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那一击相当的精准,甚至在外人面前出现了一个柳宗踏着冥界翔龙战斗的虚影,那样子与柳宗真正出现在黑山老鬼面前没有什么区别了。

    自然这一击的威力也就没有任何的减小,一击下去黑山老鬼便被打飞出去,重重地摔到了附近冥河岸边。

    接着黑山老鬼便直接炸了开来,爆炸的威力掀翻了附近整片的土地,甚至在冥河岸边炸出了一处毕竟小的湖泊来。

    随后柳宗看到,大量的灵魂从那湖泊中飞了出来,向着四面八方飞去,可以看的出来,这些灵魂的本质都比较凝实,应该是那种一开始比较强大的鬼王。

    但他们大部分都残缺不全,飞出来之后,身体颜色就越变越淡,最后消失在了不远处正向远方走去的亡灵群中,再也没有看见。

    对于那些鬼王最后的结局,柳宗也只是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如果此时他让沧龙要塞出手,肯定可以把这些鬼王的灵魂吞下,再用一些手段,制作一些强大的士兵或是追随者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但柳宗却不愿意这么做,一方面是有些担心这些灵魂里面还有他们的灵智,万一他们反应过来,反噬的几率是相当大的。

    另一方面,他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此时他们已经变成了普通的亡灵,这对他们已经是最大的打击了,再被柳宗吞噬掉,那也有些太过了。

    柳宗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这样的事情做多了,他以后在冥界的行动将变得不很不顺利。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感觉,柳宗最后也没有吞噬或是融合那些残魂,而是等着那些残魂全部散去,才让人从湖中拖出了一个牛头骨,将之转化成装饰品安放在了自己的焦黑长矛上。

    柳宗把牛头骷髅放在焦黑长矛上的一瞬间,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正盯着自己,但他往那边看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随后柳宗摇着头笑了笑,他现在正在沧龙要塞的禁锢王座上呢,四周是重重的防御与浓重的黑暗天幕,怎么可能有人能远远地盯着自己呢。

    摇头把这个想法甩出脑海,柳宗便开始指挥着亡灵种族打扫战场,收拾部队归位。

    这一战柳宗的部队损失并不大,反而追随者们一开始盯着黑山老鬼打,有许多近战型的追随者都已经战死,正在祭坛那里等复活。

    对于这一点,柳宗还是比较郁闷的,因为他的祭坛就这么一个,每次只能复活一位追随者,这也是游戏世界的奇葩规则,就算有多个祭坛,也只能提升复活追随者的速度,每次复活一位追随者的规则是不变的。

    所以大部分的玩家,对于追随者的数量才有所控制,否则不停地复活,不停地复活,烦都会烦死玩家。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玩家对于追随者的态度是相当的小心,派他们出手总是小心地计算着成功率,这样才不会影响追随者的成长。

    柳宗这一次如果不是要面对强大的敌人,他也不会选择一口气放出这么多的追随者去拼命。

    现在的结局就是这样,这些追随者得到了成长,同时他们也迎来了死亡。

    倒是这一战强化僵尸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在柳宗把黑山老鬼给打出去的一瞬间,强化僵尸从黑山老鬼的身上抓下了一块纯黑色的宝石一样的骨头。

    对于这块骨头的作用,强化僵尸研究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有不对的地方,不过他总感觉这块骨头与自己以后的成长有着相当大的好处,所以他直接告诉了柳宗一声,便把这块黑色的骨头安放到自己身体里去了。

    对于强化僵尸的举动,柳宗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强化僵尸已经达到了淡金色品质,已经有了自己的灵智,他总会为自己的成长考虑,只要不与柳宗的利益发生冲突,淡金色的追随者想要做什么,柳宗都是以随他们去的态度来对待的。

    再加上柳宗此时正指挥着手下的亡灵种族处理那巨大的穿山甲呢,虽然半融化在穿山甲身上的亡灵跑掉了大半,但那些完全融合与融化在穿山甲身上的亡灵还是有很多。

    柳宗的手下整整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把这只穿山甲给拆成了碎片,大部分的血肉转化成了各种品质的阴属性物资,至于穿山甲的鳞片与骨头都拆成了一块块地送到了沧龙要塞内部去充当建筑材料去了。

    等把这里的东西都处理好之后,柳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带着沧龙要塞跳入了冥河之中,逆流而上去寻找合适离开的地点。

    在跃入冥河的时候,柳宗还是在那里安慰自己,这次遇到黑山老鬼只是一个意外,冥河这段路还算是安全,最少比在冥界的陆地上飞行要安全一些。

    但柳宗万万没有想到,自从遇到了黑山老鬼之后,他的冥河逆行一直都不是那么顺利,每在冥河中游上一两个月,就会遇到强行把他从冥河中打出来的鬼王。

    这些鬼王全部都是一上来就大招,也不给柳宗解释的机会,让柳宗不得不全力出手,最后才把这些鬼王给干掉。

    最让柳宗无语的是,这些鬼王一个个都已经快要达到地府的标准,每位都是差上那么一两个鬼王击杀就可以得到一个地府城市的管理权。

    虽然他们的等级并不高,但每位都有着自己的手段,柳宗打起来也相当的累,特别是他手下的追随者,原本就还有很多在排队复活中,经过了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战斗,现在可以直提出来用的追随者就越来越少了。

    在后面的几次战斗中,柳宗甚至不得不自己出面指挥战斗,才把这个差距给拉平过去。

    每次战斗结束之后,柳宗都有计算一下这次的收获什么的,但他明白再这么打下去,就算有再多收获也没用,这些收获没有办法马上转化成战力,而他的敌人却越来越强。

    也许再来一两次,柳宗就不得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整一段时间才能上路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柳宗好几年前派出去的战舰骨龙们带着他们的收获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