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了一把蒙古人,把一位哈希姆家族的长老拿马蹄踏成肉泥后,杨丰对图斯的进攻胜利结束。

    下一站是尼撒布尔。

    不过他晚了一步,因为就是他攻陷图斯的同一天,阿布.木si林率领的呼罗珊军团终于返回,并且在尼撒布尔城下击败了被杨丰分派出去进攻那里的部分粟特军,好在杨献忠率领的西路军恰好赶到增援,长途跋涉刚刚返回的呼罗珊军团已经筋疲力尽,没敢继续追击就撤进尼撒布尔,所以粟特联军的损失还不算太大。

    “好了,不就是死了几千人嘛,回头攻克尼撒布尔,你们先进去!”

    杨丰说道。

    那些粟特将领立刻精神一振。

    谁先进城就是谁先挑好地方,之前都是唐军最先进城,然后把最有价值的地方一占,可以说一座城市三分之一的财富就到手了。

    现在杨丰把这好事给他们?

    跟着这样的好领导夫复何求啊!

    此刻这些粟特将领满腔感动,至于他们死的那三千人……

    谁还在乎哪个呀!

    活着的人得到好处就行了!

    死了的人死了就死了吧,我们会照顾他们的妻女的。

    “节帅,阿布.木si林的部下还没全部到达,不如趁此机会攻破尼撒布尔,先把这家伙解决,然后再对付他的后续,而且刚刚得到从南边来的拜火教徒报告,说此次北上的只有呼罗珊军团,大食军并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增援!”

    杨献忠说道。

    “这就对了,曼苏尔巴不得他死呢!”

    杨丰冷笑道。

    曼苏尔的确巴不得阿布.木si林死在唐军手中,最好连呼罗珊军团都全军覆没,这时候他皇位到手,这些家伙也该兔死狗烹了,杨丰虽然在侵略他的土地,但实际上对曼苏尔来说这个侵略者才是真正盟友。杨丰就算击败甚至全歼呼罗珊军团,也不可能跨过波斯高原去打他,呼罗珊对于曼苏尔来说也不重要,有两河的富庶平原,地中海沿岸和尼罗河三角洲这些好地方,他对于隔绝在高原另一边的呼罗珊看得并不重。而呼罗珊军团这个大食内部的,已经主宰了两次皇位更迭,一次朝代更替的军事集团,才是曼苏尔的心腹大患,没有任何君主能容忍这样的臣子存在,哪怕这个臣子是忠于自己的,话说他没给阿布.木si林在背后捅一刀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给后者提供支援。

    但这样的话……

    “等着,等他的大军到齐!”

    杨丰冷笑道。

    “节帅,咱们的伤亡也不小。”

    杨献忠提醒他。

    联军的伤亡的确不小,因为总喜欢屠城,而且对大食人采取没有任何余地的杀杀杀,所以无论赫拉特还是图斯,大食人都是血战到底,虽然不需要承担攻城的伤亡,但城内的巷战同样血腥惨烈,仅赫拉特一城,联军的伤亡就近一万,再加上梅马內,图斯和马雷等地的,实际上包括那些波斯炮灰在内,联军伤亡已经超过两万……

    当然,这是联军伤亡。

    实际上唐军伤亡不足两百。

    但这终究是伤亡,而且还在赫拉特留守,分出运送占利品,还有进攻疾陵城的,目前在图斯的兵力只有五万。

    而呼罗珊军团到齐后,再加上尼撒布尔及附近各地大食军,他们总兵力恐怕不下十万人,也就是说将拥有两倍优势,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趁呼罗珊军团还没全赶到,全力攻破尼撒布尔,只要攻下尼撒布尔,这场南征实际上就全胜了,而呼罗珊军团后续就算赶到,也没有能力从唐军手中重新夺回尼撒布尔,更别说图斯和赫拉特了,他们将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转入防御,阻挡唐军继续前进。

    立刻进攻是最好选择。

    “不,我们就等着!”

