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设想的香积寺大战没有了。

    崔乾佑拒绝了城外决战。

    这个半年前在灵宝击败了哥舒翰,封常清和王思礼的家伙,在孙孝哲所部几乎全军覆没以后,就已经预测到了城外决战的结果,他没什么手段能挡住杨丰的河中铁骑,契丹骑兵就已经是他手中最强的进攻力量了,就这都遭河中铁骑碾压,其他那些结果不会更好的,作为安禄山部下头号大将,他还不至于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既然这样坚守长安,利用这座大唐国都的坚固城墙,避开那些恐怖的铁骑就是最好选择。

    “弄个几百套女人衣服来。”

    长安城外杨丰冷笑道。

    “派人给他们送过去吗?”

    荔非守瑜说道。

    不,弄几十架床弩来,用床弩给他们射过去,顺便看看能不能弄些女人用过的脏东西,也给他们一起射进去!

    杨丰说道。

    荔非守瑜恶寒了一下,赶紧去搜罗了。

    当然,这没什么用处,最多也就是恶心一下叛军,崔乾佑又不是什么青春期小孩,怎么可能因为他的这点羞辱而改变战略,他选择坚守也是深谋远虑的,长安城内粮食充足,当初李隆基逃跑时候,并没有烧掉这座城市的储备,再加上他们最近在外围大肆劫掠的粮食,就是支撑一年时间也毫无压力,先打几个月再说,反正不需要面对河中铁骑的话,他们自信还是能挡住唐军的,而剩下就看洛阳的安禄山如何选择了。

    这长安可不易攻啊!

    郭子仪在后面忧心忡忡地说。

    崔乾佑能撑住,相反朝廷却不一定能撑住,关中本来就粮食不足,基本上全靠江淮的漕运来供应,但漕运已经断了,虽然杨丰提议新开汉江漕运,的确能解决运输,可问题是叛军也在猛攻睢阳和南阳,南阳陷落最多漕运危险点,睢阳若陷落叛军可就直接抄江淮,那时候漕运就彻底没了,没有漕运关中战场是撑不住的。

    他们必须速战速决。

    “世伯放心,在小侄面前无坚城!”

    杨丰突然回过头笑着说。

    大王,只不过就是这长安城得受到一些损毁了。””

    紧接着他对李俶说。

    “”毁了再建就是,邓公有何良策?

    李俶说道。

    “传令给那些新兵,所有人全部进山去伐木,先造个几百架巨砲,我就不信这夯土城墙能挡住三百斤重的石弹,另外请大王下令召河西安家的安太真携带石脂过来,越多越好,石头砸,火烧,我看那崔乾佑能在城内撑几时!”

    杨丰说道。

    他又不着急,既然这样就慢慢砸呗,三个月打开长安,半年內再夺回洛阳,别耽误了他去救他的红颜知己就行了,许瑶可是必须得救,这段时间正好可以让他随心所欲地在周围抓壮丁,抢女人,收养孤儿什么的,有攻长安城这个大旗罩着,估计朝廷也不会关心他部下的纪律问题,只要别太出格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相反如果他迅速打开长安,反而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抓人了。

    既然这样也只能如此。

    紧接着在把几百件女人衣服和yuejing布射进城内恶心了一下叛军后,唐军刚刚抓的那些炮灰们,包括郭子仪,王思礼等人所部,全都被撵到附近山里去伐木,太白山里有的是参天大树,砍伐后拖到长安城下在杨丰亲自指导下迅速制造投石机。而且全部都是最大型的配重投石机,可以把三百斤重石弹抛出数百步,同时大量的炮灰也被撵去采石头制造石弹,从河西的仓库紧急运来猛火油,实际上这个军中本来就有,就连安太真或者新名字李抱真也被调来。

    不仅仅是配重投石机。

    巨大的攻城塔也开始制造。

    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吕公车,这东西最适合长安这种地形,地面土质坚硬,不用担心会陷进去,而且四周平坦也没有什么阻挡。

    就在这边紧锣密鼓地准备攻城器械时候,河中军的纪律也正在成为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很显然这些据说在西域抢遍了所有国家,甚至都杀到大食国都去洗劫一空,尤其是喜欢抢女人的骄兵悍将们在内地并没有收敛他们的习惯,除了拉壮丁比较凶以外抢女人也比较凶,尤其是长安周围各县,经常发生士兵抢女人的事情。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跑到某个地主家说人家附逆……

    可怜这长安周围的地主,谁为了活命还不伺候一下叛军,虽然这种事情的确也可以算是附逆了,可……

    可我们附逆也不归你们管啊?

