主势力,那么帮助他们不会吃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