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后,咸阳桥。

    杨丰驻马桥头,蓦然回首。

    今天是他启程的日子,他身旁全身甲胄的李晟正在策马走过,而在李晟的身后,一队步行的侍女中间,虫娘乘坐的马车缓缓驶来,她正趴在窗口开心地看着杨丰。

    这位大唐公主,丝毫没有被抛弃到万里之外的伤感.

    事实上她最近正处于难以抑制的兴奋中,虽然她要去的地方连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到,但既然有杨丰相伴就无所谓了,重要的是被养在笼子里十八年的她,终于可以飞向属于自己的天空了,终于不用在一座沉闷的大殿里,天天对着一些沉闷的道士,可以自由自在地放飞心灵,话说此时她的精神状态就像那些即将前往大学的高中小女生一样,看她托着腮趴在马车窗口的灿烂笑容就知道了。

    而在虫娘的马车后面,是赵倩那辆精巧的四轮马车。

    这家伙正郁闷地看着杨丰。

    很显然赵倩对于去碎叶的兴趣并不是很高,虽然她是妾室,但在长安可没人敢以杨丰飞妾室来对待她,好歹她爹也是个郡王,甚至依靠她的狡猾,在长安的贵妇间还混得如鱼得水,但是这好日子结束了,一到碎叶,她就必须得在大妇的阴影下生活了,她对于接下来在李秀拳头下的日子充满了绝望。

    尤其是她还打不过李秀。

    而在赵倩身后长长的队伍几乎望不到头。

    这是一万两千人的万里远行。

    那些骑马的士兵,徒步的青壮,一辆辆载着物资和老弱的马车,在长安城外的官道上,全都在默默地向前走着,他们还将不停地这样走下去,一天,十天,甚至数十天,几百天的走下去,他们脚下这条古老土路向前无尽绵延,穿过陇右,穿过河西,穿过西域,甚至穿过遥远的大食,一直向前到达更加遥远的地中海岸边。

    这就是丝绸古道的东方起点。

    “你在看什么?”

    白孝德好奇地问道。

    瑟瑟秋风中,杨大将军正用深情地目光盯着送别的人群,至于他的目标……

    他的目标自己都不知道是哪个。

    他亲亲好姐姐,呃,姑姑,打着为公主送行旗号的玉环,呃,这个也是姑姑,留守长安的阿紫和其他几个女奴,还有十几个和他有过特殊关系的贵妇都在那儿呢,尤其是他那两位亲亲好姑姑,昨晚跟他酣战一夜居然还能硬撑着起来送行,这也的确是难为她们了,可怜玉环姑姑还被两名宫女一左一右架着呢!话说这么多送别的人,他也就只能用深情的目光来概括了,至于她们认为自己看的是谁那就随她们便了。

    “唉!”

    杨大将军长叹一声。

    弄不好这是最后一面了。

    虽然他肯定不能坐视玉环姐妹死在马嵬坡,到时候是肯定要伸手来救一下的,但这种事情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能否成功也没绝对保证。

    虽然他的确能及时赶到。

    安禄山起兵后,一直过了半年多李隆基才逃亡,这么长时间足够消息送到碎叶,然后他孤身返回了,而只要他到达,那么想在乱军中把她们姐妹救出来并不难,但问题马嵬坡之变什么时候发生,甚至会不会是在马嵬坡发生,这些就很难保证了,他也不可能还没发生就提前动手,而且他也不能阻止其发生,这样的话操作起来的难度就很大了,总之营救的成功率很低,低得连一成都没有。

    到时候一切都得看天意了。

    至于救出以后……

    那个不在他考虑范围,大不了扔到碎叶去,随随便便给她们换个身份继续养着,如果连容貌都稍作改变的话就是堂而皇之地带在身边,每天当暖床器也不会有人知道。

    话说整容方面他还是很有天赋的。

    “快看,你那小qing人来了!”

    白孝德突然笑着说。

    杨丰的目光一转,立刻看到了人群中一个不起眼角落,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裙的身影,还有一双凄婉的目光。

    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

    李盈抬起手做告别状。

    此刻一切尽在不言中。

    “可惜了,这么可人的小娘子,却只能看不能吃啊!”

    白孝德很不开眼地说。

    “谁说我不能吃的?”

    杨丰说道。

    “呃,去吃呀!你要有本事把个五姓七家的女儿弄到自己床上当妾,我就把我妹妹输给你,你要是有胆量踢开李嗣业的女儿,让她当正妻,我也把我妹妹输给你,敢不敢?”

    白孝德继续刺激他。

    “我记得你就一个没男人的妹妹还是个寡妇吧?”

    杨丰无语道。

    “我们家可是龟兹王!”

