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杨丰这些阴险的诡计,就没必要跟他老丈人说了。

    而他的南征也至此结束。

    在经过了几乎半年征战之后,他终于将大唐的国境线一直向南推进到了兴都库什山脉北麓,至于呼罗珊军团则后撤到了迈马纳,实际完全转入了守势,那里在山区一条南北向的狭长谷地,自巴里黑至赫拉特的丝绸古道从那里斜插向穆尔加贝河,属于那种类似函谷关一类的险要。

    另外还有一支呼罗珊军团增强到了马雷。

    丝绸之路在河中和呼罗珊分成了南北两支,北支自撒马尔罕向布哈拉然后南下过阿姆河,横穿数百里黑沙漠到马雷,由马雷再向前一直到马什哈德,南支是翻越葱岭而来,沿着昆都士,巴里黑,赫拉特路线,再由赫拉特转往马什哈德。而现在无论哪条路线,杨丰都已经事实上到了西亚的大门前,大食人既要防备他沿着巴里黑,赫拉特路线南下,直扑波斯东部的锡斯坦,也要防备他的游牧骑兵从布哈拉出击,穿越黑沙漠夺取马雷或者现在的称呼木鹿,然后直奔波斯北部最重要城市马什哈德,甚至从马什哈德向西攻掠现代的德黑兰一带。

    总之此时的呼罗珊军团,完全已经代入了大宋的角色,而杨丰现在就是辽国或者金国。

    当然,他暂时对此还没兴趣。

    他将巴里黑慷慨地赠送给了吐火罗人,实际上这里原本也就是吐火罗的地盘,而在泰尔梅兹,他又留下了一支万人的粟特联军,这支联军实行轮岗制,由包括石国,宁远,三曹及康,米,史等国负责拼凑,反正这支驻军就是保护河中的,一旦波斯人从这条路线北上或者东进,这两座城市就是第一道防线,两地驻军将负责死守以待援军到达,至于他们能不能守住……

    那关杨丰屁事!

    他们守不住也是自己倒霉,碎叶离这里远着呢!

    而安国和其系统的东安,西安等国负责镇守阿穆勒,也就是现代的土库曼纳巴德,以防御木鹿方向的,那里不是最主要路线,就算有进攻的数量也不会太多,毕竟从木鹿到布哈拉之间不但有一条浩荡大河,而且还有四百里直线距离的黑沙漠。

    军队可不是商队,可以配上几倍甚至十几倍于人数的骆驼。

    这样西域的防御体系就确立。

    巴里黑和它后面的昆都士负责堵住东进葱岭和南下喀布尔的路线,屏障吐火罗及南线各属国,当然,这些小国屏障大唐的核心防线葱岭。泰尔梅兹和它后面的铁门关,负责堵住一旦巴里黑失守后的北上防线,阿穆勒负责屏障安国,这两个点撑起了泽拉夫尚河沿岸各国的屏障,而泽拉夫尚河沿岸各国又屏障突厥si坦山脉以北各国,突厥si坦山脉以北各国又为杨丰屏障他的碎叶,为李嗣业的安西军主力屏障他们的疏勒等各镇。

    总之就是一道道屏障,最终保护着大唐的直属领土。

    大唐可以高枕无忧了。

    反正就算大食人再入侵,大唐也不需要直接面对,最多出兵带领着各国一起作战,至于打烂河中,那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这就是有炮灰的好处。

    在把一切都安排好,李嗣业也带着马璘等人走葱岭返回之后,杨丰也终于带着他的大军凯旋了,就在他离开的时候,也得到了阿布.木si林的消息,这个大食帝国的传奇人物并没有被荔非守瑜一箭射死,在躺了近一个月之后,终于撑过了危险期,至少短期内是死不了了。这个消息虽然有些令人遗憾,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没死就没事吧!只是荔非守瑜的奇功打了点折扣,话说杨丰还是后来才记起,这个几乎孤身一人带着几千仓促招募的民兵阻击安禄山的大军,据说手下都跑光了他自己一个人射杀上百敌军,甚至都射到了安禄山的马车上,最后箭用尽了才跳河自杀的传奇猛将。

    如今他射伤阿布.木si林也算得上奇功一件了。

    杨丰很快返回康居,作为死守巴里黑的奖励,他把康居城交给了歌逻仆,至于是否任命歌逻仆为康国国王这个他当然说了不算,但奏折已经由李嗣业送往长安。

    实际上也不会有悬念。

    李隆基哪在乎这个,这种偏远小属国羁縻州而已,他才不在乎谁当国王,只要别忘了给他上供就行,歌逻仆能尽忠职守,这就足够在这些乱七八糟藩属国王中脱颖而出,李隆基肯定不介意封他个康国国王,顺便肯定也赏他个康居都督府都督,这一点是肯定的。