    杨丰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说道。

    他要搞个大事情,他忽然发现自己对呼罗珊军团的削弱,已经到了需要暂停一下的地步,他消灭了呼罗珊军团,对曼苏尔来说肯定是好事,甚至有利于大食内部的团结。

    而他需要的是大食内部分裂。

    而分裂大食的最好办法,应该是削弱曼苏尔而不是呼罗珊军团。

    另外必须明确一点,他要从大食切下来的,实际上就是赫拉特,马雷和图斯,再加尼撒布尔和疾陵城,但更多的土地就没必要了,因为那是波斯人自己的事情,他犯不着替波斯国王干太多事情。事实上波斯国王太强,对他也不好,真要让波斯国王尽复故土,那么紧接着他就需要面对一个新的敌人,当年的波斯可是同样野心勃勃,甚至疆域都扩张到了中亚,所以维持一个以呼罗珊为核心的波斯,对他是有利的,但如果这个波斯再囊括更多地方,对他反而就不利了。

    波斯王会不太听话的。

    而整个呼罗珊也就还剩下尼撒布尔没到手了。

    还有就是里海南岸的基地,这个应该说已经到手,他的目标是戈尔甘,这时候的名字是希尔卡尼亚,萨珊王朝时代的一个省,那里的托尔卡曼港是里海南岸重要港口,从图斯向北越过山区就是,那里在战略上没有任何重要性,实际上也没有大食军驻守,只要把军队开过去就能拿下,也就是说他想得到的,除了这座尼撒布尔之外,其他所有地方都已经得到了。

    但他并不能罢手,想反他还要继续向前进攻,一直打到……

    一直打到泰西封。

    这个疯狂的念头,让他一下子有种难以抑制的激动。

    的确,他就要打到泰西封。

    这里距离泰西封三千多里,道路是没有问题,正好沿着丝绸之路,从这里向西到达德黑兰,当然,这时候没有德黑兰,那里是波斯北方重镇拉伊,从拉伊转向西南,沿着丝绸之路直达巴格达,或者说泰西封,泰西封城就在巴格达东南几十里外,而大食目前的都城还在库法,就在巴格达东边也不远,真正迁都巴格达就是曼苏尔干的,也就是说他可以直接打到大食的都城,然后在库法烧杀抢掠一番,不但可以获得最大的一笔财富,而且可以使曼苏尔的威严扫地,同时也使大食皇权成为笑话。

    就像当年八国联军进北京一样。

    而曼苏尔的皇权成为笑话,他的实力受到沉重打击,其结果就是大食各地野心家纷纷动手。

    哈希姆家族可是刚刚夺权没几年时间,甚至倭马亚家族的一个余孽还正在向西班牙逃亡,原本历史上很快他就会在柏柏尔人,北非和西班牙的部分大食军拥护下,建立起以西班牙为领土的后倭马亚王朝,也就是中国古籍所称的白衣大食,甚至紧接着柏柏尔人也建立了以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为核心的国家,而叙利亚埃及这些地方的大食人也不是说对哈希姆家族忠心耿耿的,一旦哈希姆家族过于衰弱,让这些人看到机会,那么玩割据他们也是都懂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攻破库法,很可能会使整个大食四分五裂,虽说灭亡不至于,但变成军阀混战却是很有希望的。

    这就很令人期待了。

    但是,他必须在这之前解决呼罗珊军团,当然,不是消灭,而是以另一种方式。

    一种更好的方式。

    “这得好好动动脑子了!”

    杨丰怀抱着一只可爱的小沙猫,一脸深沉地坐在交椅上,抬起头望着艳阳高照的天空。

    在他身后,李英娥很懂事地给他捶着肩膀,然后用自己的某两个器官在他脖子上轻轻蹭着,就像他怀里那只蹭脑袋的沙猫一样,当杨献忠的背影消失后,杨丰突然间把猫一扔向后抓住她的衣服,在她的惊叫声中一把拽了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杨丰的大军没有向尼撒布尔发起进攻,而是舒舒服服地在图斯城内休整,毕竟连续这么长时间作战也很疲惫,图斯城内有的是物资,有的是女人,为波斯复国而来的各族勇士们,一边享用着大食人留下的美食,一边享用着那些抓到的女奴,这样的生活也是很惬意,比如说杨大帅和波斯公主殿下这些天就如胶似漆,几乎形影不离,一到晚上公主殿下那亢奋的尖叫声响彻帅府。

    总之,完全一片逍遥快活。

    但和他们一山之隔的尼撒布尔城内,阿布.木si林和他的呼罗珊军团却始终没敢过来打扰他们。

    尽管他的大军也在不断赶到。

    呼罗珊军团已经被打怕了,上次巴里黑城下,那个恍如魔神般的身影和那些浑身包裹在铁甲中的大唐骑兵就像噩梦般,始终烙印在呼罗珊军团士兵的大脑中,他们没有胆量在野外面对这些不可战胜的敌人,只有城墙才能给他们面对唐军的勇气,他们不敢出战,阿布.木si林也从没想过从杨丰手中夺回失去的土地,他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现在想的,只是阻挡住杨丰继续前进的脚步。

    就这样双方诡异地对峙了十天。

    十天后,呼罗珊军团全部进入了尼撒布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