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强化僵尸跳到穿山甲身上,牛头人黑山老鬼一脸我就猜你会这样的表情,他大声地吼道,“果然是击败了百名鬼王的高手,你应该就是被打败的鬼王吧,我告诉你我也算是一方鬼王了,如果你愿意投靠我,我可以把你从那个家伙手中解救出来。”

    黑山老鬼的声音并不大,本来只有强化僵尸与黑山老鬼可以听见,但怎么说柳宗也是强化僵尸的主人,虽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但是那里面的意思还是直接传到了柳宗手中。

    这一下柳宗也郁闷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黑山老鬼跳出来堵路会是这个原因,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但现在已经打成了这样,就算有误会也没办法,柳宗相信就算自己停下来,黑山老鬼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所以柳宗直接就对强化僵尸那边发了一个信号,让他全力出手,把对方给干掉。

    强化僵尸一开始正在与柳宗交流,所以面对黑山老鬼时出手明显弱了几分,这里面的区别黑山老鬼也是能感觉出来的,他还以为自己说服了强化僵尸呢。

    柳宗这边一下仅,强化僵尸全力出手了,此时的强经僵尸把自己纯阳的力量发挥到了极点,就是用两个拳头一拳拳地打在了黑山老鬼的身上。

    强化僵尸的拳力并不怎么样,不过作为死神仆从的他,对于亡灵有着先天上的克制,再加上纯阳属性的问题,可以说黑山老鬼打的相当憋屈。

    但他又没办法闪避什么的,他的穿山甲就在脚下,而且这是他的根本,如果他真的跑了,能不能跑得掉还是另说,失去了根本,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没办法之下,黑山老鬼不得不正面与强化僵尸硬拼,在这个时候柳宗也看出了一些问题,黑山老鬼的战斗风格很怪,他本来不应该是用战斧类武器的,但他现在却用了,而且用的很顺手。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壮汉在战场上用绣花针一样,相当的诡异。

    柳宗慢慢地想了想,最后明白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了,那把战斧原本应该不属于黑山老鬼的,应该是他打败了一个与他差不多水平的敌人,并把敌人封印入这把战斧之后的效果。

    把敌人封印到其最熟悉的武器里面,自然会让武器使用者掌握使用这种武器的方法。

    但这种掌握明显与自己一点点练习起来的掌握不一样,所以柳宗在看黑山老鬼的时候才会有这么一种怪异的感觉。

    这样一来,柳宗自然也发现了黑山老鬼身上还有一些不太对的地方,像是牛头还好一些,但他鼻子上那个孔明显有着好几张鬼脸在。

    还有手上的护腕并不是一对的,还有……

    柳宗一点点地计算着,慢慢地他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在冥界的时候他听说过一个传说,那是从地府那边传来的传说,地府是不管游离在他们体系外的那些鬼王的。

    所以那些鬼王如果没有占据到好地方,混的并不是很好。

    但这些鬼王却有一个机会,只要没有加入地府的体系,却在地府的地盘,他们只需要吞噬普通灵魂百万,再融合鬼王百名,就有机会让地府专门为他们建一个新城。

    柳宗不太了解地府的体系,不知道专门建一个新城是什么,对于鬼王又有什么意义,但很明显这位黑山老鬼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他只要再击败一位鬼王就可以做到这点了。

    所以当柳宗从他的地盘路过时,他直接就把柳宗当成了鬼王,想要干掉柳宗。

    至于一开始他所说的那些,全部都是借口,想要打压一下柳宗的士气什么的。

    明白这点的柳宗也有些无语了,这次的事情完全是无妄之灾啊,但现在两人算是硬干上了,两边都没有撤手的可能。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终于亲自出手了,这一次他还是站在沧龙要塞的鼻尖位置出手的,因为只有真正站在沧龙要塞上,他的战斗力才能发挥到最大。

    不过此时的他动用的是【忘川途-奈何桥】,在丧心病狂这个咒语的作用下,黑山老鬼身上的那九十九件古怪的装饰或装备竟然暴动了。

    接着黑山老鬼面看强化僵尸的时候,有着一种当初死亡时那种,无法回头不得不向前走,却又不想往前走的感觉。

    那个时候他每走一步,身体就会被撕开一块,如果不是家传的一件东西保住了他最后的一点灵智,指不定他就与外面的那些亡灵一样,变成不停往前走的家伙。

    但现在重新面种这种感觉时,黑山老鬼却有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似乎自己的一切都不是他想要做的,而是命运推动他去做的一样。

    黑山老鬼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丧心病狂这个魔法的影响,本来这个魔法是让中咒之人主动攻击身边所有活着的东西,也不管自己身边是敌是友。

    但在柳宗的改动下,再加上【忘川途-奈何桥】这招的威力,才会带来这样的效果,让黑山老鬼这位不知道死了多久的鬼王,失去了最基本的心境。

    这样的机会强化僵尸自然不会错过,作为一名亡灵仆从,强化僵尸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的生死问题,再加上他原本就是柳宗的肉盾,更是习惯了直接往前冲的战斗风格。

    眼下的局面对于他来说,算是刚刚好的一个机会,强化僵尸直接扑到了黑山老鬼身边,抓住黑山老鬼的牛角,纯阳之力像是不要钱一样注入黑山老鬼的体内。

    接着奈何桥的一击也最后在黑山老鬼体内爆发,在黑山老鬼皮肤表面竟然涌出了大量的鬼脸,最后皮肤表面竟然慢慢地裂开了,大量的阴气与鬼气从他体内涌出。

    这样的情况让柳宗看的有些意外,随后他明白过来,这是被黑山老鬼融合掉的那些鬼王的反击,只不过这样的情况看起来相当的不对,柳宗没有多想,放手就转接了一招【眼前岸】,相当精准地从天空打中了黑山老鬼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