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罗珊军团的头号敌人就这样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首领。

    在杨丰带领下,八万呼罗珊士兵席卷尼撒布尔城,瞬间淹没了城内几千大食人,那些被压迫近百年,积攒了近百年仇恨的波斯人,狂欢一样把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征服者拖出来乱刃分尸,洗劫他们的一切,把他们的女人按在他们面前。甚至就连一些普通的马瓦里们也加入这行列,接着拜火教徒,景教徒,摩尼教徒和那些奴隶们同样打起了落水狗,那些大食人惊恐尖叫着在全城喊打的声音中如老鼠般四处躲藏,但最终结果还是变成一具具血肉模糊的死尸。

    仅仅两个小时,这座城市的大食人就被杀干净了。

    呼罗珊军团正式加入联军。

    然后他们和他们那些之前的敌人们一样,带着对金银财宝的渴望,带着对杀戮的欲望,跟随着他们眼中的恶魔,就像一群嗜血的猛兽般,开始向着他们的国都进军。

    去抢劫他们的皇帝。

    这支大军包括了呼罗珊军团的全部八万士兵,四万突骑施,粟特和吐火罗士兵,另外还有五百唐军,就杨丰的五百具装骑兵跟随,南霁云率领四千唐军步兵和剩余一万联军留守图斯城,顺便向北进攻希尔卡尼亚,另外监督尼撒布尔城內信奉大食教的波斯人撤离……

    实际上也没人撤离。

    那些波斯人没那么虔诚,只要不杀他们无非回归拜火教,他们能在大食人的刀子下改信大食教,当然也能在唐军刀子下改信回他们原本的信仰,说到底信什么神这种事情,其实完全取决于利益和刀子。

    后方的事情杨丰就不管了。

    有南霁云和谢雄主持作战,有李英娥负责安抚人心,或者说有瓜分那些大食人的土地收买人心,波斯国王想真正控制这一带很容易,其实光一个分大食人土地就足够。

    大食占领波斯后采取的制度类似八旗,大食人以军事化组织,分头派驻各地主要城市圈地,以军事化组织定居繁衍,就像各地驻防八旗一样,而他们控制着各地最好的土地,那些马瓦里人和迪米们只能保留差的,甚至给他们当奴隶,现在这些大食人被杀光了,那些土地分给剩下的人,那么剩下的人不论信仰什么,肯定都会欢迎国王的归来,甚至当地的波斯人紧接着就组织军队加入到国王麾下。

    而在这同时,杨丰率领全部骑兵的十二万大军直奔拉伊。

    和之前走到哪儿杀到哪儿不一样,沿途但凡为他们提供食物的,那么就完全纪律严明秋毫无犯,而且还帮助当地马瓦里,迪米和奴隶们血洗大食人,并且瓜分他们财产和土地。

    有呼罗珊军团参加。

    有波斯民族仇恨的鼓动。

    有实实在在的利益引诱。

    最终结果就是沿途没有一座城市为曼苏尔而战。

    那些马瓦里,迪米和奴隶们狂欢一样迎接这支大军,然后在这支大军帮助下血洗他们城市的大食人,瓜分这些大食人的一切,同时为这支大军提供需要的物资,甚至还有一些地方豪强干脆组织军队加入联军,亢奋地喊着复仇的口号,准备去攻破自己的国都抢自己皇帝的财产。

    这其实没什么奇怪的。

    和英法联军打进圆明园时候老百姓一起动手一个性质。

    库法的财富再多,那里的城市再辉煌,也与这些老百姓无关,那是皇帝和贵族的,他们甚至连踏进皇宫的资格都没有,让他们流血保卫这东西,话说他们还没那么贱好不好。杨丰虽然是敌人,虽然是入侵者,可跟着他却能够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那波斯人民当然不介意跟着他一起干了。别说曼苏尔实际上是异族征服者,就是换成萨珊王朝时代抢泰西封,估计这些波斯老百姓也一样会开开心心加入。

    结果就是杨丰的大军花十五天时间从尼撒布尔杀到拉伊时候,他的十二万大军居然变成十五万了。

    拉伊,这座原本历史上会变成德黑兰的波斯北方最重要城市,同样在杨丰大军到达的一刻,向着他们敞开了大门,然后这座城市的豪强,原萨珊王朝后裔的巴尔马克家族首领带着一万波斯士兵,把四千颗大食人的头颅堆到了杨丰的面前,换取了杨丰的大军在城外扎营而不是进城,紧接着第二天这一万大军就加入南下行列。

