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贵部士气不高啊!”

    杨丰端坐马上,一边看着旁边列队受阅的波斯士兵,一边对这支波斯军的统帅,大唐陇西郡公,金紫光禄大夫,左武卫将军李益说道。

    这位李将军是波斯人。

    据说祖上曾经出过波斯王后。

    当然,真假就不知道了!

    大食灭亡波斯后,对波斯采取残酷的压迫,并且采取等级制,大食人自然是第一等,改变信仰的波斯人称为马瓦里人是第二等,保持拜火教信仰,但订立驯服契约的波斯人称为迪米为第三级,而迪米和奴隶以及牲畜同等级别。他们甚至不能和大食人并排行走,如果有波斯人骑马遇见大食人步行,必须得下马并且把自己的马给这个大食人,同时摧毁波斯的宫殿城市,熔化他们的艺术品,禁止说波斯语,所有坚持说波斯语的直接遭到屠杀……

    种种压迫导致了初期波斯人的大规模反抗,只不过反抗方式不同。

    一部分干脆改变信仰,然后在大食信仰的范畴內反抗。

    比如阿布.木si林。

    他就是波斯奴隶,而他的呼罗珊军团就是大食化的波斯人。

    而真正的大食人已经成废物了,战斗力和现代的王爷们一个水平。

    尽管这些来自沙漠的蛮族拼命想摧毁古老的波斯文明,但实际上却在后者的光芒下迅速倾倒,毕竟之前他们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东西,他们只是一群在干旱贫瘠的荒原上被艰苦生活磨练出来的野蛮人。当他们突然一下子来到富庶的幼发拉底河畔,伫立在那泰西封古城前,仰望那百尺高的拱门时候,他们那点蛮族的荣耀瞬间粉碎,然后他们也和入关的八旗一样,迅速在辉煌的波斯文明和优越的生活消磨下,失去了他们的爪牙。

    然后波斯人重新崛起了。

    以阿布.木si林的成功为标志,这些大食化的波斯人重新崛起,并且以造反者的身份逐渐壮大,然后利用大食人的内斗,帮助哈希姆家族战胜倭马亚家族,摇身一变成了独霸呼罗珊甚至左右大食政局的军阀。

    而他们实际上成功了。

    因为尽管阿布.木si林原本历史上这一年被杀,但大食帝国的军事从此彻底掌握在了呼罗珊军团手中,在此之后数十年间,一个个出身波斯人的将领或者军阀崛起,阿巴斯帝国也和东方的大唐一样,在这些骄兵悍将的争斗中不停地衰弱下去。终于在六十年后,阿巴斯王朝的大将呼罗珊波斯人塔希尔,就将波斯东部和阿富汗西部的大食土地分出去建立了塔希尔王朝,而中亚则变成波斯萨珊王朝后裔萨曼家族的地盘,甚至到十世纪时候,就连波斯西南部和伊拉克东北一带都被同样是波斯人的布韦希王朝控制。

    大食帝国的皇帝,只能躲在巴格达的永恒宫里,等待着蒙古铁蹄的践踏。

    可以说波斯人彻底夺回了属于他们的土地,当然,他们付出的是信仰的改变。

    而还有一类波斯人。

    他们选择了抵抗到底并且在失败后逃离故土。

    李益就是这种人。

    不管他是不是波斯贵族,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一直抵抗大食的那部分之一,失败后他很聪明地以朝贡方式逃到了大唐,并且自称波斯国王的使者,这个波斯国王恐怕就是他自己编出来的了,因为他说的波斯国王据说在波斯高原西部,那里早已经沦陷大半个世纪,但李隆基不会知道这些,出于对万国来朝的开心,李隆基封了他官爵,并且让他的家族在大唐过着优越生活,原本他们可以一直这样舒舒服服过下去,他的儿子孙子都会成为大唐官员。

    但可惜杨丰结束了这一切。

    不仅仅是他的,还有那些同样舒舒服服在大唐过安定日子的波斯人的。

    他倒是无所谓,毕竟如果成功的话他得到的会很多,他会得到一个自己掌权的国家,但对于这些构成波斯军的普通波斯人来说,这样的结果就很令人欲哭无泪了,他们在大唐衣食无忧的舒舒服服过日子,很多人甚至都生活数十年,早就忘了他们这个什么故国了。再说就算是故国,这鬼地方哪比得上大唐富庶繁荣,尤其是这些家伙多数都生活在长安洛阳的,一下子被抓壮丁一样拉来,无异于那些从纽约酒吧直接被扔到坎大哈战场的米国大兵,那士气能好才怪呢!

