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柳宗与槐安国的那些城市之间冲突进一步加深,现实世界的幻想化速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也不能说现实世界星球幻想化的速度变慢了还是变快了,只是有些地方幻想化已经完成,有些地方幻想化的力量却在减少。

    而这也引起了星球内部的不平衡,一时间山崩地裂的,大地板块都在震动。

    同时大量的森林树木倒下,又有各种古怪的植物在倒下的树木边上生长而出。

    这样的异动自然也被困在峡谷中的烟气感觉到了,此时的他正盘算着是不是要提前逃出困住自己的峡谷。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地震又一次袭来,把柳宗当初放回人像脖子位置的铜灯给震到了地面。

    就在铜灯被震出的一瞬间,一道清光在人像脖子位置一闪而过,随后被震入到淤泥里的铜灯无风自亮起来,一个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为清烟的怪人就这样出现在铜灯之上。

    与柳宗之前在幻想宝石里见过的那些精灵不一样,这位虽然皮肤一样是青色的,但他身上有着许多古怪的魔纹,这些魔纹虽然比较淡,但他每往前飘出一步,身上的魔纹都会发生一些变化。

    这位怪人扭头看了同样被柳宗放在脖子上的一对眼珠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化成了一道清风卷起了淤泥中的铜灯便飞出了峡谷。

    在这怪人往峡谷上方飞去的时候,一道阳光正好从峡谷的缺口中直射下来,照在了人像胸口的指甲盖上。

    指甲盖发出了一种带着古怪波动的光芒,这光芒迅速地笼罩住了整个峡谷,正往上飞的怪人受这光芒影响,竟然从空中直接掉了下来。

    在淤泥里滚了半圈,那怪人直接缩回了油灯之中,似乎想要躲避什么,但那笼罩峡谷的光芒却没有放过怪人的打算,在古怪的波动震动之中,才拼好没多久的油灯竟然慢慢地裂开。

    而那油灯也知道等整个油灯碎掉,藏身在里面的怪人也就会直接没命,所以在这波动之下,油灯竟然自动地震动起来,想要藏身入淤泥之中。

    但那光芒似乎锁定了油灯所在的位置,不停地针对油灯进行一波又一波的扫荡。

    眼看油灯就要被炸开时,地面又一次发生了震动,地面竟然裂开了一条缝,油灯也不知从哪来的动力,一个弹起便从淤泥从弹入到那条地缝中去。

    那光芒似乎想要追下去,但却慢了一步,油灯落入到地面之后,地下竟然传出了一声的轰鸣,接着刚刚裂开的地缝竟然强行合上了,那光芒再也无法照到油灯之上。

    现实世界的变化,柳宗并不知道,但他却有一些不好的感觉,因为此时的柳宗刚刚击杀了一队来追杀他的蛇妖,正把这些蛇妖送入到冥界去。

    却感觉冥界的大门似乎有些不太好打开了。

    这种感觉柳宗在就职死神之后就没有遇到过,还好柳宗有系统的学习过一些东西,他只是一瞬间便明白过来自己遇到了什么情况,这是冥界控制权归属不确定而产生的原因。

    如果是在普通的游戏世界,那就是有人想要独占冥界,而在这个幻想宝石里,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一点,有外人或是活人进入了冥界。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完全是因为眼下的冥界只有柳宗这么一位死神,而柳宗之上也没有其他冥界管理者之类的存在,等于柳宗一个人就可以控制住整个冥界的所有运行。

    而进入冥界的灵魂,也全部都是柳宗送入鬼门的,这等于这些灵魂全部打上了柳宗的烙印,虽然他们不是柳宗的亡灵仆从,但他们不会与柳宗发生冲突,那些鬼魂与柳宗的关系,就好像游戏里的NPC与玩家的关系一样,只要柳宗不主动出手,他们几乎是无害的。

    而眼前这样的异常,分明就是有外力进入冥界,而且想要占据冥界控制冥界所产生的反应。

    发现这个情况,柳宗马上便主动进入了冥界寻找起来,他并不想阻止他人占据冥界,但死神这个职业与他后面的道路息息相关,柳宗必须与这位好好地谈一谈,以保证自己的利益。

    如果这位不想让出部分利益给柳宗,柳宗不介意占着冥界是自己的主场,把那位跳进来的家伙给干掉。

    至于为什么不是一开始就把这个家伙想给干掉,独占冥界,完全是因为柳宗打算有着足够的实力便离开这个星球,不想被绑定在这个星球的冥界上,成为这个冥界的专属死神。

    那样就等于炒股炒成了股东,想要再脱手离开,就会变得困难不知道多少倍。

    柳宗进入冥界之后,也没有多想,直接便向着一个方向而去,对于冥界的情况,柳宗已经相当熟悉了,而且他对于冥界的气息相当敏感,哪里有什么不对,立刻可以感觉得到。

    所以在冥界之中,有一点异常,柳宗都可以直接发现,那位偷偷进入了冥界的家伙,根本就没有藏好自己,就被柳宗发现了。

    只是柳宗有些无语地看着眼前的情况,好半天之后才问了一句,“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错,出现在幻想宝石冥界的正是被困在人像之中的烟气,只不过此时的他完全变了个样,出现在柳宗面前的是一盏石制的油灯。

    而一个不高的石像正站在油灯边上,这个石像长得与柳宗之前在山壁上看到的人像差不多,只不过他身下并不是幻想宝石中那些精灵一样的烟气,又或者火灵那样的火焰,而是大量的碎石。

    见到柳宗出现,这位也吃了一惊,不过他随后有些嫌弃地问道:“这是你的地盘?”

    柳宗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你还没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没什么,只不过借着机会逃了一部分的灵智出来,结果被人追杀,藏身地下再通地地脉进行了几次跳转,没想到才到安全的地方就被你发现了。”石像有些不在乎地说着。

    不过从石制油灯上不多的黄铜碎片可以看的出来,这简单的话里面所蕴含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