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源也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这条青狼会有这样的来头,想来那位真正的青风狼转生体,五六年后觉醒之时,他安排的一切全部都会消失,连根狼毛都不会得到。

    不过柳源马上想到了一件事,刚才在清理源方记忆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中用来提升实力的源粮里面,有一种叫作气运的东西。

    现在想来这东西应该与任务差不多,那青风狼转生而去,把自己的身体给埋在某个地方,当转生体十八岁觉醒的时候,触发任务,找到青风狼的身体,得到大妖级跟班一个,这是任务奖励,再有气运一部分,这个就如同任务经验。

    柳源把这东西抢去了,以后那位青风狼的转生者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柳源怀疑,青风狼的安排可能还不止这一点,应该会像是连环任务一样,完成一环再来一环的,如果能提前把青风狼的安排全部吞下,就算以后真的青风狼找过来,柳源也不害怕。

    想到了这里,柳源便明白自己要先把身份给定下来,只是源方他二叔一个人认为柳源是青风狼转生还不行,还需要拿出各种的证明才行。

    而青风狼特有的风系能力也是证明之一,如果是在之前,柳宗可是没有使用风系术法的能力。

    但柳源却不一样,在来的路上他已经慢慢地了解了德鲁伊的各种技能,现在已经到了他选择的时候。

    主自然平衡类法术副召唤系路线将是柳源成长的路线,而平衡类法术之中,月光一系与火焰一系暂时都不有用了,能拿出来的自然就只有风与雷。

    为此柳源只是眼睛一转,在他身边便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城墙上的那些士兵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源方他二叔却心有所感,直接对柳源伸出了右手。

    还未等他碰到柳源,一股围绕在柳源身边的轻风便把他的手给吹开了。

    这正是德鲁伊技能中的飓风装甲,只不过源方他二叔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感觉到柳源身边的轻风中带有一丝自然气息,感觉就好像丛林中吹过的微风一样,并且这风还在保护着柳源。

    这对于源方他二叔来说已经足够了,他大声地笑道:“好,好,果然是青风狼的风狼甲,当初青风狼在山中大战的时候,这风狼甲可是为他挡下了大部分的偷袭,你在这好好地休息,看二叔给你出这口气。”

    说完他便转身大叫道:“把李强的营帐给我包围起来,就说我要点兵,我倒是要看看,他拿什么来顶三小队武卒的缺。”

    与此同时,在边塞城下的营区之中,一名长的与偷袭源方那名刀手很像的男子正皱着眉头,源副将发出的信号,他又没有离开居风关,自然也看到了。

    同时他也收到了消息,源方乘着一只巨狼来到了居风关下,虽然没怀疑到十几年前消失的青风狼身上去,但他已经可以肯定,之前安排的事情失败了。

    如果只是没有堵住人还好些,源方一个人过来,这说明他手下的家丁已经战死,这就等于源方与自己派出去的部队接触过。

    三小队武卒实力他还是很了解的,四名家丁根本就不可能挡住三小队武卒的攻击,更不用说他还把他侄子给派出去了。

    现在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三小队武卒尽墨,源应源副将用这个借口来对付自己。

    这可是一件极危险又极麻烦的事,毕竟居风关的部队并不是他们的私兵,而是伏国的正规军,平时办点什么私事只要不被抓到还好说,抓到了就是个麻烦。

    更不用说眼下他派出正规军去截杀同僚的亲人,这更是军队中所不许的,只要被发现,马上便会被军法处从严处理。

    虽然没有什么诛三族那么可怕,但这人在军队中的所有痕迹都会被抹去,不但他的职位,他的心腹与亲人什么的也会受到相应处理。

    李强与源应两人在居风关争将军之位为时已久,可以说整个居风关里有三成是他李强的亲信,三成是源应的手下,余下的才是中立人员与军法官之类的存在。

    眼下只要事情一发现,李强手下心腹就会被赶出居风关,骨干被清理,普通士兵被打散混编,整个居风关就会落到源应手中。

    想到这样的后果,李强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他一咬牙叫了几个人进来,小声地说了几句。

    这几位都算是李强心腹与亲人,地位与被李强派出去的侄子相当,听完李强的吩咐之后,其中一位小声地问道:“将主,真要这样做吗?这万一被发现,李家都有危险。”

    “现在已经没办法了。”李强狠狠地说道,“源应那个老东西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肯定会带兵带人过来堵我,这么多眼睛盯着,我根本没办法立刻补上三队武卒的缺口,只要源应的侄子出来一指证,所有事情都完了。

    我们这么多年在居风关的心血就会毁于一旦,所以我们必须在事发之前自救。

    现在三队武卒未归,谁也不能说他们已死,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我们把源应的侄子干掉,再找个借口把时间拖上一天,李家就会想办法把这缺失的武卒给补上。

    到时我们还有与反击的机会,否则我们几个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我们要怎么把那个小家伙干掉?”

    李强想了想说,“我想源应应该会把那个小家伙带在身边保护,直接派人击杀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底气,还记得那个射雕者吗?”

    李强的几位手下想了想这才说道,“将主,那位可是关外派来的,要是用了他……”

    “只有关外的出手,才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李强咬了咬牙,“我主意已定,你们不用再说了,你去把这个事情安排下去,你去找军法官,拖住他的时间,不要让他跟着源应那个老东西一起过来,你去叫上我们的心腹,等那个小家伙死了,让他们缠住发狂的源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