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的大军三天后走出沙漠并寻找到了楚河,然后沿着楚河向上游一直走了近一个月时间,才最终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碎叶。

    然后不出所料的没人了。

    高仙芝率领的唐军在两个月前就撤离了碎叶,不但是碎叶,从碎叶向东的唐军据点全部放弃。

    而此时已经是十月底了。

    那些唐军士兵比杨丰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西域的冬天那可真是大雪满弓刀,瀚海阑干百丈冰的,就算他们立刻动身,也不可能赶在冬天到来时候进入伊丽河谷,而伊丽河谷到龟兹还得一千多里呢!这样就只能在这里过冬了,好在碎叶城內有足够的房屋可以居住,两旁就是山林有的是过冬的木柴,城外就是河流不缺水,除了食物不够,其他都可以说应有尽有完全可以留在这里过冬。至于食物这个也简单,在校尉亲自率领,两千大军跑到草原上搞了一次征粮作战之后,别说粮食肉类,就是衣服女人都有了,至于被他们抢了的那些葛罗禄牧民如何过冬,这个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这些滚蛋敢出卖唐军,这就是他们应得的报应。

    杨丰打着讨伐,报复葛罗禄人出卖唐军的旗号,一共灭了八个葛罗禄部落,都是高过车轮的男人砍杀,女人和小孩抓住,把剩下所有能抢的全抢走,然后把那些首领的脑袋全都砍了下来,交给一名专门派出的使者由其挂在马身上,再去其他胡人部落玩传首的游戏,顺便告诉他们葛罗禄人背叛大唐企图引大食人过来,虽然唐军主力撤走,但仍旧留下校尉大人驻守碎叶保护各部,由此可见大唐皇帝陛下对你们的爱护,只是这驻军的粮饷之类你们得助一助。

    话说我们不远万里保护你们,你们给几十头牛几百只羊,这个完全是合情合理的嘛!

    当然,要是不给的话……

    那八颗葛罗禄首领的人头随着战马的躁动而不停晃动。

    这样也就没人不给了。

    事实上这一带主要是突骑施,这时候突骑施黄头发部落和黑头发部落混战,唐朝反复无常地一会儿帮这个一会儿帮那个,总之折腾来折腾去把突骑施彻底折腾废了,那些小部落被唐军揍过多次,现在遇上这个残暴的校尉也就只好忍气吞声了。

    总之以这种方式,杨丰彻底解决了越冬的食物问题。

    当然,他也不光出去抢。

    该以和平方式还是尽量要以和平方式。

    他在这里居然还发现了一个很好的生财之道。

    “我真不明白,明明这西域到处都是咸水湖,那些胡人为什么还把盐当宝贝一样呢?”

    他无语地说道。

    在他身旁的湖岸边,数百名士兵正架起数十口大锅,有人用木桶舀起湖水倒入锅中,还有人在那里不断将木柴填到锅底,松木燃烧的火焰烧灼着铁锅,里面的湖水沸腾翻滚着,一些快要烧干的锅中,白色的结晶正在析出,在一口完全烧干的锅旁边,一名士兵小心翼翼地刮下那一层湿漉漉的盐粒,就像珍宝一样放入一旁的木桶,在他们后面的无边原始森林中,一棵棵干枯的大树正在不断被砍倒劈开拖出来。

    这里是热海。

    也就是伊赛克湖。

    这座著名的山间咸水湖含盐量并不高,还不足海水的四分之一,但这已经足够了,无非就是多煮些时间而已,杨丰又不需要考虑什么成本,要知道对于这个时代的西域来说,盐可是用来招待最尊贵客人的东西,甚至连吐蕃都依靠向西域卖盐发财,从青藏高原把盐运过帕米尔高原是何等艰难。

    呃,他其实是抢的盐太少了,才记起这东西在这里的宝贵。

    既然抢的盐不够,那就只好自己煮了,热海距离碎叶才两百里,而且只有一条河谷通道,完全像大后方一样安全,在这里煮盐不用担心任何骚扰,而且四周全是亘古的原始森林,燃料用到他走人都没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些盐可以拿来交易,话说就连石国人也都是极度缺乏这个的,在这里盐甚至都是可以当货币的,守着这座巨大的湖泊慢慢煮呗。

    “他们胡人哪懂这个呀!”