    至于其他那些国王……

    他们也不会太在意的,康居城让杨丰杀得都快变鬼城了,财富更是被洗劫得干干净净,已经没有太大的吸引力,除了西曹有点失落其他都不会太在意,当然,主要是此行他们的收获都太大了,丰收的喜悦冲淡了这个问题。话说此行粟特各军哪一个也都口袋鼓鼓的,那些大食人的盔甲,武器甚至于战马骆驼之类绝大多数都被他们瓜分,更别说还有泰尔梅兹,巴里黑,昆都士等城市收获的金银财宝和美女奴隶之类,那一支支回家的粟特军真是欢天喜地,至于此行战死的一万多各国士兵……

    这个就不值一提了。

    他们都死了还有必要纠缠这个问题吗?

    不仅仅是粟特人,杨丰手下的杂胡们也是如此,这些以突骑施人为核心的骑兵们几乎一人多了一匹马或者骆驼,而这马和骆驼上都堆着装得满满的口袋,另外上面还骑着大食女人,至于他们战死的那两千多人这个也不值一提了。

    总之满载而归的杨丰就这样快快乐乐地回到了碎叶,然后紧接着就得到了召他进京的旨意。

    同时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

    唐军在南诏又败了!

    “怎么又败了呢?”

    杨丰愕然地看着段秀实。

    “高公,岭南经略使何履光,姚州都督贾颧,中使萨道悬逊三路大军进攻洱海,高公与何履光攻破龙尾关进抵太和城,利用你给的图样制造巨砲猛攻太和城,但贾颧和萨道悬逊率领的剑南军兵败龙首关,贾颧坠入洱海而死,五万大军溃败,南诏军出龙首关绕过洱海欲切断高公后路,高公与何履光无奈之下焚毁所有攻城器械撤军,并且在滇池一带与增援他的黔州都督赵国珍会合。”

    段秀实颇为无奈地说。

    这几乎是原本历史上唐军第三次攻南诏的翻版,只不过李宓换成了贾颧而已,而那一次何履光同样打到了太和城下,只是李宓兵败而死才不得不撤退。

    “他们不会惦记我吧?”

    杨丰突然脑子一动惊悚地说。

    “你说呢?十万大军兵败南诏,你带着五千人马收复数十国,拓地两千里,斩首十余万,圣人一边看着南诏兵败的奏折,一边看着你那多得吓人的战果,你觉得圣人做何选择?”

    段秀实说道。

    然而恐怕李隆基看不到这奏折。

    杨丰很清楚,这哪是李隆基惦记他了,分明是他好朋友想请他过去帮忙擦屁股了,李隆基这时候根本在大明宫都不问外事,修修仙,和玉环姐姐打打麻将,听听戏跳跳舞,他才不会为这种小事操心,死几万大唐将士而已,他有几千万臣民,而且杨国忠也不可能让这种坏消息打扰他,就算有奏折也是高力士看,西域的好消息高力士肯定告诉李隆基,毕竟这会让李隆基开心的,但南诏的坏消息就没这必要了。

    但杨国忠得赶紧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毕竟剑南军都败两回了,他这个剑南节度使可是直接责任人。

    这样就只有找人帮忙了。

    而杨丰是他唯一的选择,一来他跟安西军是盟友,二来他跟杨丰私交也不错,三来杨丰身份低,那些高级的将领他也用不起,他找人给他解决麻烦就得拿出利益来,哪怕不拿出个节度使也得拿出个副使,但无论拿出什么官职,都意味着他得把杨家独占的剑南利益拿出一份给人。

    杨丰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一个四品忠武将军而已,随便拿出个三品官就解决!

    “那我走后这碎叶怎么办?”

    杨丰说道。

    段秀实指了指自己。

    好吧!

    杨丰不再多说了。

    事实上这种事情不可避免,毕竟他还是大唐的官员,那么就得接受朝廷的调遣,反正碎叶这边也没什么事情了,至于他的那些好东西,这个也在安西军早就不是秘密,李嗣业也已经开始在龟兹制造冷锻甲,棉布的织机也早被要去,煮盐他们那边根本不需要,剩下还有烧玻璃。

    这个依然是秘密。

    实际上他的玻璃作坊只有他的那些女奴在负责。

    段秀实就算接任碎叶守捉使,也不可能去碰这个,老段可是出了名的厚道人,而且李嗣业也早就和杨丰商议好了,这种东西只在碎叶搞,毕竟这东西对安西军以外也得保密,而想要做到保密,就不能扩散开,碎叶是最好是生产基地,对于李嗣业来说杨丰可是他的真正心腹了,在其他各城,哪怕就是龟兹城都很难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