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星空壁上无数光点,柳宗没有任何害怕,反而他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固定靶,正好合适自己用来练习掌握或是没掌握的招术。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自然用上了冥界七杀的招术,已经熟练了的【黄泉路】与【忘川途】就不用说了,新开发出来的【永生谷】与对立的【死魂渊】也在柳宗的练习范围之中。

    比起已经有样本的【黄泉路】与【忘川途】,【永生谷】与【死魂渊】要靠柳宗自己实验才行,他想了许多的方法,比如说像【阴阳镜】那样,放出大量的鬼门,并且把所有力量集中在一起使用。

    又或者在同一时间里,把【黄泉路】全套来来回回地使用等等。

    不过柳宗只能做到每一击打掉一片的星光,其他方面他就无能为力了,他一直想的新招术就是无法出现。

    这样来来回回地战斗一个小时之后,柳宗也失去了再打下去的意思,这里大部分的星光,都已经毁在了柳宗手里,整片星空壁上已经没有多少的亮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古怪的淡蓝色气息。

    这种气息柳宗已经比较熟悉了,这是烟气本尊的气息,这些日子来烟气没少在柳宗面前表现自己本尊的实力,柳宗多少记下了一些。

    此时的柳宗停下了手上的攻击看向了烟气那边,柳宗有一种感觉,烟气正在控制幻想宝石的所有权限。

    这是一个很少见的机会,柳宗自然不会错过对这一次事件的观察,在他看来这种高级别的权限斗争是平时他无法接触到的。

    比起柳宗还在实验自己的招术,烟气在那边打那个蛇球打的相当轻松,此时他还是石像样子,所以出手对付蛇球的时候就是一拳一拳地打下去。

    他每一拳打下去之后,都会把那巨大的蛇球给震开,无数蛇类尸体碎片从拳头打到的位置飞出,带着血腥、蛇腥、毒腥味四周乱喷。

    烟气一点也不在乎这些,每一拳出击之后,他都深处蛇球更深处一步。

    当柳宗停手之时,也正是烟气打散了整个蛇球之时,他手中抓着一条淡金色的小蛇,抬头看了柳宗一眼,挥了挥手中的战利品得意地说道:“看到了没,我已经拿到了。”

    柳宗一脸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的表情,在那里等着烟气下一步行动。

    还好烟气对于这一切早有准备,他伸手一撕就把那条小蛇给撕成了两半,这条小蛇看起来只有拇指粗细,但是撕开之后,却喷出了无穷无尽的鲜血,几乎是在一瞬间,半个空间就被血水给淹没。

    在这个时候烟气抬头对天空中指了指,“那用你最强的一招冲击那个位置,之后不要管其他的,往上冲就是了。”

    柳宗疑惑地看了烟气一眼,发现他眼中充满了肯定地神情,于是柳宗说道:“我需要准备时间。”

    “你想动用你那个需要穿过许多鬼门的招术?”烟气摇摇头说道,“那招不是最强,反过来用,那招反过来用才是最强的。”

    柳宗脸色一变,自己只是使用了几次,没想到烟气把冥界七杀的招术全部都看在眼里了,而且还判断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柳宗犹豫了一下,踏着银质小翔龙便飞了起来,同时他手中的长矛平举着,直指着正前方,口中不停地念着反戈一击的咒语,每念完一句在柳宗的长矛之前便多出一个虚幻的鬼门。

    银质小翔龙在血水上盘旋了一圈,便迅速地向着天空中烟气所指的方向飞去,这时在长矛之前,鬼门的虚影已经出现了近十个之多。

    这正是【阴阳镜】招术反而来用的效果,只不过以此时柳宗的实力,能在长矛之前放出这么多的鬼门已经算是他全力出手的结果了。

    不过柳宗发出这一招的时候,他也感觉到这次与【永生谷】那一击的不同,【永生谷-阴阳镜】那一击是把鬼门中所有的阴气全部引出来,在最后转化成纯阳的力量。

    而这一击却正好相反,是把柳宗体内所有纯阳的力量全部注入到鬼门中去,转化成最纯的阴气。

    如果说永生谷那一击是凝聚,那么死魂渊这一击就是扩散,而永生谷最后把整个城市凝聚到长矛尖引发大爆炸,死魂渊这一击则是把所有能量向外扩散,所有被这能量沾到的一切,全部都会顺着一起转化为阴气。

    最后当整个世界全部被阴气所沾染时,一切瞬间爆发,所有的一切全部毁掉。

    当然柳宗估计过去,想要做到这一步最少需要有Lv7以上的实力才行,现在的柳宗能一击毁掉一个城市已经算是不错了。

    而在这个空间之中,柳宗这一招倒是相当的有用,毕竟这个空间并不大,而且柳宗的目标也不大,在鬼门的虚影出现到第十三个时,银质小翔龙也飞到了极限。

    柳宗把长矛往前一支,长矛前的所有鬼门直接散开,化成了灰色的气息沾上了空间的上空。

    接着那灰色气息在空间壁上来回闪动了两下,从灰色变成了一种天空的白色,之后不等柳宗反应过来,一股强大的力量以柳宗刺出的那个位置为中心向外扩散着,让整个空间不停地向外扩张。

    原本空间壁不够了,空间中红色的血水就补充上来,接着柳宗感觉到这个空间迅速地扩大着,似乎开始向外扩张,好像开始占据着幻想宝石所幻化出来的空间。

    这个时候幻想宝石内部最后几个城市正在具现化呢,这个空间这么一扩张,自然就引来了能源的波动。

    这几个城市本来就没有蛇妖大祭司的保护,这么波动一下,自然也就没人了具现化的必要,同时外界的能源与幻想宝石自身的能源与在波动之中混合。

    三种完全不同甚至相克的能源充斥着整个幻想宝石,接着柳宗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好像在飘,好像越升越高,好看到了半空中,好看看到了幻想宝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