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那张黑色羊皮纸走了一步,这位主官突然感觉眼前一黑,黑气化为无数触手向他飞了过来。

    主官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他知道这东西是敕令,自然也知道自己国度要的是什么敕令,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这东西会落到野人手里,对于想在附近国度成神的人来说,这东西相当重要,又不能直接沾手。

    一见黑气向他扑来,这位主官马上一踏踢翻附近的火盆,并且一刀划开自己的手臂,让血液滴在地上,大声地说道:“在下吴氏吴让,捕获黑色敕令一份,此为野神所有,吾不敢沾之,现向大道献祭,请大道处理。”

    吴让说完,滴在地下的血液竟然从红色变成了青色,化成了一层青色的光幕笼罩住了吴让。

    那黑气接触到青色光幕时,直接便被光幕拖走,慢慢地与光幕融成一体,随后缓缓地被同化成青色。

    吸收了黑气的光幕,也将一部分青气反馈到吴让的体内,慢慢地强化着他的身体,同时在吴让的面前,一张青色的敕令正慢慢凝聚,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张属于青色势力的神灵敕令就会出现。

    到时吴让只要拿到了这张敕令,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一名九品神灵,踏入神灵的行列。

    而就在吴让处理着黑色羊皮纸的时候,控制着山林的老树、柳源与地脉都有了相应的感应。

    站在小山坡上的柳源看着天空中青色气息越来越浓,越来越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如果之前在水潭那里的行动是惊醒了地脉的反应,在小山坡这边的行动是给老树栽赃,那么吴让发现黑色羊皮纸并且将其献祭出去,则是断了老树最后的路。

    这是老树的控制的地脉节点,他在这里藏了黑色敕令算什么事,最重要的是发现并上报这事的并不是地脉,而是一个外人,他还没有通过地脉把这消息传出去,而是直接传给了青色势力的总老大。

    这就等于在一个公司里,一部门内部自身问题部门领导人没有发现,反而让外人告到了公司领导那里去了。

    不管公司领导是怎么想的,部门领导人绝对不会放过做错事的那位的。

    这次情况就是如此,地脉直接就把老树当成了最大的敌人,同时把原本给予老树的支持全部转加到柳源身上。

    看着大量青色气息落到自己身上,柳源也慢慢地感应到某个地脉节点所发生的变化。

    在那里老树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他马上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选择,从那个方向传来的风都带着一种苦涩的气息,老树放弃了青色法则,选择了苦味做为自己的后盾。

    这虽然得罪了青色系的神灵,但也算是有理有据,只要老树能逃过这一劫,他就可以逃到以苦味为主的神灵一系里去。

    当然这个星球都是以青色系为主,如果想要在苦味系里发展的好,那老树可能还要移一个地方。

    眼前地脉也是明白老树想法的,老树那边气息一变,柳源便得到了地脉对应的信息,让柳源出手强行干掉老树。

    只要干掉了老树,那么原本属于老树的敕令就是柳源的了。

    这是实实在在的好处,因为那份敕令属于青色敕令,直接就可以使用,不像吴让那边,还在转化中。

    明白这点的柳源没有多想,直接从小山坡上一步踏出。

    在地脉的帮助之下,柳源就好像是开启了许多特权的高V玩家一样,直接一个外挂就把他挂在了老树最后的那个节点那里。

    柳源在进山之前,无数次想过老树的样子,但来到了这里之后,柳源还是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

    这里是一处位于山林之中的水塘,水塘明显比之前柳源处理过的小水潭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

    在水塘四周是高大的树木,树叶直接便把阳光给挡了下来,水塘四周没有溪流之类的,塘中水几乎是一动不动。

    但不知为何塘水却清澈见底,站在塘边柳源甚至可以看见塘底的泥沙。

    在水塘的正中有着一处不到一平方米的小岛,小岛上长着一棵只有一米高通体碧绿的小树,而这正是山林中的老树。

    在小岛的四周,散落着无数粗大的树干与超出正常大小的野兽骨骼,这些树干与骨骼泡在了水中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却还相对比较完整,柳源甚至可以从树皮上与骨骼的外型上看出来,这些树与野兽原本都是什么品种。

    柳源还注意到,一些已经断开的树干里年轮大约都是百年左右,虽然不知道泡在那里多少年,但柳源还是很愿意相信,水中泡着的每一棵大树,都有可能是老树之前的本体,细细一点这里树木的数量,柳源心中对老树的实力也有所判断。

    柳源一抬手,一道自然气息就落在了水中一棵树干上,在自然气息的刺激下,这棵应该还没有被泡太长时间的树干上竟然迅速地长出了新的枝条与树叶。

    在这枝条长出的一瞬间,柳源很明显地感觉到水塘上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波动,似乎这枝条正在强行吸收着水塘中的生机。

    而水塘正中小岛上的小树正不停地晃动着枝条,每晃动一下,水塘中的生机都会被强行拖回一部分。

    柳源这下也确定了自己一开始的猜想,小岛正中的那棵树正是老树的本体,只不过老树并不是一棵,而是一代又一代的存在,每棵树都不会存活超过百年,百年之后的大树会自动倒入水塘之中,小岛上又长出新的树来代替原本的老树。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的出来,树并不是关键,关键是树后面的存在。

    想到了这里,柳源的目光便落向了水塘之中,他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沾了点水在舌头上舔了舔。

    也不知道是因为多年没有流动还是因为大量的树木与野兽死在塘中,这水竟然带有一丝苦味与浓厚的生机。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墨绿色的光芒从水塘下方射出,打向了柳源的面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