    更何况他们还得为波斯国王的复国承担军费。

    他们在大唐的家人在缴纳大唐赋税同时,还得额外再交一笔按人头算的复国捐。

    呃,这名字是杨丰起的。

    总之这些波斯人需要自己掏钱来供应自己打仗,那钱经过层层转手后实际上变成物资到他们手中的连一半都不到。

    可他们也没理由反抗啊!

    “难道他们没有重归故土的喜悦和复仇的兴奋?作为波斯人,大食人侵占他们祖祖辈辈的土地,杀戮他们的亲人,将他们赶出家园,赶到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现在他们回来了,他们以复仇者身份回来了,然后用他们的刀去砍下仇人的头颅,重新在圣火照耀下,夺回属于他们的土地,此时的他们难道不是应该欢呼吗?可为什么我在他们脸上看不到呢?就连粟特人都在欢呼,就连吐火罗人和突骑施人都在欢呼,为什么作为波斯人,他们却没有欢呼呢?”

    杨丰很费解地说。

    “呃,冠军侯,这些将士们的父母妻儿都在大唐,他们只是过于思念亲人而已。”

    李益尴尬地说道。

    “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作为波斯男人,大食为灭,何以家为?与国仇家恨相比,儿女情长难道不是应该暂时抛开吗?都打起精神来,难道非得本帅把你们的家人也要来吗?”

    杨丰立刻吼道。

    那些波斯士兵陡然一振,所有人全都以最快速度挺胸抬头。

    “告诉我,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杨丰紧接着吼道。

    那些波斯士兵一片茫然。

    “报仇雪恨,杀大食人,夺回我们的故土!”

    李益赶紧喊道。

    “杀大食人,夺回故土!”

    那些士兵稀稀拉拉地喊着。

    “不,不对!”

    杨丰突然笑着说道。

    “你们不仅仅是来复仇,夺回故土的,你们还是来发财的,那些大食人当年抢走了波斯的所有财富,他们抢走了泰西封那堆积如山的金银,他们抠下你们宫殿的宝石,他们熔化了你们的神像,所有大食人的家中都堆满了金币银币宝石和珍珠。那都是你们的,都是他们抢了你们的,现在你们要做的是把这些财宝抢回来,你们要抢他们的钱财,抢他们的女人,抢他们的所有一切。看看这些人,看看这些粟特人,吐火罗人,突骑施人,他们都是来干这个的,他们都等待着那狂欢的一刻,那么你们甘心落在后面把所有这些都让给他们吗?”

    杨丰吼道。

    “不愿意!”

    一名波斯士兵带着激动的颤抖喊道。

    “不愿意!”

    “复仇,杀大食人,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

    ……

    然后无数波斯士兵发出激动地吼声。

    “对,就是要这样,这才像个样子!”

    杨丰满意地说。

    就在这时候,在他前方数十名骑兵策马而来,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马背上居然都是女人,为首一个颇为美艳的波斯少女,身上穿着明晃晃的镀银盔甲,手中提着一支马矟,身后红色披风猎猎,看上去英姿飒爽,尤其是那盔甲穿在身上别有一番风味,看得杨丰俩眼瞬间放光。

    “这位是?”

    他转头问李益。

    “这是鄙国国王之妹,圣人赐名李英娥,自幼夙怀复国之志,因我族人太少,故率领一队女兵随行。”

    李益说道。

    “巾帼不让须眉啊!”

    杨丰感慨道。

    这倒是很正常,毕竟大唐的波斯人数量有限,而阿罗憾一族既然获得了波斯国王之位,那自然要全力以赴为此而战,家中男人不够肯定女人也要上,尤其是接下来如果能够在波斯夺取一块土地,那么这块土地如何统制也需要亲信的人手,实际上整个阿罗憾家族除了老弱病残和小孩,能动的无论男女都跟着他们的国王而来,萨珊王朝上层的女性本来就有干涉政治的传统,甚至专门的女兵都有,而且还曾经出过两代女王,这种特殊时期,阿罗憾家族的女人自然责无旁贷。

    说话间李英娥在他面前带住了战马,紧接着下马上前行礼:“波斯国禁卫军大将军李英娥见过冠军侯!”

    杨丰赶紧上前一步扶住。

    “李将军真有平阳昭公主风采啊!”

    他扶着李英娥双臂说道。

    就在同时两人四目相对,李英娥的俏脸露出一丝羞涩,但那目光却丝毫没有躲闪,反而毫不畏缩地迎着他的目光。

    “节帅,鄙国国王正等候将军!”

    紧接着她说道。

    说话间从杨丰手中抽出双臂。

    “那,那就不要让大王久等了!”

    杨丰笑咪咪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