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顺实际上没有造反。

    即便是安禄山起兵后,他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也没加入,而是老老实实奉诏到长安做了户部尚书,甚至据说之前还警告过朝廷安禄山有可能会造反。

    当然,他并不是不想造反。

    从之前李隆基以高仙芝代替他担任河西节度使,然后他搞得那些动作可以看出,这个家伙也不是什么老实孩子,只是他没能力造反而已,他的朔方军集中了郭子仪和李光弼这两个可以说再造大唐的特殊人物,剩下如浑瑊之类次一级的也都是后来的中兴名将,有这样的部下,他要是敢造反立刻就是死路一条,这才是后来安思顺老老实实奉诏进京的原因,至于警告朝廷安禄山要造反,只能说他的头脑足够精明。

    不过他最终还是让李隆基杀了。

    当然,这就与杨丰无关了。

    在福州一直逗留了两个月,到这一年七月时候,杨丰才顶着炎炎烈日到达广州,或者说是南海郡。

    不过一进城他的心情就立刻变得很坏。

    “此地何来如此众多的大食人?”

    杨丰皱着眉头看着街上几乎随处可见的大食人。

    “这南海乃市舶司驻地,每年来此的大食商船不计其数,多数都在此地置有产业,甚至修建有寺庙,这都已经很多年了,一些富商大贾甚至家中童仆以千百计,可以说这南海郡之兴盛皆因其而致。”

    他身旁的王太守笑着说。

    “使君不怕有一天战乱起时,这些大食人把城门一闭,屠尽城内我大唐子民?”

    杨丰冷笑道。

    “将军多虑了,他们都很驯顺的!”

    王太守笑道。

    “驯顺?我所见的大食人可没有哪个是驯顺的,除非是死了的,只有死了的大食人才是驯顺的,看来我有必要奏明朝廷,这南海郡大食人太多了,得减一减才行,还有,大王,这南海的船场就别造新船了,此地情况太乱,咱们的好东西别让这些大食人学了去!”

    杨丰说道。

    “好吧,之前那些船场也够了!”

    李皋无所谓地说。

    这南海郡再往南没有船场了,实际上这时候主要造船基地都集中在闽浙两地,最大的就是明州,再就是福州,其他温,台,泉都有,而南海郡孤零零自己在南边,李皋也不喜欢以后单独往这边跑,尤其这种盛夏季节就更不愿意了。倒是旁边的太守愣了一下,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这个据说在宫里极其受宠的将军不喜欢大食人很正常,毕竟他就是靠着杀大食人起家的,但朝廷也肯定不可能减一减这里的大食人,南海郡市舶司的赋税收入可都是这些大食人带来的。

    当然,可以利用此事捞一笔。

    王太守立刻发现这是一个捞钱的好机会,只要把此时告诉那些大食商人,他们肯定会掏一笔钱以供自己在朝廷打点的。

    话说王太守最喜欢这个了。

    就这样杨丰很不愉快地向前走着,王太守也没兴趣管他,他再受宠也终究不过是个碎叶守捉使,而这里又不是碎叶城,论品级两人同级,没必要惯他那些臭毛病。

    但刚走出不远,习惯惹是生非的赵倩就搞出事情了。

    “快看!”

    她有些惊喜地说道。

    说话间她拽了许瑶一把,她俩倒是成了闺蜜,最近白天总是形影不离,主要是许瑶性格温婉不像李秀那样上火就直接揍她,此时她所指之处是一座白色高塔,在一处精美的建筑后面,在绿树间拔地而起高度超过十丈,通体白色在阳光下看着颇为壮观,就是造型有些特殊,如同一根柱子般直上直下。

    “这塔倒是古怪!”

    许瑶也有些好奇地说道。

    “走,去看看!”

    赵倩说道。

    说完她拽着许瑶两人一起催马向那边走过去,正在和李皋说话的王太守并没注意到她们,紧接着两人就到了门前,但立刻就被守门的人拦住。

    赵倩脸色一沉。

    “滚!”

    土皇帝家长大的她直接喝道。

    “这位小娘子,这里是我们的庙宇,外人是不能进去的。”

    一个大食人满脸堆笑地说。

    “那我非要进去呢!”

    赵倩拎起马鞭说道。

    “这个,小娘子,此处有些银两,算是鄙人请您喝茶的。”

    那大食人依然堆笑着说。

    同时他拿出一个钱袋子,并且用求援的目光看着转过头来的王太守,那王太守立刻笑着对杨丰说道:“杨将军,此处的确是他们族人的庙宇,就是他们自己的女人都不能进去,外人就更不能进了,咱们就不要难为他们了。”

    “此处难道非我大唐土地?”

