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康居休整了二十天。

    就在这二十天里,他挥舞着屠城的大棒,迫使这一带所有小国全都不得不横下一条心,以最快速度杀光了他们境内的大食男人,然后用马车拉着一车车人头到康居去向杨丰投降。

    所有小国无一例外。

    毕竟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康居城的那数万具死尸,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这个大唐将军的风格与其他所有人是不一样的。

    他是真会屠城的。

    反正对于这些小国来说,他的要求并不高,无论是每人一年十二文的人头税还是大唐商人的免税,或者作战时候征调他们的士兵,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大食人要的可比他要的多太多了,光安国那一年二十万银币就足够让他们选择杨丰了,至于征调他们的士兵……

    这个原本就是应该的。

    大唐将军在这里都是征兵的。

    当初高仙芝也是征调了宁远的士兵参加怛罗斯之战。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纠结太多了,而且杀了这些大食人,那些国王们还可以发笔横财。

    就这样整个河中迅速掀起血洗大食人的浪潮,在安国因为当地大食人太多,还爆发了规模不小的内战,以至于安国国王不得不向杨丰求救,而杨大将军也爽快地让杨献忠带着突骑施骑兵杀过去,一顿血腥的杀戮之后,近万颗大食人的头颅堆到了布哈拉城外,在那些用绳子串起来的大食女人麻木的目光中,浇上石脂然后付之一炬,然后在灰烬中竖起一座镇妖碑……

    这是一个极好的创意。

    虽然这个创意不是杨丰想出,但他还是迅速采纳了。

    在赏了十个大食美女和两匹阿拉伯马给提出这个创意的士兵后,紧接着杨丰就下令,所有遭受大食侵略的昭武小国都必须建一座,至于外形就简单的龟驼碑吧,但是要以汉字在碑上刻明详细内容,等完工后他要挨个检查,而且谁家的碑修得高大壮观,他会额外上奏大唐皇帝为国王加官进爵的。

    至于康居城……

    这就更得修一座大大的了。

    要用花岗岩修一座二十丈高的,这就是未来康国国王的职责了,总之……

    总之就这样断了昭武各国退路。

    毕竟他们手上已经沾满了大食人的鲜血。

    而这种血是肯定洗不去的,只要大食人重新杀回来,那么屠城是绝对不可避免的,不想面对大食人报复的屠刀,那么就只能别无选择地跟着杨丰和大食人战斗到底,只要大食人别越过铁门关,他们就可以安安稳稳享受太平,而想要实现这一点,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唐军还在这里,借助这个大唐将军的无敌,杀到呼罗珊去血洗大食人。

    把那里杀成白地。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以后他们的安全。

    毕竟唐军不可能常驻这里,杨丰早就说了他此行属于惩罚性,打完就得回碎叶的。

    他可以走,那些国王们怎么走?

    正是出于这种心理,紧接着以安国为首的昭武各国就全部派出了自己的军队,一支总计两万人马的大军加入到杨丰的联军,再加上西曹和米国等国,还有宁远等国增援而来的补充兵,到杨丰攻破康居的第二十三天时候,他就带着一支总数为八万的大军,再一次踏上了丝绸古道,开始继续他的南征。

    这里面光骑兵就达四万。

    而各类马匹还有骆驼加起来总共超过十万,所有士兵全部骑马或者骑骆驼,后者在昭武各国非常普遍,实际上这一带骆驼比马多,而且除了颠簸厉害,骑骆驼其实比骑马更适合呼罗珊的作战,毕竟那里不是河中,那里实际上是一片片互不相连的小块河谷绿洲,互相之间经常相距几百里,而且中间全是沙漠或者戈壁滩,骆驼的耐力在这样的环境是最宝贵的。

    这支恐怖的军团卷着漫天沙尘滚滚而前,所过之处一片颤栗。

    六天后,作为前锋的东中两曹联军攻破铁门关。

    八天后,杨丰亲自率领粟特联军攻破呾蜜并屠城

    “这鬼地方!”

