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丰在乾元三年结束远征。

    当他带着大军返回离开近两年的碎叶时候,安史之乱已经平定。

    郭子仪率领大军打赢了第二次相州之战,在田承嗣和武令珣等人的引诱劝降下,安庆绪的大将李怀仙发动兵变,安庆绪帅少量亲信逃亡,李怀仙率领叛军主力以相卫等州向郭子仪投降,东线的尹子奇见大势已去同样以魏博等州向郭子仪投降。他们两家各拥数万精锐,李亨为了尽早结束这场持续多年的战争,索性也封他俩分别为相卫节度使和魏博节度使,前者领相卫洺邢四州,后者领魏博贝澶四州,也就是现代济南向西的黄河与太行山夹角一带。

    而安庆绪逃亡后投奔史思明,但在范阳被史思明所杀,史思明以其首级向李光弼投降。

    但史思明的部将,安禄山的干儿子安忠志,却单独在定州率领所部向郭子仪投降,为了分化其势力,李亨除了以史思明继续做为范阳节度使以外,又分易定沧冀赵五州设立成德节度使,以安守忠为成德节度使,并赐名李宝臣。

    但至关重要的恒州,也就是现代的正定划归河东节度使,使朝廷的军队保持随时出太行的战略优势,同样河阳也单独设立河阳节度使,使朝廷保持随时自河南北上的战略优势,再加上属于朝廷的滑州和郓州,黄河沿线三大渡口就全部控制在了朝廷的手中,以后这些家伙再反叛,对付起来也就容易得多了。毕竟谁都明白这些骄兵悍将们是不会真正老实,他们都控制着富庶的平原,治下人口哪怕少得也得上百万,比如魏博节度使所辖的魏州战前人口达到了恐怖的一百一十一万,而同样归魏博节度使所辖的贝州战前人口也达八十万……

    呃,这就是魏博横行中唐的原因。

    这时候的河北几乎是大唐人口最稠密地区,这一点甚至超过关中,关中除了京兆这个近两百万人口的巨无霸之外,其他很少有过三十万人口的州,但河北几乎很少有低于这个数字的州,魏州人口直逼东都河南府,甚至超过扬州加太原再加大唐的西京凤翔府的总和,也超过了以富庶闻名天下的成都,囊括曾经南方政治经济核心金陵的润州。这个现代几乎无人注意的名字其实是大唐人口的第三大行政区,若论人口密集度,恐怕还得是排大唐第一的,因为无论长安的京兆府还是洛阳的河南府,辖区面积都比魏州大得多,庞大的人口数量才是河朔三镇横行两百年的原因。

    同样也是李亨只能暂时容忍他们继续当土皇帝的原因,真要旷日持久地打下去,除非再把杨丰叫回来,他是真没什么把握彻底打赢。

    但叫回杨丰他又怕杨丰搞事情。

    所以他必须得做些妥协。

    就这样持续整整五年的安史之乱终于平定了,大唐也开始了藩镇割据时代,河朔四镇,青齐的李忠臣,平卢的侯希逸,安南的高仙芝,不管承认不承认,实际还有西域的杨丰,原本就不是朝廷能管的黔中赵国珍这都已经形同割据。他们自己收税自己养军自己任命地方官员,朝廷除了派个监军任命个副使偶尔收个贡献之外就基本没什么能要求的了,这些家伙能和朝廷相安无事,继续做着朝廷的封疆大吏,李亨就烧高香了。

    好在这时候吐蕃的威胁也已经被解除了,在逻些被杨丰攻破,五万吐蕃精锐全军覆没于印度后,青藏及康桑的吐蕃贵族纷纷割据,并且竞相向大唐称臣,成为大唐的羁縻州,反正李亨对他们的要求也仅限于此。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紧接着南阳郡王杨丰就带着被他俘虏的,包括吐蕃赞普在内数百名吐蕃王公贵族入朝献俘,同时还带着印度各国的贡使,也算是给足了李亨的面子,当然,也让大唐战神的光辉更加耀眼了。因为郡王已经是大臣爵位的极限,而这样的大功又不能不给杨丰加官晋爵,所以李亨干脆给他加到了三公的老大司徒,又给他加一个校检中书令,但以吐蕃被灭为理由迅速撤了白孝德的陇右节度使,同时以仆固怀恩为河西节度使,以浑瑊为陇右节度使,这可都是他最信任的,很显然他害怕哪天杨丰带着大军沿河西陇右路线直捣长安。

    另外也是告诉杨丰,西域那边他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朝廷不会再管了,只要他还是大唐的臣子大家就各过各的吧!

