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许开山这边的酒席散场,并没有喝多的老徐正缓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可是没走出几步,他便感觉到情况不太对头,因为附近除了他的脚步声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老徐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的白雾,他最多只能看见白雾外不到五米的距离,随后老徐竟然有一种步入了荒野山林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老徐心中一惊,他正想说些什么,就感觉了条蛇从身后窜来,缠到了他脖子上,接着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了第二天,许开山他们才听说了老徐死去的消息,而且老徐的死相当的诡异,因为他是被人吊死在门前的。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些,最让人吃惊的是用来吊死他的是从别人家门眉上长出来的一条树枝。

    许开山作为老徐的朋友,自然也被请去问询,只不过他们昨天喝酒都喝高了,就算许开山也不记得老徐都说过什么。

    倒是一位朋友在那里说道,“这个老徐平时总是在那里说着‘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大人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

    一开始那些差人们听到这个消息还很高兴,以为找到了线索,结果一听老徐这两年来每天都念,也就失去了兴趣,如果是这一两天在说,那可能是老徐发现了什么被人灭口了,但是念了两年,那哪会有什么问题。

    无奈之下,这些差人不得不去了老徐的家,而许开山作为老徐的朋友,自然也带着人过去看看。

    结果进屋之后,他们全部都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老徐家竟然会是这样的。

    他们在老徐家的墙上,看到了许多被烧过的龟甲,每个龟甲边上都贴着占卜的结果。

    从时间上来看,老徐从大约五年前便开始占卜,为的是寻找一个‘明主’。

    一开始他占卜的不是那么顺利,时不时会出错,不过只要有事发生,老徐就会把事情与占卜的结果对比一下贴在一起。

    时间长了,也就可以看的出来,老徐所寻找的‘明主’就是许开山,只不过大约两年前,在某个时间点上,老徐占卜发现许开山的气运发生了大转折,似乎气运直接被砍掉了一半。

    应该是从那天起,老徐就开始说着‘最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这样的话。

    之后老徐有想办法寻找化解的方法,但他的能力并没有达到自己想的那样水平,所以在后期他几乎每周都在那里占卜,想搞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

    而他占卜的结果都被记录下来,两年前气运直接折了一半,之后慢慢恢复却没有恢复完全,又去参与了考试,虽然得了小三元,却又折了气运。

    得了小三元之后,没有反馈家中,反而还拿家中的钱财出来,正慢慢斩断家中的气运。

    这一条一条看的许开山冷汗直流,他甚至有些相信老徐说的话了,只不过现在老徐已经死了,他想要化解这一切都不知道从何入手。

    这时许开山的一个跟班突然说道:“按老徐记录中这么说,是不是有人两年前按算小诗仙,结果小诗仙躲过去了,再加上老徐这两年一直保护着小诗仙,所以小诗仙才安安稳稳地成为小三元。

    现在那个人又打算动手了,为了保证成功,他就先干掉了老徐。”

    听了这话,几位差人与许开山都点了点头。

    见众人都认同自己的想法,那位更是得意起来,他很肯定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人肯定已经开始动手了,想要对付小诗仙,首先要让小诗仙家里放弃他,这一点其实并不难做,要知道小诗仙其实是家中次子。

    只要许大开口,那么小诗仙就会出问题。”

    想到这里,许开山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的神情让正注意这边的差人与那位士子都明白了许多,那位士子更是说道,“许二哥,你是不是想到什么?”

    “有一点,好像这几天我拿钱的时候,总是会遇上大哥。”许开山皱着眉头说道。

    “这就对了,许二哥你每次拿钱,表面上看是拿家里的钱,其实在许大心里,这钱都是他的,所以拿的次数多了,许大肯定会对许二哥心生杀意。”

    说到这里,士子肯定地说道,“虽然他不会对许二哥怎么样,但只要把许二哥赶出家门就行,要知道明年许二哥就十八岁了。”

    这些话,许开山自然是听到了耳中,他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我大哥肯定是被人引导了,不行我最近不能拿家里的钱用了。”

    “这是正理,其实我们读书人,喝点酒哪用得着钱了。”其他几名文人也纷纷说道。

    许开山点点头,随后扭头对着身边的几位说道:“我要先回家看看,今天就不喝了,我们明天再约。”

    几位文士也都纷纷离去,只留下几个差人在那里继续查着这里的情况。

    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又有人前来报案,昨天给许开山出主意分析情况的那位文士死了。

    这一下整个马蜂窝都炸了,整个余郡的文人全部都走上了街头,想要查清是谁在对文人出手。

    当然也有一些人自发地加入到许开山的团队之中,明面上说是为了保护许开山而来,也许是想要借着许开山的气运躲过这种麻烦。

    同时许开山最早身边的那几位文士也都有着各自的小心思,有一位直接说要出行远游,离开了余郡。

    余下的几位也离许开山有点远,这样的情况让许开山相当不满,不过他又不能说什么,他也看出来了,老徐与那位文人的死,都是因为他们两为自己的气运出了主意。

    如果不解决这事,许开山身边可用的人会越来越少,等他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他的梦想,他的一切就真的完了。

    为了自己的梦想,许开山第一次主动出击,准备面对不知从何而来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