    十六万大军在已经返青的波斯高原上,以每天百里的速度滚滚向前,沿途所有波斯城市还是无一抵抗。

    他们就像病毒般扩散着背叛与杀戮的瘟疫,沿途所有波斯地方豪强无不趁机杀光他们城市的大食人,然后加入到抢劫都城的队伍。

    就这样他们纵贯波斯高原。

    沿途无一抵抗。

    不但无一抵抗,也不但波斯人纷纷加入,甚至他们制造的混乱还在向他们两旁的波斯土地蔓延。

    杨丰的进军路线是沿着现代的德黑兰,埃克巴坦那,克尔曼沙阿,一直向西南直插波斯高原边界的扎格罗斯山脉,在哈鲁纳巴德折向西北,只要过了西北的著名要塞席林堡就进入两河,或者说巴比伦尼亚。在出席林堡之前,扎格罗斯山脉以东全都算是波斯高原,这片高原是波斯亡国后抵抗最坚决的,有点类似于南明时候的西南山区,同样也是大食统治力最差的,绝大多数地方实际上就是以那些马瓦里人的地方豪强为主,大食人的数量很少……

    大食的人口本来就没多少。

    在这个帝国他们实际上和八旗差不多,当年和波斯决战时候,大食各部竭尽所能也不过拼凑了三万军队,他们除非和八旗跟汉人地主合作一样,和那些被他们鄙夷的马瓦里豪强合作,否则就根本不可能统治如此庞大帝国。

    而结果也就是马瓦里豪强崛起。

    随着杨丰大军不断向前,叛乱的病毒从他们的路线两侧,一刻不停地向外蔓延,那些知道呼罗珊军团造反消息的各地豪强,纷纷看到了他们摆脱大食统治的机会,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血洗大食人的狂潮,杀光他们的男人,抢走他们的财富和女人,瓜分他们的土地,甚至一些地方还爆发马瓦里人和迪米们之间的混战,毕竟大食人数量有限,杀完抢完之后没能彻底释放的杀戮欲望,也就只能朝之前的同伙了。

    可以说整个波斯高原正在陷入一片疯狂当中。

    就这样在离开尼撒布尔一个月后。

    杨丰的大军到达席林堡。

    这次终于没有开门投降的了。

    一个月时间倒是还不足以让曼苏尔调来叙利亚,埃及和汉志等地的大食军队,毕竟呼罗珊军团造反的消息从北方传到他耳中,基本上也得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而证实并确认这个消息同样需要一定时间,但这一个月时间但也足够他集结起两河的军队,并且加强席林堡等扎格罗斯山脉几处重要山口的防御了。

    而只要守军能够依靠地形优势阻挡这支入侵者一个月,那就差不多可以等到各路勤王大军云集了。

    然而……

    这是不可能的。

    席林堡城下。

    在背后数万双目光中,杨丰拖着狼牙棒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就像头狂暴的犀牛般,笔直地撞向这座要塞的城墙,城墙上那些射箭扔石头的大食人都傻了,茫然失措地盯着这个疯狂的身影,而在杨丰背后,无论粟特人还是那些见识过他战斗的呼罗珊士兵,无不发出狂热的吼叫声,战鼓拼命擂动,号角发出嘹亮的响声,在这万众瞩目下,杨丰纵身跃起,手中狼牙棒举到半空,在对面利箭的密集撞击中,大吼一声带着下落的力量狠狠砸下。

    “轰!”

    一声恐怖的巨响。

    那城墙底下就像被啃过的苹果般瞬间少了一大块。

    呃,大食人堵塞了他们的城门。

    下一刻是寂静,死一样的寂静,整个战场上无论联军还是大食军,全茫然地看着那残缺的城墙。

    骤然间吼声再次响起。

    站在城墙脚下的杨丰再次腾空而起,紧接着伴随同样的巨响和尘埃的飞溅,在八百斤狼牙棒和他那恐怖的力量打击下,那城墙再次向里塌了一块,接下来的半分钟里所有人都傻了一样木然地看着他那狼牙棒不断砸落,半分钟后随着他的最后一次砸落,那城墙突然间就像解体的沙堡般轰然塌落,仿佛炮弹爆炸般的尘埃冲天而起,一下子淹没了他的身影。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着那尘埃之中。

    蓦然间一个身影腾空而起。

    紧接着他就像从天而降的金雕般高举着狼牙棒,从半空落下狠狠砸在了城墙坍塌处,约三米高,顶部厚度还不足半米的残骸上,然后那近五米宽的夯土应声坍塌,一个触目惊心的豁口赫然出现。

    城破了!

    但直到现在很多大食人的脑中也还一片空白。

    “我就是你们的神!”

    杨丰拎着狼牙棒站在城墙的豁口上转过身,猛然在头顶挥动了一下同时大吼一声。

    在他脚下坍塌的夯土正好铺成了一条直通豁口的斜坡,就像一条大路般正对着城外列阵的千军万马。

    “杀!”

    骤然间阿布.木si林和杨献忠手中的刀同时向前一指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