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归义哪敢说不同意啊!

    他要是敢说不同意,估计下一刻脑袋就被杨丰揪下来当球踢了,而且城外还有近三万大军,回头杨丰一声令下把拓折城屠了也绝对毫无压力,这个屠了康居,屠了呾蜜,屠了巴里黑的家伙,做这种事情可是从不手软。

    其他各国会为他主持公道?

    别开玩笑了!

    杨丰一声令下,其他各国只会快快乐乐地来一起动手!

    在河中这地方,跟着杨丰有肉吃这是公认的真理,但是,敢违抗杨丰的意志,那么肯定被当肉吃,这同样也是公认的真理,所以服从他是唯一选择,好在杨丰要的地方其实也不算大,而且主要是一些山间的小块河谷,在石国也属于边缘地区,话说石国好歹也是河中有数的大国,这点地还给得起,而且对于听话的,杨丰也一向是慷慨的,这次南征肯定会格外照顾石国,到时候损失也还能从大食人身上弥补一些。

    就这样,在心里自我安慰了一下之后,李归义迅速换上了一脸的忠心耿耿,然后拍着胸脯表示,这普天之下都是大唐皇帝的土地,他只是大唐皇帝册封的诸侯而已,为迎接公主驾临河中,他拿出点地那是应该的!

    都是自家人。

    分什么彼此啊!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

    你的还是你的!

    就这样怀化郡的地盘解决,东以怛罗斯河上游河谷起,西至白水城以西,南至至白水城以北,除了永胜城以外,还有一座原属石国的千泉城,至于那里的百姓到时候自己选,愿意迁入石国的迁入石国,愿意留在原地的自然也就变成怀化公主的属民,这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反正大唐的实际控制区终于越过卡拉套山,正式伸入了锡尔河流域。

    接下来就没什么事情了,在拓折城修整三天的大军,连同石国派出的军队浩浩荡荡南下。

    这时候总兵力达到三万五千。

    就在杨丰的大军开始渡过结冰的锡尔河时候,实际上不属于他管辖的宁远军也赶来会合,河中经略使辖区以俱战提为界,俱战提以东的宁远还是归安西节度使,虽然宁远王归李嗣业管,但这种发财的好事他是肯定不能错过的。上次宁远军作为主力在康居可是狠狠捞了一笔,现在杨大帅再次南征,无论如何也得带着老朋友一起玩,话说就算窦驸马不想出兵他手下将领们还不答应呢,谁不知道跟着杨丰就是出去发财的?不就是上次南征战死了几千士兵吗?和那些将领们一口袋一口袋扛回的金银财宝比起来,死这么点人算个屁!这样联军总兵力就一下子膨胀到了四万二,然后到达中曹城的时候东曹王的大军也赶到,当杨丰踏入康居城的时候,因为中曹王兼康居都督府大都督歌逻仆,或者同样刚刚获得的赐名李归诚的加入,联军总兵力骤然间突破五万。

    但这只是开始,因为紧接着西曹和米国,何国,史国的军队也加入进来,这样又突破了六万。

    但这还没完。

    因为安国和所属东西小三安国的军队实际上也加入,而且此前一直没有参加过联军的火寻王也派出了三千骑兵,很快就会沿着乌浒河逆流而上到达安国,只不过按照计划他们直接向南所以不需要过来汇合。

    这样实际上联军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七万五。

    而安国这一路兵力有点少,为了保证他们成功夺取马雷绿洲,杨丰又分出一万突骑施骑兵加强到那里,他们将从阿穆纳也就是土库曼纳巴德出击,渡过乌浒河穿过三百里黑沙漠攻击马雷,夺取这座同样的丝路重镇,黑沙漠的核心,顺便向南进攻以牵制马什哈德的大食军。

    而杨丰则率领主力出铁门关与吐火罗及波斯军会合向南进攻赫拉特,护送波斯国王和波斯都督到这个波斯北部难得一块富庶的产粮区玩王者归来,重新建立作为大唐附庸的波斯王国,让波斯国王殿下从此成为扎在大食帝国身上的一颗毒瘤,并且像癌瘤扩散一样不断摧毁这个几乎与大唐并驾齐驱的强大帝国,让熊熊圣火继续燃烧在波斯高原,让那滚滚浓烟遮蔽新月的光辉。

    另外和西路军会合攻下波斯北部第一重镇马什哈德,并直接推进到里海南岸。

    至于是否再向前……

    那就得看情况而定了。

    反正杨丰就是去烧杀抢掠,能走多远当然走多远,要是时间允许的话去泰西封旅旅游,站在幼发拉底河河畔唱一曲征服也是可以的,不过那里还是有点太远了,所以杨丰目前也不太敢确定。

    哪怕从赫拉特启程,那也是五千里远征啊!

