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在原地转了半天,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好,这样的表现让他变得十分的与众不同,毕竟其他人都是拿到了头盔就回家去了,像柳宗这样漫无目的地闲逛的可是相当的少。

    所以很快就有几位围到了柳宗身边,询问他的想法,柳宗注意到这是一些游戏工作室的外联人员,如果是平时,他们也许不会接触柳宗这样的业余玩家,在他们看来这些业余玩家玩游戏就是为了一个爽。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世界审判》明显提出了一个口号,在游戏中生活,成游戏中成长。

    这说明这个全息游戏绝对会成为全世界的游戏,那么每多招收一个玩家,工作室就会壮大一分。就算这位玩家是散人,是休闲,是业余玩家都无所谓。

    对于他们的搭话,柳宗也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很乐意地听一下四万年前工作室的情况。

    也不得不说四万年前的玩家们,虽然看不明白后来的发展,但他们对于自身所处的时代还是相当了解的,他们知道怎么才对自己最有利,怎么样才合适工作室的发展。

    像是什么打金啊,外围散人啊,种种条件他们都提出来了,一个个详细的让柳宗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古人如此的拉拢。

    还好最后柳宗表示自己只是想要去找一个地方吃点东西,并不是漫无目的乱跑,这些人才放过了柳宗,不过就算如此,柳宗也收到了相当多的传单。

    带着这些传单,柳宗并没有急着去寻找自己的住房,柳宗感觉这个世界有着太多有意思的东西,反而游戏才不是这个世界的重点。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很随意地四处转了转,他发现正如同他所想的那样,就在柳宗居住的这个城市里,他遇见了许多历史书上所说的传奇玩家。

    就好像之前排队时遇上的任星渊就是一个例子,在事后柳宗还遇到了赵家的老祖,一直没有排入过五帝的他,其实也是从第一代游戏开始就一直存在的,只不过他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通过游戏赚钱,所以在战斗方面并没有那么出名。

    再之后柳宗还见到了在前游戏世界前两万年前一直排名第一,压住任星渊一头的星帝,当然这位星帝也是大宇宙的建立者,两万年前消失,这才让任星渊有机会上位。

    再有游戏历史中女性第一人第一任女帝等等,也一一出现在这个城市。

    如果柳宗再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他就真的太笨了。

    这种幻想宝石,说是让Lv4玩家了解游戏开始的那段历史,还不如说是那些Lv9大能理念的一个投影,玩家们在这个世界里与四万年前的大能一起游戏,一起战斗,慢慢地受到那些大能的影响,认同他们的选择。

    这样大能就可以借着一个机会,拉拢到与自己理念相合的盟友,如果这位盟友能成长到Lv9就更好,就算成长不到,那么高的水平,手下、战友、门客也是这些大能所需要的。

    像那些守卫在青帝通天星域边境的强者们,他们真的只是为了一些工资守在那里吗?

    想来这里面应该也有与当年青帝一同战斗过的‘友谊’存在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柳宗对游戏反而没那么好奇了,他倒是想要看看,在这个大众版的历史中,会有多少位大能留下了印记。

    不过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空慢慢灰暗下来时,柳宗的行为也被大能们留下的印记注意到了。

    当然这些被留下的印记连分身都不算,只能算是一个投影或是记忆的一部分,在发现柳宗与众不同时,他们也没有想太多,只是对柳宗这么晚了,还抱着一个头盔不进入游戏比较好奇。

    最后一个喝着酒的中年人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柳宗的面前,他努力地睁了睁眼问道:“你没有去玩游戏?”

    柳宗看了中年人一眼,正想说些什么,却感觉这位中年人那醉醺醺的眼中似乎带着一些什么,同时他的样子好像比较熟悉,于是他立刻改口说道:“忘记家在哪了。”

    中年人一听也是一愣,随后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想要做什么呢,竟然连家在哪都忘记了,真是好有本事的孩子。”

    柳宗一听也不由地顶嘴道,“那大叔你呢,我记得我好像见到过你排队,怎么你会在这里喝酒?”

    “那游戏我不喜欢,进去玩了一下就退出来了,不过这样的全息游戏都能出来,也许有一天,会有我想玩的游戏被设计出来吧。”中年人笑着说道。

    这一下柳宗也有些好奇了,他连忙问道:“大叔想玩什么样的游戏?”

    中年人又喝了一口酒,举起手中余下的半瓶酒大声地说道:“我要玩战争类游戏,我要有自己的城市,我要指挥大战役,我要成为世界之王。”

    吼出了这些之后,中年人心情似乎好了些,不过他回头看了柳宗一眼,发现柳宗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刚刚喝多了,你不要见怪啊,其实我不喜欢那种游戏是因为我已经废了,你看到我的手没,不管有没有喝酒,我的手都在抖,在现实世界中还好,不影响生活。

    但是在游戏里,我怎么战斗,那些全息游戏不合适我,我只合适坐在电脑面前,泡上一杯咖啡,慢慢地玩家缓慢而又考验智慧的游戏。”

    说到这里,中年人又缓缓地喝了一口气,“本来我是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跑出来的,但我有些气不过,为什么没有合适我的游戏。”

    柳宗就在那里看着中年人一面喝着酒,一面絮絮叨叨地说着醉话,脸上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情。

    因为柳宗已经看出这位中年人是谁了,他是花了二十年心血以六十高龄设计出第一款战役类游戏,为领主类职业奠定了坚实基础的领主类玩家第一人,坟场魔李彬,虽然他止步于Lv5,但领主类玩家的第一课就是学习他设计的游戏《英雄无敌-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