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大将军赶在初冬第一场雪降下前,带着他的大军凯旋而归,返回到他的老巢碎叶,然后给他的仆从军们放了一个月的假……

    呃,其实是让他们回家放下战利品。

    虽然此行并没有灭葛罗禄,但三万仆从军都收获满满,不说那些牲畜之类财物,就是光男女奴隶都抓了一万多,这些奴隶全都被带到碎叶的人市上拍卖,话说这座城市的人市那可是相当繁荣,几乎这几年就没断了新鲜货。甚至专门有外地奴隶贩子跑来等着的,他们主要是买男人和小的,后者无论男女都卖,而且是最受欢迎的,包括大唐境内这时候也有碎叶卖出的胡人奴隶,事实上不只是杨丰,这时候大唐边境上的将领有条件的都这么干,大唐的将军和官员们可不是什么圣母。

    大唐奴隶贸易可是相当繁荣。

    连昆仑奴都充斥市场要说不繁荣那真笑话了。

    而那些还有生育能力的女人是非卖品,她们直接被守捉使府打包留下,然后先让士兵们挑好的,这都是规矩,当初和杨丰一起的三千士兵个个坐拥后gong,最多的甚至养着七八个女奴,这些女奴既给他们生孩子又给他们干活,尤其是棉纺开始后,几乎家家都有纺纱机和织布机。至于剩下的发给新来的流放犯暖炕头,这段时间那些胡商陆续带来了超过两千流放犯,那些女人在碎叶军士兵挑剩下后,一人给他们发一个暖炕的完全不成问题,毕竟这时候这些流放犯已经开始充当碎叶的主要生产力量,尤其是在那些农田里。

    杨丰讨伐葛罗禄期间,碎叶的庄稼全是这些流放犯和那些胡女负责收割的。

    这些人甚至比那些士兵更懂种田,后者毕竟不专业,而他们则是专业的。

    甚至一部分人还进了铁厂。

    那些懂得驾船的则充实到了楚河的运输队,懂建筑的更是成为外城墙建设的主要力量,可以说这些流放犯,正在完全替代那些因为没人,不得不转入生产的士兵,而后者则重新穿上盔甲拿起武器干他们的本职工作,当然,不是说让那些流放犯当苦力,苦力有的是,三千多葛罗禄俘虏在铁链子和皮鞭下,当牛做马地为杨丰修碎叶外城墙,然后一边干活一边梦想着建成后,杨丰会释放他们重新回到草原……

    前提是他们没累死。

    至于那些内地来的流放犯,他们主要负责监工,技术指导,毕竟夯土城墙的修筑没什么技术难度,就是后期的包砖汉人也基本都会。

    可怜那些流放犯都傻了。

    他们是做好来受苦的准备,结果没想到来碎叶以后,不但有鱼有肉每天吃得饱饱的,偶尔还会赏瓶酒,也不需要干太重的工作,反而可以作威作福,没事抽那些奴隶一鞭子,现在居然连女人都发,虽说胡女一辈子不洗澡臭了点,但这个只要一桶热水一块屎状肥皂就能解决,然后就可以按在炕上美美地享用,这些来自内地的人渣败类们感动得都哭了,一个个趴在杨丰脚下哭着喊着要为将军大人尽忠效力……

    当然,对杨丰来说他们做好播种机工作就是最好的效力方式。

    “都起来吧!”

    杨将军威严地说道。

    “过一个月大军还要出征,等出征回来本将军再给你们一人发一个粟特女人,记住了,跟着本将军,有酒有肉有女人!”

    他紧接着说道。

    “跟着将军,有酒有肉有女人!”

    那些流放犯们亢奋地吼叫着。

    “你就是这样管他们?”

    杨丰身旁的段秀实愕然地说道。

    段秀实是李嗣业亲信,李嗣业接任安西节度使后,他被任命为节度使判官,李嗣业接到杨丰的信后,立刻派他过来看看,看这个越来越无法无天的家伙到底又在搞什么,结果段秀实刚到杨丰就凯旋了。

    “不然怎么样?难道告诉他们为国争光,布皇威于四海?”

    杨丰说道。

    “呃!”

    段秀实闭嘴了。

    其实他们这些边将都一样,谁跑到这绝域之地也都无非是求利,大唐经营西域的核心同样的维护丝绸之路。

    不是为了利益谁会拼命?

