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传入体内的阴气,柳宗细细地去感觉,他感觉虽然远离了游戏世界,但是就职应该有的东西,这次一点也没有减少,想来这些职业都是幻想出来的,与游戏关联不大,反而与幻想之力有很大的联系。

    游戏只不过是把这些职业数据化在了玩家面前,让玩家有更明确地选择。

    不会像柳宗这样,就职成功之后,只感觉自己有七选三的路线可走,却不确定自己走哪种比较合适。

    还好柳宗是就职过的,他知道前两种是武力亲和的选项,中间三种是职业专长的选项,最后两种是法力亲和的选项。

    相比领主类职业,柳宗一开始对于死神职业其实是很上心的,再加上当时阳城市第三中学的老师手上也有足够的资料,不像领主类职业,整个阳城市都没有几位,所以柳宗多少也知道像他这样阴属性武力与法力亲和的玩家,就职死神时会遇到什么样的选择。

    根据柳宗的判断,武力亲和的两种选项,一种是强化长柄武器战斗,一种是强化虚化身体,法力亲和的两种选项,一种是强化抽魂与拘魂的能力,另一种则是强化一击必杀的死亡一指之类的能力。

    至于三个职业专长,则分别是死者审判型,死者引导型与死者救赎型。

    这三种分别是对亡灵仆从的不同处理与理念,当然这里面也有对于死神的不同理解。

    柳宗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定下的目标是走死者审判型的死神,这种死神掌握着亡灵仆从的把柄,控制的是精锐亡灵,自身也有镇压死者的能力。

    不过柳宗现在却没有这样的选择,因为他考虑到自己要回到游戏世界去,只要能解开身上的封印,他的职业就会重新回来,所以这里面更合适的是死者引导型的死神。

    这种死神对于冥界来说,没有那么大的权限,没有控审判或是救赎死者的权利,但这却正合柳宗的意,因为冥界七杀从一开始的【黄泉路】,到现在的【忘川途】,再到柳宗后面差点打出来的第三招,都有着带领亡灵通过冥界走到最终归宿的意思。

    至于武力亲和那边,柳宗选择的是长柄武器强化,他可不想把自己的身体变成虚化的,那样血脉转化都不太好转化,至于法力亲和那边,柳宗没兴趣玩什么拘魂之类的强化,他要的就是一击必杀。

    做出了选择之后,柳宗就开始刚刚注入体内的阴气,这也是没有系统数据化的坏处,如果有游戏世界里,柳宗只要选择就好,现在他却要一个个试过去,看哪个是他所需要的选择。

    还好柳宗这个时候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没有选择错误,很快三项天赋就做出了相应选择。

    同时柳宗感觉到一个好消息,死神这个职业会比龙领主职业简单太多了,最少他不需要一分钟的时间把自己的沧龙要塞转化成三种冥界龙形态。

    同样柳宗也不需要为了天赋转化而更换武器装备什么的,三个死神天赋之间的切换只需要一秒钟的时间,甚至在熟练的情况下,还可以做到战斗中切换。

    当然现在的柳宗还做不到这一点,刚刚完成就职的他,直接先把自己的天赋切换到了死者引导型死神上。

    这个时候强化僵尸也已经站了起来,刚才他是做为阴气中转的中介存在的,也受到了阴气的影响,只不过这种影响对于强化僵尸来说有些过火了。

    之前强化僵尸的强化方式是以纯阳的力量转化成纯阳属性的僵尸,在这么多年的成长过程之中,强化僵尸体内的阳气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其实此时的强化僵尸已经达到了Lv3(12星)的水平,现在他就只差最后一步,便可以踏入Lv4的行列了。

    但是强化僵尸一直都没有找到踏出最后一步的路,反而因为不停地吸收与积累纯阳之力,身体也变得火热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火属性的肌肉怪。

    这次因为柳宗的原因,强化僵尸受到了受到了三方面的影响,首先自然是强化僵尸现在有了职业,是柳宗死神手下的专属亡灵仆从,至于他以后是做提灯引路人呢,还是做冥河摆渡人呢,都要看柳宗的意思。

    但有了职业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有了职业的强化僵尸力量会有一次梳理过程,让他变得更合乎柳宗的需要。

    第二方面自然是现在所在的位置,这里是现实世界,就算已经幻想化了,但无法改变现实世界这个事实,也无法改变强化僵尸一下子突破了紫色水平,步入淡金得到了自己灵智这一个事实。

    如果说之前强化僵尸只是靠着本能与柳宗的安排修行,那么现在强化僵尸已经知道自己要怎么走了。

    第三方面就是刚才转入到柳宗体内的阴气,如果是在游戏里,这就是一分经验与系统的恭喜,但现在是在现实世界中,这些力量通过强化僵尸进行中转,虽然大部分都被柳宗得去了,但强化僵尸多少也得到了一些。

    在这三方面的影响之下,强化僵尸的身体就好像被激活的火山一般,一下子就炸了开来,在如同太阳一般的炽热光芒下,柳宗看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强化僵尸从白光中走了出来。

    之前的强化僵尸是大光头,全身发热的古铜色肌肉,脸上贴着一张黄纸条,一对尖锐的犬牙露出了嘴角。

    而现在的强化僵尸虽然还是一个大光头,但个头明显变小了许多,原本近两米高的个头已经缩水到了一米八左右,身上的肌肉也已经消失不见,皮肤变得看起来像是白骨一样白色。

    他的脸上没有贴着符纸,而是在他的光头上用黑色的纹路刻下了一个‘镇’字。

    同时在几处关节与背部脊椎位置,还可以看到刺破皮肤的细小骨刺,让人第一眼就感觉到,这是一位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