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夜之中,急奔的小队已经相当引人注意了,这突然停下做出防御姿态,自然引起了一些反应。

    小队正中的一位十四五岁少年,擦了擦头顶的汗水小声地问道:“缚叔,发生了什么事?”

    除去这位少年以外,整个小队还有四名三十余名的男子,他们统一打扮,都是身披皮甲,左手提着木盾,右手提着青铜长戈。

    少年这么一问,站在最前面的那位中年男子便小声地说道:“十三少,前面有埋伏。”

    少年还没发现哪里情况不对,守在少年身后的一名男子便说道:“十三少,如果战事真的不利,就发动玉佩里的传送力量,那玉佩还能再用一次,把你送到五十里外的空地去,等到了那边,你自己小心前进,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可以赶到居风关。

    到了那里就可以找到二老爷,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

    少年并没有急着说不要或是什么,而是一脸凝重地问道,“事情很严重吗?”

    站在最前面的中年男子点点头,“很严重,来的是武卒。”

    少年犹豫一下,咬咬牙问道,“那我们现在还能否组成丁阵拼上一拼?”

    中年男子摇摇头,“没用的,武卒战兵本来档次就要高于家丁,而且他们都是五人一伍地行动,人数又比我们多出一人,就算组成丁阵也无法抵挡,而且数量不对。”

    “什么数量不对?”少年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时一个古怪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所说的数量不对指的是我们来的并不只有一伍武卒,而是三伍。”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少年注意到从正前方现左右两侧后方各走出了五名重步兵,他们身皮铁甲,手持铁盾长矛,腰间挂着一把短剑,看起来相当的壮实。

    少年知道这正是三大兵种中的武卒,说起这三大兵种,其实是正卒的一个小分类。

    根据士兵的来源与训练情况,分为了武卒、战兵与家丁三种,至于再弱点的则被称为义勇与足轻,都不入流只能充当预备役来用。

    在这三大兵种中,家丁属于大家族特利,从小训练强化,但他们只能使用木盾、皮甲与青铜武器,一小队不能超出五人,以此来表示比国家正规力量要弱。

    而武卒与战兵则是训练方向的不同,武卒为重甲兵,以盾矛出名,主防与困,当然如果人数占便宜,充当主攻手也是可以的。

    战兵则是主攻,他们身上也是铁甲,但为轻甲,不带盾牌,而带着大型陌刀,刀光一闪,往往敌人就被切成两片,是相当强势的攻击兵种。

    眼前三支武卒小队的出现,让少年感到了一阵的不安,这分明就是有军方参与到这次的行动中来。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家族安排好的后路又有多少可以保存下来,特别是镇守居风关的二叔,他那边的情况又如何。

    少年还在想着这事,那边的武卒便已经围了上来,披着重甲的武卒们是没有冲锋的能力,但他们缓慢移动的脚步与阵型,却足够封死敌人所有退路。

    眼前就是这样情况,三小队武卒从四面包围上来,少年与四位家丁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如果只有一支武卒的话,这些家丁还会拼命把少年送出去,但眼下有着三支武卒,家丁们都失去了信心。

    面对这样的局面,少年反而没有任何的害怕,只是默默地从身后拔出了一支长矛持在手中。

    与家丁相比,少年从小便是以家将的方式进行训练的,为的便是以后成长起来,可以帮着家族管理家丁或是出仕军队。

    只不过少年并不是那种猛将之属,也不算是智将之类,他属于那种辅将,如果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最多就是做做后勤又或是军法官一类的职位。

    这样的安排并不代表着少年没有足够的战斗力,相反在这个时代,不管是管后勤的粮草押运官,还是军法官都要有着相应的战力,这才可以保证自己完成各种任务。

    少年之前那种表现,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完全训练完成,现在只算是个半成品,但真正要拼命的时候,少年是一点也不害怕。

    见少年拿出了长矛,四名家丁立刻变化了阵型,站在了少年身后,看样子就是打算以少年为核心,进行一轮冲锋。

    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武卒的战力高于家丁这是显尔易见的事,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在武卒没有包围起来之前,以武卒所不具备的速度冲出去。

    这就需要少年的安排与决断了,毕竟如果是四位家丁做主,那他们肯定会以保护少年为重,而以少年为主的话,他应该会根据眼前的情况进行判断。

    但是那些人在这里把少年他们给挡下来,肯定是不想让少年就这样逃走,毕竟源家也算是一块大肥肉,每一位逃走源家子弟,对于各大势力来说,都是一个种子,盯上了都不会想放手的。

    少年带着手下家丁正面冲击武卒的时候,那五位武卒把手上的盾牌一举,组成了一个盾阵,挡住了少年的去路。

    这时两位家丁冲到前方,身体往下一伏,少年与另外两位家丁踏着这两位的肩头便跳了起来,从正上方踏上了武卒的盾牌。

    同时做人梯的两位家丁也站起身来,借着前面三人踏开的空隙,把手中青铜戈直接砍了下去。

    五位武卒反应也相当迅速,毕竟他们的训练就是各种的配合,面对这一击,五位武卒竟然可以做到每人针对一位敌人,在最后关头刺出了一矛,至于青铜戈砍下来的攻击,他们直接就无视了,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盔甲可以挡下这样的攻击。

    而家丁们身上的皮甲却无法挡下他们一击,这样交换是不对等的。

    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他们只是奉命挡下敌人,而家丁与少年是要拼命,两者完全不一样,两位在后面的家丁竟然不管不顾,强行挤到了敌人身边,挡下了敌人长矛的攻击。

    当然他们的牺牲也不是没有收获的,除去用青铜戈划开了两位武卒盔甲空隙以外,他们还强行把少年与另外两名家丁给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