    有酒有肉有女人,这比布皇威于四海来得实在多了。

    他索性不再看那些流放犯们嚎叫着扑向那些女人的情景,而是展开手中的一张纸,看着上面的字念起来:“臣碎叶守捉使,忠武将军杨丰谨奏,大唐皇威及于四海,纵远夷亦以大唐臣子为荣,今有七河之地突骑施,铁勒,突厥等部六十八落酋长,以其东西两千里,南北亦两千里之地,及十二万两千之属民献于陛下,乞为大唐之郡县,从此永为陛下之臣民,并请改汉姓,行汉文,并献宝马百匹,金雕十只,异兽兔狲十头……”

    念到这里,段秀实无语了一下。

    “这西域野兽遍地,你好歹献个狮子老虎,弄这十只肥猫算怎么回事,话说此物叫兔狲?我记得它不叫这个的?”

    他看着杨丰脚下的兔狲说道。

    “怪不得我三个月就能穿紫袍,你到现在还只是个从四品,一点都不懂得如何讨圣人的欢心可不行,圣人没见过狮子还是没见过老虎?咱们能献的以前人都献过了,这西域狮可是汉朝就做贡品,这西域都经营多少年?什么东西没献过?再说那些凶猛野兽谁会喜欢?最多也就是搏圣人一笑而已,说不定连看都懒得看。

    但这东西不一样。

    你说它是不是很讨人喜欢?你看这毛茸茸就跟球一样,这水汪汪的小眼睛一瞪,哪个女人不喜欢抱在怀里抚摸一下?你送只狮子她们敢抱啊?这东西送到长安,包括贵妃在内,那些夫人们会不喜欢?至于性子野,无非就是驯化而已,大不了把爪子剪了,她们一个个抱着你送的宠物,哪还不时时记着你?再说这金雕,看这威猛的体型,简直就是神鸟一样,这是驯化了的,那些随行的驯鹰人会为圣人指挥它们,当圣人出猎时候,随着圣人一声吩咐,那驯鹰人指挥巨雕从天空俯冲下来,一下子按住猎物时候,圣人会不会在同时眼前浮现你的身影?”

    杨丰怀抱着兔狲一边撸猫一边说道。

    段秀实竟无言以对。

    这是杨丰给李隆基的奏折,里面主要就是那些杂胡向慕王化,自请内附为郡县,同时献一些贡品,接着还有两名酋长的代表将前往长安,去给李隆基歌功颂德。。

    至于这奏折的结果……

    这个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羁縻县而已,唐朝有一堆羁縻州县,也不多这六十八个,李隆基无非就是赏六十八套县令的官服而已,实际上正常也根本不需要他封,这里是安西节度使的辖区,安西节度使就可以封官,尤其是这种有名无实的羁縻官更随便封,但还是先哄哄他开心为好,毕竟这些胡人请求内附也是一桩开疆拓土的好事。

    “下个月我就去攻怛罗斯,节帅那边出不出兵?”

    杨丰问道。

    “出,但不会太多,节帅之意是由白孝德率三千骑兵出宁远,会合宁远王窦忠节的蕃兵,一同向西攻取大食人控制的阿闷城,东曹王已经派遣使者到龟兹请求出兵逐大食人,到时候他们肯定也会动手。目前大食军主力都已经撤到康居,而且发生内乱,在石国等地并无驻守的军队,如果你出兵攻怛罗斯,可以迅速逼降石国,再向南与白孝德会合并以你为主帅向南攻康居,但节帅的意思是能攻就攻,不能攻只要拿下山北之地封住大食人北出的大门即可。”

    段秀实说道。

    “那得看情况再说,这打仗的事情哪有那么准的。”

    杨丰笑道。

    这是不可能的,他这一次的目标就是撒马尔罕,必须打下撒马尔罕,然后把未来的波斯都督送过去,最好以此吸引大食军主力北上,双方再搞一场怛罗斯之战级别的大战,他在一战打掉大食人的勇气,确保在未来十年內大食人没有胆量再北上,这样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对付安禄山了,甚至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越过撒马尔罕,干脆杀到波斯去带着波斯都督玩王者归来,以此让波斯人的心里长草,方便未来的波斯都督在撒马尔罕继续招降纳叛。

    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一次揍大食人要能揍多狠就多狠!

    只要后勤供应得上。

    他的大军就一刻不停地向南进攻直捣大食境内,然后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再快快乐乐地回来,养精蓄锐等着安禄山造反的消息。

    如果大食人反击,那就在撒马尔罕玩拉锯战。

    无非就是逼着石国,拔汗那和东曹这些昭武九姓国当炮灰而已,而且只要他占领撒马尔罕,那么附近另外几个被大食征服的昭武九姓国肯定也会起兵响应,这样就等于让大食人之前数十年时间在中亚取得的一切全付诸东流,彻底退出争夺河中的战场。

    “随你便,反正都是你们翁婿的事情。”

    段秀实说道。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