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城外。

    “这是你们干的?”

    杨丰看着前方遍体鳞伤的夯土城墙笑着问他身旁男子。

    这座目前的南诏都城,整体造型非常奇特,实际上就是一个从西向东横着张开的V字,也就是说没有西城墙,南北两道城墙的交汇点,这V字的尖端就是西城墙,而里面的内城也叫金刚城就在这个尖端,直接建在一座小山的山顶,西侧苍山流出的两条溪流正好从南北两道城墙下流过,形成天然的护城河,而太和城的东端张口直面洱海,同样也没有城墙,准确地说这座城市就是南北两道城墙。

    这两道城墙横断整个洱海西岸只有五六里宽的平原,护着里面大概三平方公里的城区。

    “这都赖将军的石砲!”

    杨丰身旁男子,同样看着城墙上那一块块新补的补丁笑道。

    这是高仙芝给杨丰的助手。

    同样也是自告奋勇而来,原本剑南军的,剑南军败后被高仙芝收拢到自己麾下,据说是儒学世家,但却异常向往战场,当然,这在唐朝实际上很流行,这个时代儒生投笔从戎是一种很普遍现象,比如著名诗人高适,就是那个男儿本自重横行的……

    当然,他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而这个人也是原本历史上的唐朝名将。

    呃,这是崔宁。

    原本历史上的西川节度使,中唐镇守西川,多次击败吐蕃和南诏,只不过此时他还叫崔旰。

    “实际上次最多再有半月,高公和何公就能攻破这太和,将军所设计之石砲确是为攻城利器,数百斤重巨石投出数百步,砸在城墙上立刻大块崩塌,据说光城内被砲石打死打伤的南诏人就近三千,阁罗凤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可惜制成得太晚,刚轰了不到两天,龙首关前剑南军就溃败,南诏军和助战的吐蕃军绕过洱海攻我军后方,高公只能无奈撤军。”

    崔旰不无遗憾地说。

    这倒不奇怪,这时候的夯土城墙哪撑得住配重投石机啊!

    “攻城终究是下策!”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走向城门。

    “让他们内乱,自相残杀才是上策!”

    突然他回过头说道。

    很快他们到达太和城门前,在交了入城税,并且接受了搜查之后,杨丰以普通商人身份,带着崔旰和八名赵家死士,另外还有十几匹驮食盐的马匹,堂而皇之地走进太和城,之前他们也是这样进的龙尾关。

    阁罗凤不禁商旅,实际上他欢迎那些能给他带来盐的走私商,这个南诏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相反还很开明,很有政治经济头脑……

    当然,他还是得死。

    越是这样的人物越得死!

    进城后在一名熟悉城内情况的赵家死士带领下,杨丰一行寻找客栈住下,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们毫无异常地如同普通商人般,根据那些真正来太和城做过生意的商人所教授的,联系城内牙行销售他们带来的盐,丝绸,铁器之类,同时联系采购这城里的一些土产,这座城市一切都和大唐城市没什么区别,这里最初也是西爨所建,只是后来被南诏夺取,而在这期间,包括李晟在内一共五十名死士也以各种身份进城……

    西赵的人谎称东爨人,高仙芝和何履光派出的死士则化妆成僧侣,包括李晟也是如此。

    呃,这是最好的身份掩护。

    甚至比商人还安全,这时候南诏从阁罗凤以下,所有百姓都信佛,就连事实上相当于王宫的金刚城,都是因为当初李隆基赐金刚经才命名,而整个太和城的制高点,就是金刚城內的鹤峰寺。

    两天时间里,杨丰等人和进入城内的其他死士迅速建立起联系,并且熟悉了城内道路,同时以各种方式靠近到了金刚城外,到第三天的时候动手前的准备工作就完成,只等由杨丰负责的武器运到,至于杨丰运输武器的方式……

    第三天夜。

    雨中的洱海上,一名夜渔的渔民坐在灯光下的小船上,悠闲地哼着小曲同时撒出了渔网,紧接着他开始缓缓向上收起,突然间那渔网猛然抖了一下,然后他就立刻收不动了。

    “快,大鱼!”

    他惊喜地大喊一声。

    他身后正在垂钓的儿子急忙跑过来,这名曾经跨洱海出击,摧毁过唐军在东岸造船基地的壮汉,毫不犹豫地接过他爹手中渔网,大吼一声猛然往上拉,但渔网中的大鱼体型甚巨远超其想象,刚拉起不足一尺,一股巨大的力量拖着他猛往下一趴,脚下的小船都狠狠向下一沉,这壮汉也是很强悍的,他死命抓住渔网,双臂憋得青筋绷起,大吼着和那网中的大鱼较量着,旁边他爹同样抓住渔网,终于堪堪止住了渔网的下沉。

    “是鳌,是巨鳌!”