    阿姆河或者此时大唐的称呼乌浒河北岸,杨丰站在河滩的枯草中,望着四周蛮荒而又贫瘠的土地,多少有些无语地说道。

    对岸实际上就是现代的阿富汗了。

    看看那些浴血奋战的美国大兵,就知道这里的环境是什么样子了。

    而在他身旁,庞大的军团正在淌水渡过阿姆河,宽达数十里的河岸边,一队队联军士兵骑在马上或者骆驼上,在近两千米宽的河滩上趟过一条条被沙滩分割的结冰细流,踏着松软的泥沙和一丛丛枯草缓缓向前。这就是他选择冬天行动的原因,这种依靠着雪山融水形成的河流,尽管夏天浩荡奔流,但冬天就变成小河沟了,根本不需要什么桥梁来横渡,骑着马走过去顶多水深也就是到马脖子。但也是他必须在开春前返回的原因,因为一到开春上游天山和帕米尔高原的冰雪融化,这条大河是能开进小火轮的,这里也没有可供修建浮桥的树木,他的庞大军团再想过河可就麻烦了。

    冬天是唯一的窗口期。

    而此时大批前锋已经踏上了南岸,这也是第一批踏上南岸土地的大唐军队。

    “万里觅封侯,咱们又何止万里!”

    他身旁白孝德用望远镜看着对岸那茫茫无尽的沙漠感慨道。

    “这才到哪儿!”

    杨丰转头看着左边随口说道。

    在他视线尽头,一支庞大的骑兵集群正逆流远去,那是李献忠和突骑施骑兵,杨丰在这里分兵了,李献忠率领一万七千突骑施向东,扫荡现代的塔吉克腹地,也就是以杜尚别为核心的几片河谷平原,他们的任务就是彻底清洗那里,并且保护住呾蜜的这片渡口。

    而杨丰和白孝德将率领唐军和粟特联军渡河南下,先扫荡巴里黑一带,留下军队驻守巴里黑护住侧翼,主力直扑昆都士。

    这就是杨丰的战略。

    “大食人都哪儿去了!”

    白孝德疑惑地说。

    在乌浒河对岸,一小队大食骑兵正默默注视着这边,注视着那些刚刚踏上南岸的唐军,但却没有发起任何攻击。

    话说这个问题杨丰也很茫然。

    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仍旧没有遭遇大食军主力,铁门关只有不足三千守军,呾蜜城内守军还没三千呢,庞大的呼罗珊军团主力,至今还没有露过面,而从他南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两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足够消息传到阿布.木si林那里,也足够他调集军队增援而来,毕竟从伊拉克到这里也不过骑兵一个月左右的行程,更何况他的军队不可能在伊拉克,这时候阿布.阿巴斯还没死呢,还没到曼苏尔和阿卜杜拉为争夺皇位血战时候。

    那么他的大军在哪儿?

    “管他呢?强大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笑话,无论他想玩什么我们的铁骑都一样踏碎!”

    杨丰傲然说道。

    紧接着他和白孝德相视一笑,同时发出了豪迈的笑声,然后催动他们的战马走向河水。

    渡河后的他们,依然没有遭遇到大食军主力,只有几支小规模的当地部落武装勇敢地向其发起攻击,但紧接着就淹没在那些粟特仆从骑兵的马蹄下。

    既然这样杨丰也就不需要再啰嗦了。

    第二天,巴里黑。

    “杀吧,烧吧!用血和火清洗这片已经被xie恶污秽的土地,用这些罪孽深重的妖xie头颅堆起丰碑,你们是上天诸神的鞭子,来惩罚罪恶,来荡涤污浊,让日月之光重新照耀这片被黑暗笼罩的土地,让来自东方的恩泽重回这片蛮荒的田园,让那妖xie的血流淌,让他们的哀嚎响起,让他们仰望天空的目光里只有绝望!”

    杨丰恍如神灵般,背衬着血红的残阳,站在这座古老城市的最高处挥舞手臂吼叫。

    他脚下蜂拥而入的铁骑洪流,在一条条街巷凶猛地激荡着,那些杀红眼的粟特士兵正疯狂地血洗这座城市,他们用马蹄践踏所有看到的活人,他们的刀砍下所有反抗者的头颅,他们手中的火把不断点燃一座座房屋,滚滚浓烟遮蔽了巴里黑的天空,绝望的惨叫响彻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鲜血在所有街巷肆意流淌,这座城市正在粟特人的杀戮中毁灭,没有人能够逃离。

    因为就在城外的原野上,白孝德和四千五百名唐军士兵正列阵而立,恍如一道钢铁的城墙般横亘在残阳的血色中。

    而此时距离巴里黑不到十里外一片荒芜的山坡上,一个身穿鱼鳞甲背后白色披风的中年男子,正跪倒在地默默祷告。

    在他身后,数十名护卫的骑兵用仇恨的目光,默默注视巴里黑上空那条直冲天际的黑**龙,他们甚至可以看到城外那片金属的反光,或许他们也能听到城內传来的惨叫,但他们只是默默地看着,直到那男子完成他的祷告,然后站起身重新上马……

    “走!”

    他掉转马头没有丝毫犹豫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