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是这个星球对于野外居民的一种称呼,他们成为野人的理由比较多,有的是因为反抗城里的统治,有的是因为得到了某种支持,反正他们与城市国家不对付就是了。

    而这样的野人其实也是有自己生活的,他们有着自己的营地,甚至有着自己的山寨,同时他们也需要补给,也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所以他们生存在这个山谷附近,算是落到了米坑里的老鼠,过的相当幸福,再加上老树的帮助,平时居风关的士兵也不一定能找到这边,所以这些野人们平时也没什么防御,当居风关的士兵被引到这边时,这些野人竟然都还没有发现危险已然降临。

    居风关带队主官并不是源应的心腹,而是忠于伏国的一名将军,他最讨厌的自然是这些不服伏国管理的野人,同时他也想要有自己的战绩什么的。

    看着几乎不设防的野人山寨,这位主官直接命令道:“攻下去,不要留手,死掉的野人就是最好的野人,这次算大战,每个人头算一功。”

    听到这话,居风关的士兵们也兴奋起来,他们当兵不就是为了一个将来吗,每一个战功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就等于玩家的经验,是绝对不能缺少的。

    看着士兵们士气高涨的样子,这位主官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直接就挥了挥手。

    此时一批武卒先冲了出去,随后跟着的便是战兵,再有就是一些斥候与射手部队跟在最后面,在这样的攻城战中,他们反而是最没有作用的。

    武卒冲出去之后,山寨中的野人们也发现情况不对了,比起专业的士兵来说,山寨中的野人多是一些壮丁猎人什么的,比起大家族的家丁来都差了许多,他们武器是有,但配合不到位,见到大军到来,他们竟然不是组织反击,而是在那里零零散散地用猎弓射击着。

    那些猎人手中的猎弓用来对付野兽什么的还是可以的,但是用来对付重甲的武卒一点用也没有,那些箭落在武卒们的重甲上,当场便被反弹回去。

    面对箭支武卒们没有任何犹豫,第一队的武卒冲到了山寨外墙之下,便半蹲下去,后面跟过来的武卒踏着第一队武卒的肩便跳上了城墙。

    之后战兵们也跟着冲上城墙,与武卒不一样,战兵们的武器装备更轻便,同时杀伤力也更大。

    他们冲上城墙之后,手起刀落,便把城门给打开了。

    随后大批的士兵便从城门口处冲了进城,这个时候野人们才反应过来,那些实力比较强的野人这才拿出各自的武器与居风关的部队战到了一起。

    只不过一个是早有准备,一个是临时反击,再加上两者之间的武器装备质量也相差比较远,就算野人中有强大的英雄人物,也不可能是五人一小队武卒战兵的对手。

    几乎是一转眼的事,村中会反抗的野人就全部战死,余下的大多都是一些老弱或是小野人。

    这时居风关的带队主官也带着亲卫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战场,又看了一眼村落的大小,心中暗自评估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有些不太对头,他们的实力太弱了。”

    说了这句,带队主官连忙命令道:“斥候派出去查一下,他们的主力是不是离开了村落。”

    主官的命令一下达,那些斥候便马上跑了出去,而村里没有战死的那些野人也被带到一旁询问起来。

    同时这位主官大步地向着村寨正中位置而去,这个星球大部分的城市布局都是一样的,在城市的正中都是神庙或是神殿之类的建筑,在神殿边上才是领主、城主的居所。

    这位主官走到了村落正中,他一抬头便看到了黑色的大门,只看到这个,这位主官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这个星球的神庙大门大部分都是青色的,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绿色或是青色的其他变化。

    像这样黑色的大门在这个星球上来说,根本就是异端。

    这位主官还好,他只是居风关的一位主官,并不算是庙祝之类的神仆,见到这样情况之后,也只是皱了皱眉头,为了表示自己与异端势不两立,他最多就是用脚把门踢开便是,不会再做出什么过份的举动。

    要是庙祝之类的神仆过来,不把这个神庙给完全毁了,他根本不会离开。

    踢开黑色大门后,这位主官走便大步走入了神庙之中,他倒不怎么担心神庙时面会有埋伏。

    因为神灵是虚幻的,他可以影响现实,但需要一定的条件,不是说出现就出现的。

    作为一个关口的主官,他是学习过如何分辨是否有神灵出没,是否可以与这位进入现实中的神灵一战。

    一般来说被屠神的都是转生投胎的神灵,要么就是把自己本体从神灵空间带出来的那种笨神,主官相信自己身边的亲卫可以保护自己,甚至如果运气好点,他指不定还有屠神的机会。

    踏入神庙的一瞬间,主官便感觉自己似乎踏入了另一片天地,四周的一切都是黑色的,神庙大厅的四周点着四个火堆。

    大厅正中并没有什么神像之类的东西,只有一张羊皮纸制地的书页放在了正中的地面上。

    这张书页有些发黑,上面写着的文字比较古怪,主官也算是个文化人,却一点都没认出来这上面写着什么,只看着上面的文字,会有一种众生都苦,夜幕将临的感觉。

    看到这个,主官的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敕令?”

    在这个神灵的世界,每位神灵是怎么来的,所有人都一清二楚,想要成神你就必须有相应的地位,之后得到众人的认同又或者得到上位神灵的敕令。

    这种敕令每个国度也是可以下发的,比如说伏国就可以下发不超出七品的敕令,并且还要得到上位国度的认同才行。

    而眼前的这张羊皮纸上面那些让人看不懂的文字,分明就是神灵敕令所用的神纹,这让主官瞬间想到了许多的可能性,虽然还不知道这张敕令是几品敕令,但主官已经决定,一定要抢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