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不好了,大家过来了!”

    含凉殿的无限春光中,一名宫女的惊叫让寒冬骤然降下。

    玉环姐姐和杨丰同时停下。

    紧接着玉环姐姐惊慌地试图挣脱那捆绑转过身,却发现杨丰居然还留在里面,她立刻转过头看着他用颤抖的哭腔说道:“你个小冤家,还不快拔出去!”

    “慌什么!”

    杨丰镇定地说道。

    他丝毫没有即将被捉奸在床的觉悟,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就连那宝贝都同样没有这种觉悟,居然还保持着原本的状态,然后在玉环姐姐惊慌的目光中,他仔细听了一下李隆基的脚步声,立刻判断出这位同道中人的位置还得近百米,而含凉殿外面的道路不是直线,是一处处花丛假山分隔出的曲折廊道,实际距离还得延长一倍多,李隆基是在太监宫女簇拥下缓慢行走,一秒钟能走一米就不错了,也就是说李隆基走到这里最少也得两分钟。

    这还怕个鸟!

    他一手揽着玉环姐姐小腹,一边继续着,一边扯断了布条。

    玉环姐姐一脱困立刻就要挣脱,但却被他蛮横地锁住,牢牢箍在自己身上,玉环姐姐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杨丰却丝毫没理会,而是依然就那么抱着她,一边继续着一边朝那些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以最快速度清理现场,所有被撕碎的衣服全部藏起来,地上的一片狼藉整理干净,这时候李隆基的脚步声已经不足五十米了。

    “小冤家,你快停下吧!”

    玉环姐姐哀求道。

    因为害怕她的浑身都在颤抖,虽说她被宠上天,就算让李隆基知道她真得偷食也不一定会死。

    可听说和捉奸在床不一样啊!

    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女人当面被别人搞啊!

    “停下?姐姐不觉得更刺激吗?”

    杨丰笑着说。

    他的确感觉更刺激,就连动作都猛烈了许多,玉环姐姐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他就这样抱着玉环姐姐一边说话一边走出去,外面一片慌乱的宫女太监震撼地看着他们,很显然这家伙的胆子都快突破天际了,而玉环姐姐因为他的猛烈进攻甚至几近昏迷。

    “圣人来时,就说贵妃去蓬莱山赏夜雨了!”

    杨丰说道。

    说完之后他抱着玉环姐姐纵身跃起,直接到了房梁上,然后几步到了正中的巨大匾额后面,这才抱着玉环姐姐趴在房梁上,顺手扳过她的俏脸吻着她,玉环姐姐几乎迷离地回应着他。就在这时候,下面混乱的脚步声响起,从匾额下的缝隙里,可以看到那些宫女太监纷纷行礼,紧接着李隆基的身影出现,神智都快不清醒的玉环姐姐,一边侧着脸和杨丰纠缠着,一边从上方俯瞰着自己的丈夫,然后任凭杨丰在自己背后进攻。

    突然间她剧烈得抽搐了一下。

    但就在这一刻,杨丰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窒息和各种复杂的感觉刺激下,她几乎是忘记一切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

    但她的声音却没有发出。

    玉环姐姐不停地抽搐着,一波波释放她的能量。

    “贵妃哪儿去了?”

    下面李隆基的声音响起。

    “回大家,贵妃在蓬莱山赏夜雨。”

    一名宫女说道。

    “这雨天也不怕着凉,去叫她回来!”

    李隆基说道。

    他头顶的玉环姐姐死命地挺直了身子,而杨丰也同样浑身颤抖着,把她的腰死死抱住。

    李隆基说完向书房走去,就在他背影从视野中消失的一刻,匾额后面的两人同时瘫软下去,然后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趴在房梁上,几滴水滴从匾额下滴落,正滴在一名宫女头顶,她却一动不敢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玉环姐姐才虚弱地转过头,用恨恨的目光看着依旧趴在自己背上的杨丰,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嘴唇上,同时用目光询问他接下来怎么办?

    杨丰只是笑了笑,就在下面宫女太监散开后,他抱着玉环姐姐悄然探出身子,双腿一蹬就像扑击的猎鹰般,径直从半空掠过几乎无声地落在了敞开门的寝室,里面的亲信宫女拿着衣服急忙上前,迅速擦干净玉环姐姐身上残迹,重新给她把衣服穿上,然后杨丰一手玉环姐姐一手她贴身宫女,直接从窗口跳出去,在花园中跳跃向前,迅速跑到了从太液池畔到含凉殿的廊道上,然后放下了她们。

    就在他转身要走时候,玉环姐姐突然抱住他,然后吻在他嘴上,紧接着又一下子推开他。

    “以后再这么胆大包天……”

    她恨恨地欲言又止。

    “那又怎样,姐姐不是很快活吗?”