    他身旁第二营营长陈全笑着说。

    然后陈营长眉开眼笑地在烤架上翻动着一条足有数十斤的大鱼,眼看着那鱼油滋滋往外冒着,几乎同时校尉手中马矟闪电般掷出,瞬间插在湖水中,紧接着一声大喊,一条最少五十斤重的大鱼被挑出来,两旁伺候的士兵迅速上前,拿横刀豁开鱼肚子把内脏扔湖水里,然后拿锄头刨下鱼鳞,把鱼剁成几节,扔进旁边大锅里倒上盐开始煮鱼,而湖水中一群被内脏吸引的大鱼又傻乎乎聚集,校尉的马矟又举了起来。

    这里不但没人煮盐,还没人吃鱼呢!

    整个热海几百万年积攒下的大鱼都在傻乎乎等着他享用呢!

    而且这座湖泊冬天还不封冻,因为四周全是山围着,气温也比外面高一大截,完全就像一个度假区一样。

    “可惜没辣椒啊!”

    又挑出一条大鱼的校尉遗憾道。

    “校尉,辣椒是何物?”

    陈全疑惑地问。

    “辣椒,辣椒那是一个传说!”

    杨丰不胜唏嘘地说。

    他到现在也没联系上小倩,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难不成他炸了福特号搞出核泄露,辐射影响了小倩的信号?不过应该不至于,真要那样小倩无非躲远点,总之很莫名其妙的失联了,所以现在仙种什么的暂时别想了,想要吃辣椒得先打通太平洋航线再说。事实上如果以后小倩始终失联,那他还真就得想办法打通这条航线,毕竟还有玉米土豆西红柿等一堆好东西在等着他,而且如果真得始终失联,他就是想走也不敢,他回原本时空是需要小倩帮助的,没有小倩他就算自杀,也只能以灵魂形势游荡在这个时空,是回不到他自己那具身体的。

    “校尉,咱们的信使回来了!”

    这时候一队骑兵跑来,最前面一人在马上喊道。

    杨丰的信使是从龟兹回来的,他一到碎叶,就立刻向龟兹派出了信使汇报,这里距离龟兹两千里,信使每人三匹马换乘,半个月足够跑到那里了,实际上不需要半个月,因为到伊丽河谷就有大唐驿站,就可以直接换马向前,不过冬天的雪还是延长了这个时间,实际上这是他派出信使后的第三十五天。

    这名信使给他带来了想要的东西。

    “校尉,你晋升碎叶守捉使了!”

    陈全听杨丰念着手中公文惊喜地说道。

    “快,拜见将军!”

    紧接着他对那些士兵喊道。

    守捉是节度使辖区军镇守将,这个官职不需要朝廷任命,各地节度使就可以自己封,而且不是军队编制,守捉属下军队员额不限,几百到几千都有,杨丰之前本身就是管两百人的校尉,晋升守捉很合理。

    “都不必多礼!”

    杨丰淡然地挥手说。

    他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么个芝麻绿豆小官而激动。

    “节帅那里情况如何?”

    他紧接着问那信使。

    “回将军,属下回来时候高节帅已经被解职回京,由封将军接任节度使之职,这是高节帅最后一份任命,他让属下转告将军,此次回京必然向圣人奏明将军之功,另外这碎叶若弃则西域也就彻底弃了,他希望将军率领将士们继续镇守,他会在圣人那里请求增派援军,恢复龟兹至碎叶之间的交通。”

    那信使说道。

    “封节帅呢?”

    杨丰问。

    “封节帅也是这个意思。”

    那信使说。

    封常清当然喜欢杨丰继续镇守在碎叶了,只要杨丰在碎叶,那么即可以一定程度上阻挡大食人东进,又可以牵制住葛罗禄和突骑施,整个安西就不用再担心北线,可以全力对付葱茏的吐蕃人,杨丰的横空出世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就只能尊从节帅号令了。”

    杨丰说道。

    陈全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的。

    事实上他们这段时间在这里也都是很愉快的,这些家伙光女人抢了四千多,平均每人超过一个,还不包括养着的小女人,在碎叶又衣食无忧,周围的突骑施人现在把他们当大爷供着,生怕这些家伙一不高兴出去杀人放火,杨丰甚至已经开始向他们收税了,毕竟突骑施人还是大唐臣民,他代表朝廷收税完全合情合理。尤其是如今这煮盐更是让士兵们看到了未来的美好,碎叶是商业城,等这些盐通过往来商人卖出去,那就等着坐收钱财好了,唯一的问题,也就是他们如今这煮盐属于违禁的,毕竟盐不是谁能煮就煮的,但碎叶孤悬西域谁还管这个,谁要敢说什么,有本事你们来守这碎叶城,我们回内地去过安生日子。

    总之,就这样杨丰变成了大唐碎叶守捉使,统兵三千为大唐帝国镇守最西边的这座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