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北京内城三十二万旗人的大投降,这天下也算是大局已定了。

    三天后圣教军第一镇到达北京。

    就在同时杨忠也给仙尊带来了南方战场上的消息,圣教军第五镇攻克长沙,与贵州的王囊仙所部会师,后者基本上控制了整个贵州,只剩下贵阳一座孤城还在围困中。

    而四川战场上随着援川军的到达和第七镇的组建,得到了大批新式军火支援的圣教各军,在拿着仙尊信物的新任巡抚姚之富统帅下,首先攻克长江万州,然后沿长江顺流而下攻克夔州府,打开了夔门天险,使圣教的主要控制区和四川真正连接起来,随后更多的新式军火沿着长江涌入四川,四川各军实力陡然增强,已经再一次兵分两路,由姚之富率领主力攻重庆,而冉天元率领西路军攻成都。

    事实上圣教在四川已经转入了全面进攻当中。

    胜利已经没有悬念。

    而陕西清军放弃汉中了,烧断秦岭栈道闭境自保。

    至于其他战场上变化不大。

    无论太湖一线还是两淮双方都依然维持着之前战线僵持,但山东战场上获得了新式军火,另外还有圣教军第六镇支援的刘照魁所部攻克兖州府和济宁州,而山东半岛各地义军蜂起满清统治基本瘫痪,实际上就等着圣教军过去了。

    两淮团练则退守徐州,以图保住两淮的北大门,不过他们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因为苏北的反抗之火同样燃起,要知道这时候苏北地主还对佃户拥有初ye权的,可想而知压榨多么残酷。话说一群对佃户行使初ye权的家伙,居然有脸说自己代表中华文明,这脸皮也未免太厚了,而且不仅仅是苏北,就是鲁南一带也一样,这也正是刘照魁在这一带如鱼得水原因,那些佃户们迫切需要有人带领他们起来反抗这些所谓的文明人。

    而福建和广东战场上同样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那里的圣教军只是占据海上优势,但在陆地上只能维持自保而已,而且说实话,那些天地会的战斗力并不怎么样。

    杨忠的第一镇到达北京后,圣教军紧接着开始了对宣化的进攻,自知肯定无法对抗的宣化清军和晋商一起向逃往山西,因为蒙古各部的投降圣教军在宣大不需要担心侧翼,所以势如破竹般向前进攻,到第二年开春时候就已经占领大同并兵临雁门关,因为得到了甘肃绿营的增援,再加上杨丰的帝国银行毁掉了作为晋商根本的票号金融控制体系,山西士绅对于抵抗圣教非常坚决,他们和陕西甘肃等地清军联合起来,推举西安将军,舒尔哈齐之后的满清宗室辅国公嵩椿继承大清皇位,然后领导他们继续抵抗……

    由此可见晋商们对咱大清的确爱得深沉。

    不过他们的实力并不弱。

    嵩椿是前任绥远将军,而他背后还有绥远,宁夏,伊犁和乌里雅苏台四个将军,加西安一共五将军的八旗驻军作为依靠,因为乾隆和西北频繁的战争,这些八旗都不是关内那些废物,这些家伙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甚至堪称精锐的,而且还有庆桂带过去的河南清军主力,虽然这支清军被杨忠打得惨败,但至少也是作战经验丰富,还有大批一起逃过去的科尔沁骑兵,另外还有西北的绿营也都是真正能打而且抵抗坚决的,再加上还有一系列天险,对付他们至少杨忠一个军是不够的。

    所以在打下大同后,杨丰便叫停了接下来的进攻,这样事实上双方就以雁门关,太行山和崤山为界对峙。

    而就在永瑆投降的消息传到南方之后,南方的士绅们干脆也自己立了一个大清皇帝,他们把野猪皮之后的福州将军恒瑞立为皇帝,由此可见江南的士绅对大清也是爱得深沉,至于都城就定在福州了,反正就是个牌位,这样就一下子出现了两个大清,分别是都城西安的西清,还有都城福州的东清。甚至很快东北的旗人也立了一个皇帝,这样也就又多了一个北清,北清皇帝也是野猪皮之后,因为年纪大带不了兵留在后方的盛京将军都尔嘉,总之咱大清一下子变成了三个,反正三家也不挨着,并不妨碍他们的共存,这年头都是个人顾个人了,不想被割了蛋蛋去南京给那妖人修妖塔就只能这样。

