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的消息很快传来,高大诗人做事的确干净利落,不但阻击并解决了李璘的大军,而且还附奏李璘畏罪自杀。

    至此李亨彻底松了口气。

    紧接着他就派出亲信太监啖庭瑶南下迎接太上皇还京,同时他的大驾也从灵武启程还宫,不过杨丰没兴趣留在长安等着迎接他,因为陕郡的军民起兵逐叛军,郭子仪的大军此时已经收复整个关中兵临崤山,杨丰随李俶直接东进,并且在蓝田分出王思礼率后军走商洛道解南阳之围。

    这时候鲁炅那里撑得也已经很艰难了。

    尽管没有睢阳之战名气大,但实际上南阳之战同样惨烈,也已经到了人相食的地步,一个死老鼠都能卖到四百文,话说他的对手可是射了杨丰一床弩的田承嗣,原本历史上他再有俩月就该弃城而逃,王思礼速度快点应该能救下他。至于进攻洛阳的任务由杨丰和郭子仪负责,长安之战王思礼也就是跟着打个酱油,尽管出兵前李亨唯恐兵力不足,但因为杨丰和西域三镇军的狂暴战斗力,实际上目前李俶手下的这支大军兵力已经很多余了,不但分出王思礼,而且还分出李光弼他弟弟李光进率领两万人马北上增援李光弼,后者和上党节度使程千里已经率军攻克土门关杀出井陉。

    总之此时唐军转入全面反攻。

    不过让杨丰意外的是,安禄山居然没被手下弄死。

    这也很正常。

    毕竟原本历史上,这段时间安史集团是保持攻势,甚至史思明,蔡希德,高岩秀,牛庭玠的十万大军还在围攻太原,所以安禄山对于这个集团来说没那么不可缺少,但此时他们的处境却很不妙,不但关中重新被唐军夺回,史思明还得在出井陉的李光弼和程千里,大同的辛云京,平卢的刘正臣,海上的李皋四路进攻下疲于奔命,这样为了保证内部团结,以便于各部守望互助,就必须得有他这个最高统帅。

    哪怕这个最高统帅已经废了。

    此时的安禄山已经基本上不管事情了,被一身毒疮折磨的他每天只能靠酒精来缓解痛苦,实际上所有事情都是安庆绪和严庄等人处理。

    但安禄山的旗帜没有倒。

    这对此时的叛军来说很重要。

    和这一点相比,他那越来越暴和喜怒无常的脾气,也就只能暂时先忍一忍了。

    毕竟没他人心就散了。

    杨丰率领河中铁骑耀武扬威,护卫着李俶一路东进,在华阴表演一下衣锦荣归,这里是他家乡,然后紧接着开进潼关,到灵宝战场拜祭一下自己的老上司和哥舒翰,顺便阅兵誓师一下,再向东会合了郭子仪,两部再加朝廷直属的总计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过崤山兵临函谷关……

    汉函谷关。

    函谷关有两座,一座在陕郡与潼关之间,这是秦时函谷关,也是真正的函谷关。

    但还有一座在洛阳西边,是洛阳八关之一的函谷关,这是汉朝以来的函谷关,同样也是洛阳的西大门,安禄山在此设有重兵,守卫函谷关的是他手下大将李怀仙和阿史那承庆,而且几乎安禄山部精锐都在这里,很显然这也是他们的最后努力,如果能把杨丰挡在函谷关,也就意味着他们还能控制关东,如果函谷关守不住那么洛阳也没必要守了,直接退回河北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怀仙。”

    杨丰冷笑一声。

    这也是一方枭雄啊,安史之乱后河朔三镇卢龙镇的起源啊!

    然后他紧接着端起了那门手炮,稳稳地将炮口对准城墙上那面大旗,就在同时城墙上的床弩巨箭密集射来,但这些弩箭在飞越四百米距离后,杀伤力已经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就算能够命中也无所谓,穿透他的铠甲也穿不透他的能量护盾,所以他根本连看都不看,直接将准星对准旗杆,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炮声骤然响彻战场。

    几乎眨眼间那根比人腿还粗的旗杆上碎木迸射,然后在无数惊叫声中带着刺耳的折断声倒下。

    “我,杨丰,谁敢与我一战!”