    杨丰笑着说。

    玉环姐姐羞愤地拧了他一把,紧接着把他推到了假山后,这时候来找她的宫女太监们打着灯笼出现了,她以最快速度恢复雍容,带着后gong之主的威严,在贴身宫女的搀扶下走过去,在花丛中消失的一刻,回过头瞪了还在看她的杨丰一眼,杨丰立刻做了个亲吻的动作,贵妃姐姐回应了一个相同的动作,然后转过头消失在了花丛中。

    杨丰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开。

    不过他并没有出宫。

    他还有件小事需要处理一下。

    他借着夜雨的掩护,就像猫一样穿行于亭台楼阁间,很快到达了三清殿。

    因为崇尚道教,这大明宫里最多的就是道观,比如专门供奉他们李家自认的老祖宗的玄元皇帝庙,还有最大的就是这三清殿。

    杨丰隐藏在暗影中,仔细倾听了一下里面传出的各种声音,然后迅速确定了里面的情况,紧接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座大殿门前,将大门推开一条缝挤了进去,看着大殿內供奉的三清像露出一丝阴险笑容。下一刻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直接跳到了中间的元始天尊肩膀上,从小瓶子里用手指勾了点红色颜料抹在双眼下,在夜晚空荡荡的大殿森严的神像上,立刻出现了两道诡异的泪痕,一丝冷风吹进来烛光摇曳中,整个大殿立刻就变得鬼气森森。

    呃,他要再添点妖异。

    这年头皇帝就在乎这个,正所谓国家将亡必出妖孽。

    尤其是这种皇宫里发生的怪事,通常都是被当做重中之重解读,他这时候还不知道,他的合作者们已经把大唐搞得无比灵异了,实际上就算没有他这一招,李隆基也已经确定了那妖孽的身份,剩下只是如何逐步解决而已。

    给元始天尊画完血泪的杨丰,跳下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之后,立刻带着满意的笑容又跳到了灵宝天尊像上,如法炮制给灵宝天尊也添了两道血泪。

    下一个是道德天尊。

    然而就在他一手红颜料准备往道德天尊眼睛下面抹的时候,蓦然间这座神像的底座下方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紧接着就是一声嘤咛。

    他急忙转头望去,却正好和一双惺忪的睡眼相对。

    “嘘!”

    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你,你在做什么?”

    那双眼的主人用娇憨的嗓音茫然地说道。

    杨丰却没有回答她,而是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依旧完成了自己的最后工作,这才在这个有些天然呆的女道士疑惑目光中跳到了她面前,顺手把小瓶子揣进怀里,然后把带着颜料的手一握,当他再张开的时候,里面已经多了一朵淡红色的小小冰玫瑰。

    “送给你的!”

    他递到那女道士面前笑眯眯地说。

    “你是神仙吗?”

    后者惊喜地说道。

    紧接着她看着那也就指甲盖大的冰玫瑰,伸出自己嫩白的小手,小心翼翼地伸到杨丰的手掌下。

    杨丰手掌一翻,冰玫瑰落在她掌心。

    那女道士带着甜美的笑容惊呼一声。

    骤然间杨丰的手捂在她嘴上,她茫然地看着杨丰,但后者却一掌轻轻打在她后脑勺上。

    “玛的,失误!”

    杨丰接住倒下的女道士说道。

    很显然这大殿并非无人,只是她在道德天尊像旁睡着了,因为呼吸极其轻微也没有被他听到,所以才造成了这次意外,幸亏这个女道士有点天然呆,可能在这里久了没出过宫,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纯得跟白纸一样,但凡一个脑子明白的肯定先喊一嗓子,那样的话他可就有点麻烦了,不过现在如何处理这她却很棘手,辣手摧花扔城外渭河里当然最简单,可是杨丰却有点下不去手……

    “话说这三清殿怎么有女道士,而且还是个混血小美女?”

    他低头看着怀里女道士。

    后者看起来十七八岁年纪,这在这个时代算是大龄了,如果不是因为当道士,估计这时候早当妈了,鼻子高挺,肤色白皙,眼窝有点深,但却没有那些胡女那么明显,模样堪称绝色,哪怕一身道袍也无法掩盖天生丽质,但她的这种丽质却不一定受欢迎,因为在大唐胡女实际上代表着低贱。

    “还很有料!”

    杨丰试了一把立刻确定这一点。

    就在他把手从人家胸前拿开的瞬间脑子里忽然一动。

    “这真得麻烦了!”

    他下意识地说道。

    因为他已经想起这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