    这三个咱大清里面,西清还延续着大清的制度。

    毕竟西北八旗最强。

    至于军机处首席军机大臣,这个自然就是从河南逃过去的庆桂了,他本来在军机处就是仅次于和珅的。

    而东清就完全是牌位了,实际上就是各地士绅的联盟,包括两淮士绅也名义上隶属东清,军机处没了,变成类似明朝的内阁制,而内阁首辅就是嘉庆的老师朱珪,甚至他和淮扬总督刘墉还被封了王……

    反正大清的王们全没了。

    或者说全都割蛋蛋修金字塔去了。

    北京的大投降把满清皇室那些主要王公贵族一锅端,所有什么亲王郡王铁mao子王一个不剩,外面最高的也就是个公爵,这样也就没必要考虑什么祖宗成法了,不仅仅朱珪和刘墉被封了王,其他各地什么总督巡抚统统都先来个郡王公爵什么的,东清皇帝陛下在福州登基之日光亲王封了俩郡王封了八个,公爵封了二十多,还把在北京遇难的衍圣公也追封了亲王,还是世袭罔替的呦,因为孔家北支在曲阜被刘照魁端了,据说这个恶贼还和一些孔家的叛逆一起,把衍圣公几个直系亲属全扔粪坑淹死了,所以只能由衢州的孔家来继承这个衍圣王,这样一时间也就海内咸歌盛世了。

    至于北清就纯粹苟延残喘了。

    他们最主要敌人不是圣教军,至少短期內圣教军是不会出山海关的,北清的主要敌人是他们过去的盟友,一下子变成杨丰帮凶的蒙古各部立刻对着他们下了手,在杨丰的金钱引诱下蒙古各部就像狼群般开始了对他们的狩猎,几乎所有青壮年都全部折在关内的科尔沁部第一个成为牺牲品,在喀喇沁,土默特,阿巴嘎,乌珠穆沁甚至车臣汗部等部围攻下彻底灭族,草场被吞并,财产被洗劫,女人被卖为奴隶,可以说科尔沁部的名字直接消失,而失去了这个最忠诚盟友,东北的旗人不得不在蒙古各部的狩猎下苦苦支撑。

    总之他们的苦难日子还在后头。

    至于杨丰就没兴趣管这些了。

    当一七九二春天到来,渤海的海冰消融后,一支庞大的舰队出现在了大沽口。

    “弟子叩见仙尊!”

    朱濆和郑一跪倒叩拜在杨丰面前。

    “起来吧,你们做得很好!”

    杨丰扶起他们,同时用满意的目光看着自己面前的一艘艘战舰。

    这是他的海军。

    一共四艘小型战列舰,双层炮门每艘大概能载最多五十门炮,看上去都不是很新,新的英国人也不会卖,这都是东印度公司淘汰不要的,但在这时候的中国就已经是最强大的战舰了,除此之外还有十六艘软帆的武装商船,也就是这时候护卫舰级别,这里面就有完全新建的了,毕竟这种东西更容易购买。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四十六艘硬帆炮舰,略小于那些武装商船,都是红单船样式,但全都是新的,只不过是甲板炮,每一艘能载二十门以上的火炮,但火炮不大,最大也就是十二磅级别的,整个舰队六十六艘战舰,实力放到欧洲不值一提,在亚洲也没法跟英荷两个东印度公司相提并论。

    但勉强有点现代舰队的样子了。

    “仙尊,伍掌柜让弟子禀告仙尊,说是清妖的两广总督孙士毅在与英妖密谋,有可能是欲效澳门例,将台湾给英妖,以换取英妖出兵相助。”

    郑一说道。

    “他们倒是挺慷慨啊!”

    杨丰冷笑道。

    这的确是个大新闻,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这两年两淮和江南士绅一直在从东印度公司购买军火,连舟山和松江都重新开关,经常有满载褐贝斯步枪和纸壳子弹的商船停靠两港,甚至就连大炮都有,两淮团练和浙江团练手中近半的步枪都是印度产,英国人现在是两头发财,卖给圣教战舰和武器的同时也一样大肆向杨丰的敌人们卖军火,他们既然有如此密切的合作关系,那么延伸一下,由卖军火变成提供雇佣兵也就不奇怪了。

    “不用管他们,英妖没空管东方!”

    杨丰说道。

    英国人的确没空管东方。

    因为就在这一年,路易十六被押上了断头台,接下来熊熊战火将燃遍欧洲,英国人才没功夫介入东方的战争呢!

    “走,上船!”

    紧接着杨丰说道。

    说完他直接走向最近一艘战列舰的舷梯,在他身后,新任北京留守杨忠和十几万送行的军民立刻跪倒,在他们的叩拜声中,仙尊带着两位仙童踏上了返回南京的旅程,而他返回南京的最重要工作是……

    登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