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真灵化身之后,叶青让吴胜他们记录了一下柳源的各种数源,并且测试了一下这种方案的可行性。

    大约折腾了两天左右,车宏义他们才算是收集到了足够的数据离开,等吴胜他们都走了之后,叶青才再次出现,这一次与之前那次一样,他还是只在虚空中呆着,并没有进入柳宗的这块幻想宝石。

    看着正接手控制‘森林幽谷’的柳宗,叶青直接说道:“本来是要用你这块幻想宝石充当载体的,但我知道如果我拿走了这块幻想宝石,你的领域就会有一点缺失,所以我另外找了一块,你让你的真灵化身进来吧。”

    柳宗抬头一看,发现在虚空之中,叶青手里拿着一块拳头大小的幻想宝石,这块幻想宝石并不是那种标准型的,想来应该是青帝的私人藏品。

    柳宗还在那里发愣,他便感觉自己被一种强大的力量往上一拖,可是他本人又没有移动。

    还在疑惑的时候,柳宗发现柳源已经从他身边离开,同时似乎被送入到一处相对比较小的空间里。

    柳宗感觉了一下,这个相对比较小的空间指的是与正常的游戏空间进行比较的,大部分核桃大小的幻想宝石,都可以放大成中型游戏地图。

    但叶青手中那块幻想宝石明明有拳头大小,但打开的空间却只有一处足球场大小,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四周的光壁,那种厚重凝实的感觉让人怀疑,是不是整个幻想宝石都是被这种光壁所充斥着。

    也许这就是叶青的手段吧,只有这样才可以把柳源安全地送到那位神灵的地盘吧。

    至于后面的事,柳宗就不怎么清楚了,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感觉自己的基础还是差了一些,许多事情都不知道要怎么选择才好,这是一种见识障,是因为柳宗不肯定自己前进的方向,在面对众多选择的时候不能坚持本心。

    现在柳宗需要的是扎实自己的基础,明白自己下一步要怎么走,同时吴胜他们也不希望柳宗再四处乱跑了,因为这次的实验虽然有了比较不错的开局,但柳宗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管理这些城市了。

    眼下却也是个好时机,他可以像之前一样,把一切都安定下来,好好地管理城市,消化处理这段时间的收获,毕竟这里面有许多东西算是意外得来,并没有与柳宗自己的路线相合,他需要把这些收获转化成自己可以使用的力量,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以后的道路。

    至于新得到的真灵化身,柳宗真没有太多的想法,他与柳源相处只有两天时间,虽然两位是一体的,但并没有影响对方职业路线方向的可能。

    甚至柳宗现在连以真灵化身弥补自身不足的机会都没有,他只能感应到自己的真灵化身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他都无法直接交流的地步。

    而在柳宗无法感应到的某片宇宙中,五个巨大的星域正相互交战着,这五处星域情况各不相同,但每个星域都是一种颜色,分别为黑白青红黄五种颜色。

    只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能在星域间战斗的并不是凡人,而是一些可以自由来自于星际的修行者,他们的能力也各有不同,同时也影响着他们出生的星球,毕竟每一位修行者,都需要大量的资源。

    而一些野心家也从混战中看到了机遇,他们不甘再潜伏于众,他们开始了自己的战斗。

    在某个以青色为主的星域之中,某处只有七八颗星球的星系里,其主星上也正经历着一场这样的叛乱。

    与游戏世界不一样的是,这个世界没有办法做到全民修行,大部分的平民根本就不知道星空宇宙中有着什么,在他们眼里与他们息息相关的就只有方圆十余里的主管神灵,还有县城之中的百里候。

    至于更高级的存在,平民们是知之甚少。

    但对于一些有来头的大家族来说,他们知道的就会多一些,比如说多国国君发生意外,镇守各处藩镇的将军纷纷起事,又有一些权相独占朝堂。

    一时间每个星球每个国度都是龙蛇陆起,混乱异常。

    如果细算的话,会发现这一切大约是从十余年前开始的,那一天整个宇宙的神庙都受到了震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离神庙而去。

    再那之后,一切就开始混乱起来,不管一开始的规则是什么,从那天开始规则就再也不见了。

    当然这里面也不是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在了王朝之上,根据这些星球原本的规则,占据了一片大陆的国度才能算是王朝,占据了整个星球的才能算是帝国。

    这两个只有大家族才会有想法,而小家族则不一样,他们看的清自己的位置,都没有重建新王朝的打算,他们只是想扩大自己在州、郡、县的影响力,为以后的争龙打下基础。

    在某个小王朝伏国的余郡中,原本是源、李、季三家独占余郡,相传这李家与季家本是一家,只因一些小事,最后分成了两家。

    但这两家合起来却没有源家一家占的县城多,这里面除了源家本身的实力以外,还有一点便是源姓。

    相传源姓是来自于某位神灵的后代,虽然传说已久不可查,但从大部分王朝开国皇帝都会想办法与源姓扯上关系便可以看出,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所以这种敢明目张胆说自己姓源的家族,背后肯定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如果是在平时,源家那是稳如泰山。

    但现在正是龙蛇陆起的年代,源家反而成为一些势力眼中的蛋糕,毕竟源家的血脉相当值钱,不管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好,还是融入家族血脉也好,都是不错的选择。

    也正因为如此,源家受到了来自于各个方面的压力,终于在三天之前家族被灭,只有少数几位子弟在家族忠仆的保护下逃了出来,向着家族几百年前安排好的后路方向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奔逃的一小队人马突然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