    他爹惊恐地喊道。

    几乎就在同时,一股恐怖的力量骤然传来,来不及撒手的他们,猛然一下子被带进湖水。

    但下一刻那股力量消失了。

    整个渔网也陡然变轻,当那壮汉带着惊恐拉起来时候,那渔网已经变成了破网兜,而在水面上一阵细碎的气泡冒出,并且不断向西,甚至隐约可以看见泛起的泥沙,就这样迅速在黑暗中消失。

    “巨鳌,是巨鳌!”

    那老渔夫在水中哆嗦着说。

    而在距离他三十米外的水下,扛着一个巨大木箱的杨丰,正一脸郁闷地扯着身上的破渔网片,在他口鼻处汇聚的能量,正不断从湖水中分离出溶解的氧气为他提供呼吸所需,而他呼出的二氧化碳,正变成细碎的气泡不断向上冒出。

    这就是他运输武器的方式。

    洱海东岸是群山,而且并不是南诏控制区,唐军虽然战败,但仍然控制着姚州,也就是姚安,还有就是楚威,也就是楚雄,依靠着高仙芝收拢的西爨遗民对环境的熟悉,把武器运输到洱海东岸并不难,难的只是如何运进太和城,洱海上有大量亦兵亦民的南诏渔民警戒,外面有龙首龙尾两关控制交通线,理论上武器的确没法偷偷运过来,但是……

    从洱海水下就不一样了。

    扛着一大箱武器的杨丰,挣脱渔网之后继续向前,借助雨夜的掩护从水下一直走到洱海西岸,从太和城东边走进没有城墙遮挡的城内,然后利用自己那敏锐的听力,如幽灵般避开巡逻士兵不断悄然向前急速走着。大唐长安城他都这样每天晚上往返他亲亲好姐姐那里,至今没被金吾卫的士兵抓到过一次,更何况是这小小的太和城,而且因为处于一个极其安全的环境内,城中其实也没什么巡逻的。他在雨中街道上穿行不到五分钟,就已经到了金刚城下,尽管扛着一个大到惊人的木箱,但他依旧如猿猴般爬上城墙,紧接着跳下去很快溜进鹤峰寺。

    寺內佛塔前,一位宝相庄严的大师正襟危坐,身后两名僧人正拖走一具尸体。

    “你来了!”

    身穿袈裟的李晟淡然说道。

    “我来了!”

    杨丰点头答应,紧接着他放下木箱打开。

    就在同时,李晟身后九名僧人迅速涌出,将箱子里十张神臂弓取出,当然还包括五百支弩箭,大唐著名神射手,曾经单枪匹马闯到吐蕃人的城下,一箭射杀挑战的吐蕃将领的李晟大师,随手接过一支神臂弓,如获至宝般欣赏一下。

    “走!”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走进塔內。

    他身后那些从安南军精心挑选出来的死士,一个个扛着神臂弓迅速消失在佛塔內。

    看着这一幕,杨丰露出一丝笑意,紧接着转身就像扑击的猎豹般骤然跃出,转眼又出现在了金刚城外,一个小时后,他再次出现在这座城市的时候,肩头又多了一个同样的巨大箱子,只不过他这一次直接返回了他居住的客栈。

    “快,立刻对着号码领取各自的!”

    崔宁匆忙对那些死士说道。

    而在杨丰的箱子里,是一套套拆解开的明光铠,当然,除了明光铠以外还有一柄柄百炼钢的横刀,再就是特制的战锤,就在崔宁等人分配武器时候,杨丰已经再次离开,以同样方式从水下横渡洱海,从洱海东岸的运输队手中,将第三批武器和盔甲运回并且送到了另一处据点,他就这样一次次不停往返洱海两岸,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时候,一支包括十名神臂弓手,四十名重装陌刀手的小型突击队就悄然武装起来。

    “走,我带你们去封妻荫子!”

    拎着一把特制狼牙棒的杨丰,恍如游戏里的大怪般狞笑着说道。

    紧接着他走出客栈,走进外面的雨夜中,顺手将身子黑色袍子的兜帽扣上,在他身后包括崔宁在内,九名全身冷锻明光铠的重甲步兵,配着横刀和战锤,拎着布套套住的陌刀同样扣上兜帽走进雨夜,在他们身后是十几具横陈的死尸。

    而就在此刻,另外四组同样的死士也离开了他们的藏身处。

    他们的目标是金刚城的城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