    白孝德眼睛一瞪说道。

    他们家的确是龟兹王,虽然龟兹是安西节度使驻地,但龟兹国是依然存在,而且国王世袭龟兹都督府的都督,其性质与河中各属国差不多,不过已经没什么实际权力。白孝德又不傻,杨丰现在就是河中经略使,未来前程不可限量,哪天跟安禄山一样一下子把安西,北庭,河中三镇全兼着也毫不奇怪,这可以说是安西军这个集团年轻一代的首领。那么用一个守寡的妹妹加深关系完全值得,至于他妹妹给杨丰当妾的问题,赵国珍都能用打赌把赵倩给杨丰当妾,那他白家又有何不可?

    “你这是逼我啊!”

    杨丰说完毅然决然地掉头,在身后那一片依依惜别的目光中过了咸阳桥策马西去。

    白孝德很意外地看了看李盈,然后又看了看杨丰的背影,无语地摇了摇头,紧接着也转头上了咸阳桥,追着杨丰的背影而去,在他们后面绵延十几里长的队伍,在瑟瑟秋风中伴着飘零的落叶,带着绵延的尘埃,慢慢开始了他们的漫长旅程。

    当天晚上,李盈在府中失踪。

    气急败坏的李家快马追上了西行队伍,却得知冠军侯早已经先行而去,以他的速度估计都到陈仓了,然后李家的人继续向前,当他们追到陈仓的时候却得知冠军侯早走了,另外的确还带着一个女人,自知已经追不上的李家随即停止追击,并且隐瞒了李盈失踪的消息,对外只说她向慕佛法已经前往剑南出家为尼了。

    当然,这就欲盖弥彰了。

    反正全长安城,基本上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冠军侯的风格简直让那些纨绔子弟们视为偶像。

    这是一言不合就私奔啊!

    不过这与杨丰无关了。

    二十天后,热海东岸。

    一匹浑身尘埃的骏马,带着嘶鸣声骤然下,马背上的杨丰随手拍了拍身后,紧接着把他背上正在睡觉的李盈解下来放到地上。

    “啊!”

    后者揉了揉眼睛,骤然发出惊叫。

    她就像做梦一样,看着面前皑皑白雪间,这片碧蓝如宝石的湖水。

    “好看吗?这是咱家的!”

    杨丰伸出手搂着她的腰,趴在她耳畔说道。

    李盈忙不迭地点头。

    突然间杨丰将她横抱起来,在她的尖叫声中,一下子把她扔进了湖水中,不会水的李盈慌乱地扑通着,就在那湖水没顶的一刻,杨丰骤然间落下,紧接着又把她抱住了。

    “你真坏!”

    李盈弱弱地捶着他胸口。

    “等一下还有更坏的呢!”

    杨丰看着她的俏脸,笑咪咪地说道。

    他虽然一路背着李盈而来,但实际上两人并没发生关系,毕竟哪怕有他背着,在马上每天颠簸五百里也是非常疲惫的,再加上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身的尘土,这就更没什么兴趣了,所以杨丰才把她扔进湖水中。虽然此时已经是初冬,甚至两岸的山林中都已经覆盖了白雪,但湖水还是暖和的,要不然这里也不会叫热海,此时泡在暖暖的湖水中洗去一身征尘,重新露出娇美容颜的李盈在他饿狼般目光中,不由得羞涩地低下了头。

    “别,别闹,让人看见!”

    她弱弱地说道。

    “人,哪有人?”

    杨丰四顾茫然道。

    这里的确没人,这里实际上就是他的那座度假别墅,但却是夏天时候过来使用的,冬天根本一个人没有。

    李盈这才注意到岸边那一大片建筑里面,居然跑出来一群野鹿在门前看着她们,她立刻红着脸靠进了杨丰的怀里,后者的手悄然解开了她的腰带,她颤抖着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地任凭他摆布,很快她身上的衣服就从湖水下漂了上来,那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示的身体,在清澈如纯净玻璃般的湖水中伴着粼粼波光如同白玉般无瑕,两点粉色在波光中时隐时现。

    杨丰抓住她的纤纤柔荑,轻柔地从自己肩头拿下,然后伸进湖水中抓住了某物。

    李盈的心狠狠跳了一下。

    杨丰牵着她的手在那里一点点向前滑动着,她那俏脸上的慌乱也越来越明显,突然间她低下头,狠狠咬在了杨丰的肩膀上,同时就像下定了决心般一把抓住引向目的地。

    “准备好了吗?”

    杨丰在她耳畔低声说道。

    她颤抖着用一只手死死抱住杨丰。

    下一刻……

    “唔!”

    她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叫,紧接着双眼的泪水涌出,死死地咬住了杨丰的肩膀,两人就这样保持着这种姿势一动不动地漂浮在湖水中,一丝淡淡的血丝从水下升起,看着这血丝的李盈咬的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