    杨丰面无表情地说。

    “呃,他们的庙宇乃朝廷赐建。”

    王太守说道。

    “既然是大唐土地,那为何我大唐之民不能进去?朝廷赐他们建庙宇可没允许他们搞国中之国,他们既非大唐之民,更无权有大唐之土,一群流寓大唐的胡虏,难道还有权在大唐土地上划什么禁区?本将军今天还就要进去了!”

    杨丰说完催马上前,赵倩立刻让到一旁,他直接向门内走去,那大食人脸色一变,毫不犹豫地抓住了他的缰绳,但下一刻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的手掉地上了。

    那倒霉的大食人捧着没了手的半截胳膊,在那里不断抖动惨叫着,很快里面数十名大食人一下子涌出来,甚至手中还拿着棍棒之类武器,一下子堵在杨丰前面怒目而视。

    “敢攻击我大唐官员,你们是想在大唐土地上图谋不轨吗?”

    杨丰喝道。

    “将军,这是些礼物,此处的确乃我族人朝拜神灵之处,还请将军移驾外面,晚间鄙人设宴为将军洗尘,还请使君和诸位光临,有些来自西方的宝物还想请诸位一同鉴赏。”

    一个年老的大食人说着走出人群,一边止住那些族人,一边捧着一个小匣子递到杨丰的面前,那匣子的盖打开,里面一匣珠宝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杨将军,这也是他们的心意。”

    王太守在后面说道。

    “让开!”

    杨丰拔出刀架在那大食人脖子上说道。

    那大食人堆着笑脸不动,他身后另一个大食人又捧出一匣珠宝,而那些手持棍棒的大食人则排成人墙堵在他们后面,王太守用求援的目光看着李皋,李皋才不管这个呢!他跟大食人又没交情,倒是最近几个月他欠了杨丰一大堆人情,杨丰喜欢玩就随便他,无非就是几个胡人而已。

    “我在西域亲手所杀的大食人不下一千,你是否以为我不敢杀你?”

    杨丰冷笑着说道。

    “将军,此处是南海,我们只是些商人而已。”

    那大食人堆着笑容说。

    “看来你还是没明白!”

    杨丰叹了口气说道。

    就在同时他手一动,那横刀急速划出一道寒光,紧接着那大食人的头颅带笑容坠落,下一刻他向前一催战马,手中横刀仿佛抖动般,化作一道道寒光在大食人中间掠过,所过之处人头坠落,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射向天空化作瑰丽的血雾,仅仅几秒钟时间,杨丰的横刀就重新还鞘,而此时那些死尸才开始倒下。

    “去吧,应该不会有人阻拦了!”

    他转过头对赵倩说道。

    赵倩拽着吓白了脸的许瑶,眉开眼笑地走过遍地死尸,向那座白色高塔走去。

    而这时候王太守才刚刚醒悟过来,他用愤怒的目光看着杨丰,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杨兄,你可要被参了!”

    李皋上前笑着说道。

    “怕什么,杀几个胡虏而已,大唐律应该没有杀胡虏算犯罪的条文吧?”

    杨丰无所谓地说。

    的确,杀几个胡虏而已,在大唐理论上胡虏与犬羊没区别,他堂堂一个四品将军,杀几个胡虏同样与杀几只犬羊没有区别,至少大唐律找不到对应条款,最多王太守参他一本,可这参他的奏折送到长安和没送到也没区别,且不说能不能进宫,就是进了宫在高力士那里也不过一笑而过。

    杀几个胡人而已。

    胡人又不算人!

    边镇那些将领们谁还没杀过百十个呀!

    “这些大食人倒真有钱啊!”

    李皋看着散落的一地珠宝说道。

    “他们从大唐运走的茶叶,丝绸,瓷器,从南洋运走的香料之类,在更西的泰西之地可卖出十倍的价,你说他们能不有钱吗?他们控制着耶路撒冷和埃及,三百里陆地隔断地中海与红海,泰西商船无法过来,只能由他们转手,一粒胡椒在泰西诸国可当钱币使用,整个泰西无数小国的财富全流入他们的口袋。同样一粒胡椒在咱们大唐也是奢侈品,此物在南洋诸岛如树叶般遍地皆是,他们用这种遍地都是的胡椒,在咱们大唐换走丝绸茶叶之类,再运回耶路撒冷以十倍价值售出,几乎可以说无本而万利,这样的好日子该让他们结束了!”

    杨丰说道。

    “赏给你们了!”

    紧接着他对身后的随从们说道。

    然后在他们争抢珠宝的欢呼声中,他和李皋催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