    尤其是入朝的杨大王,在给太上皇送去一队天竺乐师和舞女时候,发现太上皇的待遇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孤零零很悲凉,就连高力士都被贬到朗州也就是常德后,愤而怒斥一顿李辅国,并当众打了其亲信程元振,使其与李亨的关系骤然紧张,也让天下百姓看到了杨大王对太上皇的敬爱之情,总之在这次入朝之后,他和朝廷之间的关系再也不复往日,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割袍断义了。

    不过他对大唐还是一片赤胆忠心的。

    因为紧接着他就在长安的王府设宴邀请了各地节度使在长安的人,在酒宴上展示一下自己一拳打死犀牛的恐怖力量后,明确警告各处藩镇,再有敢反叛者他亲手诛之。

    总之他就以这种方式,给那些藩镇划了红线。

    不能造反。

    换句话说就是不能内战。

    至于对外他是鼓励的,尤其是范阳,平卢,淄青这些藩镇,东北那些乱七八糟民族还很多,甚至还有如渤海国和新罗这样不肯归伏王化的,还有北边经常骚扰大唐的如契丹,奚人和回纥,这些都是他们这些疆臣的责任。不能非得朝廷旨意,他们是节度使,有权自己决定是否讨伐那些,一个节度使的实力不够,完全可以几个节度使合起伙来干,就像西域三镇和东南三镇合伙灭吐蕃征服天竺一样,河朔各镇也可以联合起来,到北方的广阔天地为大唐建功立业嘛!

    还有如淄青这样的,渡过那么几百里海面就是新罗,为什么不到新罗去宣示大唐国威呢?

    总之就是这样。

    大家不能打内战,谁敢打内战老子拿大棒拍死,但可以去外面搞一下扩张,把更多异族的土地变成大唐的州县,这个是可以的,反正谁抢到的土地肯定归谁,一家不够就几家合起伙来,外面有的是财富,话说我们西域三镇和东南三镇可是在天竺和吐蕃抢得金银珠宝堆成山,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跟我们学呢?

    各藩镇茅塞顿开。

    尤其是平卢节度使侯希逸在长安的使者,第二天就上门求见,想从南阳王这里购买一批盔甲,自己也组建一支具装骑兵,他们很想重新夺回原本应该是安东都护府的土地,因为之前要对付叛军,平卢军实际上已经彻底失去了对辽东的控制,而且不断遭受奚人的进攻,北边还有渤海国的侵蚀,侯希逸和他部下的高句丽遗民撑得很艰难,他们迫切希望能够获得一批西域出的冷锻甲,武装一支实力足够强的军队重新打过辽河,重新恢复安东都护府。

    对此杨大王很慷慨地同意了。

    而且他还亲自叫来淄青节度使李忠臣的使者,让他们两家都给他个面子重新和好,虽然当初侯希逸排挤使李忠臣愤而南下,但毕竟过去也是并肩作战多年的老兄弟,有点小仇就让它过去吧,得面向未来!接下来你们两家合伙行动,侯希逸渡辽河向东,李忠臣渡海在卑沙城登陆北上,你们两家以盖州为界,把辽东分了就行,反正地盘到手,你们上奏朝廷,朝廷也不可能不给你们,辽东半岛那里虽说没什么好东西,但人参鹿茸什么的还是要多少有多少。

    于是就这样侯希逸和李忠臣言归于好,组团开赴辽东,去重新夺回安东都护府的地盘,同时快快乐乐在长白山里挖人参割鹿茸去了。

    同样,其他藩镇也纷纷看到了发财的门路,毕竟对他们来说,压榨辖区內百姓并不是一个好选择,因为他们的士兵都来自辖区百姓,一旦压榨狠了,很容易造成兵变或民变,而朝廷会很开心地趁机搞掉他们。那么想发财,想扩充实力,最好的选择就是出去抢掠,对外掠夺会让他们和治下百姓皆大欢喜的,但杨丰禁止他们通过内战掠夺,那么唯一可选的就只有对外了,平卢和淄青可以合伙对辽东下手,那范阳完全和河东商议商议咱们一起去抢契丹怎么样?

    如果人手不够的话,可以去河朔其他几个藩镇再拉点,总之咱们那些打了多年仗的百战老兵得利用起来。

    好吧,就这样大唐的骄兵悍将们发现自己面前,一下子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剩下杨丰就不管了。

    他随后返回碎叶,紧接着开始了对辖区各地的整合,同时也开始了大炮的制造。