    杨丰把手炮往旁边一扔,随手抓住一根落下的弩箭,对着城墙上嚣张地吼道。

    在他背后列阵的数万士兵齐声发出呐喊,武器撞击地面的响声恍如雷鸣,就在这鼓噪声中,杨丰抄起一旁的狼牙棒和盾牌,下一刻他后面所有战鼓同时敲响,李俶甚至亲自手持鼓槌敲击其中一面,在这战鼓声中杨丰大吼一声,举着盾牌拖着狼牙棒开始了狂奔。

    一个人狂奔。

    他身后的士兵全都没动,只是在那里发疯一样鼓噪着。

    城墙上守军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那如狂暴犀牛般,拖着狼牙棒带起的尘埃,在关前狭窄古道上狂奔的身影。

    四百米距离转眼过去。

    横亘关城前的壕沟边,杨丰纵身一跃,瞬间站在了城门下,伴随一名将领的尖叫,城墙上那些士兵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手中所有弓弩全部对准杨丰,密集的利箭恍如阴云,在他那面盾牌上撞起如暴雨的声音,甚至还夹杂着沉重的石块。在这几乎淹没他的攻击中,杨丰斜顶盾牌大吼一声跃向城头,顶着密密麻麻的利箭瞬间越过箭垛,那沉重的盾牌狠狠撞在那将领身上,后者立刻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紧接着杨丰手中狼牙棒急速横扫一圈,周围三米內就一个活人也看不见了,下一刻他将盾牌随手向右侧一扔,然后拎着狼牙棒腾空而起,一下子到了十米高的半空,他在半空双手举起狼牙棒,长啸一声连人带棒呼啸落下,那狼牙棒狠狠砸在城楼顶。

    就像当初被他砸碎的大食人战船一样,在那八百斤重狼牙棒凌空重击下,那城楼瞬间飞溅起无数碎木和瓦砾,然后整个城楼从中间折断并直接塌了下去。

    杨丰重重落在城墙上。

    他面前整个城楼轰然坍塌。

    “降者免死!”

    他拎着狼牙棒,在飞扬的尘埃中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两旁喝道。

    他两旁那些拿着武器的叛军士兵一个个战战兢兢,用恐惧的目光看着他,突然间一个士兵尖叫一声,将手中武器往地上一扔,然后就那么尖叫着,不顾一切地冲向下城的台阶,其他那些士兵面面相觑,紧接着所有人全部尖叫着冲向那台阶,而这一幕就像瘟疫般,急速沿着城墙向两旁蔓延开,守城的所有叛军全都开始冲向最近的台阶,涌下城墙向东打开关门逃亡,几个将领还试图阻止,但转眼间就被冲倒然后踩在无数大脚下。

    “呃?”

    杨丰愕然了一下。

    他其实就是来装个逼的,没准备真正攻城啊。

    函谷关并不好攻,这座著名的险关卡在一条峡谷入口,一边是涧河一边是山,东西向大路横穿关内,整个函谷关以关楼为核心,分内外两重关城,其中外城墙外延与南北两边山上的城墙相连,完全堵死整个峡谷,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军队无法展开,杨丰之所以在四百米外列阵就是因为再向前已经没法让他这样耍威风了。

    再往前空间就不够了。

    如果进攻的话要么添油式硬怼,然后准备好大量的伤亡,要么干脆在关前排几十台投石机砸,好处是这座关城不大,配重投石机的射程几乎能够覆盖整个关城。

    但投石机需要时间来制造。

    虽然杨丰之前在长安造了一大堆,但那东西是不可能推过崤山的,哪怕就是拆开了也不行,那些山间古道很多地方都还是木头栈道呢,怎么可能抬着以吨计的大木头通过,所以只能造新的。

    而他这一次纯粹是耍威风,吓唬一下守军摧毁他们士气的,并不是真正想要攻城,真正攻城至少得再过一个月,当第一批投石机造好以后才开始,可是这也太不给面子了,上万精锐居然这样让他吓跑了?这还是横行天下的范阳精锐吗?这还是让大唐盛世一夜崩塌的安史大军吗?

    “唉,为什么就不能让人好好装个逼呢!”

    杨丰站在空荡荡的城墙上,看着脚下正在清空的关城,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骤然间刺耳的呼啸传来。

    他的左手猛然向旁边一伸,一支床弩射出的巨箭立刻被抓在手中,那箭头距离他的脑袋甚至不足一尺,他带着一丝冷笑转过头,看着左侧数十米外一名趴在床弩上的将领,后者也在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下一刻杨丰骤然蹿出,恍如一道闪电般瞬间到了他们跟前。

    “你叫什么名字?”

    他在几乎相距不足半米的位置看着这名将领说道。

    “安,安武臣!”

    后者哆哆嗦嗦地说。

    “安禄山一族,罪无可恕!”

    杨丰说道。

    说完他手中狼牙棒呼啸砸落,鲜血和碎肉四散迸射。

    杨丰抬起狼牙棒,也不管上面的鲜血直接扛在肩头,然后眺望东方。

    “洛阳,我来了!”

    他骤然间大吼一声。

    在他背后无数士兵汹涌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