    怎么不归我们管?我们河中将士万里救中原,那是嫉恶如仇,容不得半个逆党,再说既然你们以前附逆那以后也有可能附逆,甚至说不定现在就跟逆党有勾结当奸细,这个真的有可能,必须得拉到军营里好好调查一下,当然,我们是很讲道理的,绝对不会严刑拷打,更不是抓捕你们,我们又不是县衙,我们只是请你去军营喝喝茶问问话,要不是奸细肯定会把你再送回来的,要是奸细……

    要是奸细就得按军法砍头了。

    那些地主老财当然明白这隐含意思是什么,叛军也是这么干的,赶紧敞开了说吧,你们到底要多少钱。

    呃,我们不要钱,其实是我们队正看上你们家女儿了?我们万里迢迢来这里,也没个女人什么的,那日子可是苦啊,我们万里救中原把你们从逆贼的魔爪解救出来,你们把女儿嫁给我们是不是应该的?什么?女儿已经许配人家?那丫鬟也行,我们不挑食,只要是年轻女人就行,不在乎什么娘子丫鬟的!要是连丫鬟都不给那就跟我们到军营里喝茶吧!

    总之就是这样的。

    “唉,我也没办法,真得,他们就是这样子,都被我惯坏了,世伯,不信你可以问问鱼监军,他们在河中的女人都是怎么来的。”

    杨丰很无奈地说。

    “郭公,这算不得什么大事,河中军的将士万里而来为国血战,无非就是弄几个女人,而且还多数都是些婢子,无须在意,他们在河中的家里那些女人都是在外征战时抓的,那些老兵家中甚至妻妾成群,没有一个是娶的,全都是抓的。他们跟着邓公血战沙场,很多其实就为女人,这些女人在河中不但为他们干活,为他们生儿育女,甚至还有女兵在军中,他们不在乎朝廷赏赐,就上次那点赏赐不够他们买酒喝的,但他们依旧忠心耿耿为国血战,难道他们弄几个女人都要处罚吗?”

    鱼朝恩很不满地说道。

    好吧,郭子仪决定不再多管闲事了。

    他之所以管,无非就是作为副元帅有这方面职责,还有作为杨丰的长辈,觉得有义务提醒他注意名声,现在一看这帮混蛋闹了半天把抢女人作为主要动力,这完全就是一个抢女人的团伙,既然这样他管个屁,他的确是副元帅,可唐军是节度使制,他作为朔方节度使插手河中军的军纪这是很犯忌讳的,一向习惯明哲保身的他可不会做这种得罪人的事。

    更何况各军都多多少少有类似的情况,哪怕他的朔方军也不能说没有这样的例子。

    “丰生,此物就是云梁?”

    他抛开这个问题,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逐渐成形的八台巨型攻城塔说道。

    “对,此物可载三百士兵,最上层弩手居高临下射击城上,中层是重甲的陌刀手,一旦推至城墙可放下吊桥直接登城杀敌,底层是撞车,可不断撞击以摧毁城墙,实际上只是来备用的,此物过于沉重,需数百人来推动向前,必须得平坦坚实土地,尤其是还得给它在护城河填出通道,小侄所造的没有底下那些,不需要靠近城墙,就只是一座单纯的移动塔楼,主要用来装神臂弓手居高临下俯射城墙的。

    真正用来打开长安城的,还得使用巨砲。

    集中所有巨砲在某段城墙持续不断轰击,直到用那些数百斤重石弹把城墙彻底砸塌。

    而云梁的用途是掩护士兵在护城河填出通道,一旦轰塌城墙,那么云梁上神臂弓手不断轮番射击,压制豁口两侧敌军,咱们的士兵迅速填平豁口正面的护城河,紧接着重甲步兵冲过护城河向豁口进攻,夺取豁口放后面的骑兵进城,以小侄估计崔乾佑那时候肯定会向东逃往陕郡,那么咱们的精锐铁骑就在骊山一带等着,他们只要出城立刻侧翼横击,一举将这些冒犯宗庙的逆党全歼。”

    杨丰说道。

    这就是他的全部计划。

    “照贤侄所说,这以后还真就没什么坚城了!”

    郭子仪感慨道。

    投石机当然不是高科技,但投掷几百斤巨石的,在大唐的确属于逆天神器,因为在这之前的都是人力拉的那种小型投石机,李世民攻洛阳时候守军大炮飞石重五十斤投两百步,基本上这就是最大的了,这样的投石机对夯土城墙打击效果有限,但换上投掷三百斤巨石的配重投石机,夯土城墙就很难再支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