    哪怕以杨丰的大脑也感觉有点疯狂。

    任务分配完成后,杨丰立刻率领大军南下铁门关到达呾蜜城。

    这里已经被改名冠军城。

    不过这个名字不是杨丰改的,而是李归诚为了拍他马屁所改的,不仅仅是如此,因为这座城市经过屠杀,剩下已经没多少人口,只是河中各国拼凑的五千联军驻防以作为警戒,所以整个冠军城所在的这片山谷经过河中各国一致同意,直接送给冠军侯大人作为他的私人领地。当然,实际上就是为了拉住杨丰,毕竟杨丰的大本营在碎叶,万一哪天大食人反攻回来的话,他要是先看几个月热闹,让河中各国和大食人拼得两败俱伤了再来捡便宜,那么河中各国可就真得欲哭无泪了。

    所以干脆给他一份好了。

    一旦真有事发生,也好让他记着自己在这里还有地盘,那样救援的速度多多少少也快点。

    “这得好好建设啊!”

    杨丰站在乌浒河边,背对河面看着向北绵延的河谷说道。

    他这块领地可不小,原本这里是呾蜜国,呾蜜也叫呾没国,降唐后被设立为羁縻的姑墨州,国王被封为世袭的姑墨州都督,但实际上这里很早就被大食吞并,上次南征时候大食人在这里进行了激烈抵抗,所以占领后直接就被屠了,而整个南北近三百里的谷地都是旧呾蜜国的,现在也就都是他的了,这是他的私人土地。

    而且非常适宜农业。

    现代塔吉克就是由这里开始这样一条条南北向山谷组成,从天山和葱岭的融雪汇成一条条河流,这些河流向南汇入乌浒河,每一条河流灌溉一片山谷,每一片山谷都是农业区,这里有天山阻挡着南下的寒风,气候温暖阳光充足,如果算起来甚至比碎叶还适宜农业,碎叶直面北方下来的寒风,冬天还是很冷的,但这里的冬天就暖和多了,基本上和内地的淮南一带差不多,冬天气温绝大多数时候都徘徊在零度左右,如果在这里大规模移民垦荒无疑是非常好的,就这气候和水源条件种水稻都没问题。

    事实上现代这地方的确以水稻作为主要农作物,亩产和明朝时候江南差不多。

    但移民还是大问题。

    “冠军侯何不仿碎叶例,在此重新建一座大城呢?”

    李归诚笑着说。

    他们都盼着这种好事,只要杨丰和在碎叶一样,再把这里打造成一座钢铁要塞,那么河中各国基本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虽然还有马雷方向一个缺口,但以河中各国之力足够防御。

    “建大城?但建大城得要大量人力啊!”

    杨丰说道。

    “这个包在我们身上!”

    李归诚拍着胸脯说道。

    “那,那就建大城,等打完这一仗咱们在这里建一座大城,再驻扎上一支大唐精兵!”

    杨丰满意地说道。

    等他打完这一仗,基本上大食人就没有能力出波斯高原了,而接下来如何镇压这些乱七八糟小国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在这里建一座要塞就非常有必要了,它向南可以控制整个阿富汗,向西沿乌浒河顺流而下甚至可以一直到火寻,向北控制整个现代的塔吉克,向东一直到葱岭。以后无论是向波斯扩张,还是向印度扩张,这都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后面上万平方公里的山间河谷,只要有很好的灌溉系统的话,养活百万人口都毫无压力,和碎叶一南一北两个点正好控制住整个中亚。

    至于移民问题……

    这个就只能慢慢想办法了,好在这座城得明年才开始建设,等安史之乱爆发,大唐盛世落幕,想来从国内向河中移民就容易多了,实在不行还可以继续抓壮丁,话说以后一边平叛一边趁机抓壮丁往这边送也挺不错。内地肯定不怕损失个百十万人口,那里有几千万的人口基数,只要恢复和平很快就能补充上,但对于这里来说,哪怕多几百几千的汉人移民也是非常宝贵的。

    这件事也就这么定了。

    “走,渡河!”

    看着乌浒河的数十里河段上,那一队队趟过枯水期浅浅河水的士兵,杨丰催动战马说道。

    而在乌浒河的南岸,前来迎接的吐火罗王和波斯王已经隐约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