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源应身后,柳源装出头一次进入军营的样子,老老实实地跟着主将走,他发现源应对于军营的控制并不是很到位,虽然已经发出了命令,但整个边塞之中只有三成的部队响应了源应的军令。

    这些士卒从各自的营帐中走出之后,在一些明显是校尉的带领下,老老实实地跟在了源应的身后。

    由于是临时召集,再加上又是在要塞之内,他们并没有身着重甲,不过各自的武器却已经拿在手中,有着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气势。

    带着这些人,源应很快便来到了位于要塞西侧的大营地附近,这里有着一座明显比其他营帐大一些的营帐,在那营帐之前已经有十余名的士兵正拿着阻止守在那里。

    可以从这些士兵眼中的神情看出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源应带来的队伍放在眼中。

    不过源应也没有把这些士兵放在眼中,他知道这些士兵是李强的亲兵与心腹,会跟着李强一条道走到黑的,至于其他营帐里的士兵,那些都是伏国的士兵,他们听从李强的命令只是因为规则问题。

    现在明显有大战要起,这些士兵可没有冲出来混战的打算。

    不过柳源有注意到,那些营帐中那些士兵还在那里探头探脑地看着外面的情况,似乎还有犹豫着什么。

    柳源这时倒是四下张望着,从这些士兵的举动就可以看的出来,这居风关内势力的分布情况,如果是在游戏世界中,这里最少有着三到四个势力,同时有两个势力明显是死敌,而柳源因为身份的关系,在其中一个势力中声望混到了尊敬,而在另外一个势力那里自然也就成了死敌。

    一面自我分析着情况,柳源一面感叹没有游戏数据的无奈,如果现在还是有游戏里,他有着无数种方法去考虑完成什么任务,可以提升什么声望,做了什么事,可以达到什么水平。

    现在却是在现实世界里,他必须把这样的习惯给改过来,不再用数据化去面对这样的局面,否则他真的会被自己给玩死。

    就在柳源盘算着这一切的时候,源应也已经站在大营帐前大叫起来,他大声地说道:“李强,你派兵出去截杀我的亲人,你这是犯了军规。”

    李强并没有出面回应源应的话,反而让他手下亲卫在那里叫着,说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源应身边那个小屁孩说假话之类的。

    源应大笑一声,“好,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我有证据,你派出了三队的武卒出去,现在都没有回来,我现在申请清点你全军兵力,你敢吗。”

    “你说清点就清点啊。”从营帐里传出一个声音,“真按你说的,那我在这军营之中的脸面怎么办。”

    源应一听又笑了起来,“李老不死,你终于肯出声了,那我们就等夜里点兵吧,除去正规巡逻队以外,夜里不在营地的士兵全算逃兵,逃兵一人处罚伍长,逃兵一伍处罚什长,逃兵一什处罚校尉……”

    源应用来逼迫李强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他回手一把拉向了柳源,但是速度还是慢了一些,一支青色长箭飞向了柳源方向。

    而柳源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源应来的慢,他直接向左侧一闪,闪开了那支长箭的主要攻击范围,同时他身上飓风装甲并没有消去,让飞行中的长箭轻微地移了一点位置,也正是这一点位置,只扎透了柳源的胸口,并没有伤到要害。

    柳源并没有像计划里被钉死在地上,那射箭之人似乎还打算再来一箭,就在这时跟在柳源身边的青风狼突然窜了出去,身体如风一般飞奔,向着长箭射来的方向而去。

    在场的那些士兵都还没反应过来,青风狼便已经冲出了要塞之外,同时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如同站在了风的前端一般。

    柳源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并不知道自己的召唤生物竟然在他最危险的时候激活了青风狼的本能,并且慢慢地融合到自己的力量体系中去,此时的柳源按着自己的伤口,一种淡绿色的光芒正慢慢地将那伤口修复。

    柳源调用的自然是德鲁伊的力量,不过这种力量在源应等人眼中却不一样,他们并不了解什么是德鲁伊,只感觉这种力量充当了山林气息。

    源应在边上暗自点头,他越来越相信自己家中的子侄是青风狼投胎转生而来。

    对于大家族来说,这是气运的表现,也是一个机遇,往往是对于家族实力的认同。

    在上古的传说中就有着许多天界大能投胎转生而来,创造奇迹建立国度的传说。

    现在这种传说虽然少了些,但往往一些开国之主,又或者中兴之主,都会有这样传说傍身。

    为此源应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柳源再能证明自己的成长,那么他就支持柳源成为源家下一任的族长,那样一来,说不家源家可以在伏国王室出问题的情况下,占据伏国一郡成为郡望一族,甚至再扩大一点,占据一州也有可能。

    当然此时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源应脑海中只是闪过了几个念头,便把目光转向了眼前的营帐。

    他大声地吼道:“李强,你竟敢暗箭伤人,来人啊,给我杀进去。”

    源应带来的士兵一听这信命令直接就混乱起来,源应的心腹手下自然是拿着武器往里面冲去,但其他听令叫过来的那些士兵们就不一样了,他们虽然也感觉到刚才射出来的一箭有可疑,但现在军法官不在,他们也不敢听从源应的命令,对同袍出手。

    不过源应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已经看出来了,军法官到现在还没来,完全就是让李强给拖住了。

    现在只有把李强给逼出来,军法官才有可能出现,现在自己算是占理,那么主动出手一下,倒也没什么问题。

    只要事后能把李家的势力清理干净,那么军法官那边自然会把一切都记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